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这位小哥很朴实
    ,精彩小说免费!

    “克金兄,要不咱们去投店吧。”

    ......

    被叫做克金的青年此时也是拧着眉头,不时用衣袖驱赶着蚊虫,看了看对面的村店,也有些意动,只不过......

    “算了怀远兄,还是再忍一忍吧,山野村店实在住不惯。”

    “可是....”

    雷怀远有点不情愿,嘀咕道:“起码没这么多蚊子。”

    ......

    “那你们就去啊!”

    正当二人纠结之时,身后突兀响起一声挑衅。

    “这给村奴野汉住的村店,不就正合二位的心意吗?”

    只见一俊郎青年,一身锦缎长袍,手持折扇,从黑暗之中现出身形,嘴角带着讥笑,一脸的欠揍。

    二人眉头一皱,“孙伯安,怎么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

    孙伯安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一指山上的问仙观,“明日朝阳初升,紫气东来,本公子可是第一卦。”

    “哼。”二人嗤之以鼻。

    这货仗着自家老子是房州县君,平时跋扈无理也就算了,没想到上山请个卦也得受他的鸟气。

    那个叫克金的强压怒火,指着身边那青年对孙伯安好言道:“怀远游学至此,领略我房陵风土学貌,孙公子还是收敛些的好。”

    言下之意,特么房州文人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那又怎样?”孙伯安可是一点面子不给。

    而且火气更盛,“独孤傲,我还就告诉你,少在这里装清高!”

    按说,两人还是同窗授业,恩师同属一人,可是,孙伯安恰恰相反,整个房州最看不惯的也就是这个独孤傲。

    特么平日里,恩师时不时就拿这个独孤克金的学业在他面前说三道四,弄得他孙伯安都快成这家伙的陪衬了。

    “你不是要投店吗?投啊?”

    一脸讥讽地看着黑暗中那盏忽明忽暗的素灯,“堂堂房州才子独孤傲,去和村野匹夫滚在一张床板上,呵呵,本公子倒要看看,独孤兄是怎么给房州文坛长脸的。”

    “你!!”

    独孤傲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心中大喊:“我说要去住了吗!?”

    “诶~~!”

    他身边的雷霁,雷怀远一摆手,安抚下独孤傲,倒是没有因为孙伯安的讥讽而生出半点波澜。

    “克金兄何必动怒,伯安也是好心嘛。”

    安抚好独孤傲,雷怀远又转向孙伯安,“不过,孙公子的话也非全对。”

    孙伯安傲慢地一摇折扇,却是蚊子太多,刚打开还没扇,就成了驱赶状的挥舞。

    “怎讲?”

    雷霁道:“小弟游学多年,足迹遍布十数州地。走了这么多地方,学业有没有长进不知道,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孙公子想听吗?”

    “哦?”孙伯安一疑,“什么道理?”

    “有舒服就别受罪!否则,吃亏的是自已。”

    一指那村店,“况且,京中大考,审卷的朝臣可不管你住没住过村店,跌没跌过身份!”

    “你......”孙伯安立时瞪了眼,“你什么意思?”

    早还没看出来,这个雷霁话还挺冲。

    “没什么意思。“雷霁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只是奉劝孙公子,不必总端着县君公子的架子,小心遭雷劈!”

    言罢,拉起独孤傲就朝吴宁家而去。

    “这个村店,我还就住定了!”

    留下孙伯安气的差点没爆了,咬牙切齿,脸都憋肿了。

    “直娘贼!若非看你是外乡来的,非打断尔的狗腿!”

    ......

    ——————————

    “怀远兄这是?”

    独孤傲被雷霁拉着,不放心地回头瞄了好几眼。

    “怀远兄不让我与他争辩,自已却是没忍住。”

    ......

    “诶~!”雷霁不以为意。

    “无妨!我只是过路的书生,不定哪天就走了。而克金兄则不同,同在房州,那孙伯安又是县君之子。还是不得罪为妙。”

    独孤傲心中一暖,不由得感激起来。

    本来不想住那村店,现在却是只能陪着雷霁勉强走一遭了。

    摇头苦笑,“怀远兄深明大义,为兄也只得舍命陪君子了!”

    摆出一副大义凛然之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慷慨赴死呢。

    “且看看这村店到底能糟糕到何等境地!”

    “呵呵。”雷霁也不抱什么太大希望,“进去不就知道了。”

    可是,哪还等他们进去?

    刚到院门前,就从里面冲出来四五个大汉把二人团团围住,吓得二人一哆嗦,怕不是黑店吧?

    为首的那个一脸堆笑,贼像乍现,“嘿嘿,二位客官这是投店啊?”

    他身后的那个长的倒挺好看,白白净净,可同样不像好人。

    “来来来,二位客官里面请啊,里面请!”

    还有一个胖子,“小店昨日刚刚开业,新屋新被,还有上好的餐食准备。”

    “来来来,快进来,快进来!”

    ......

    “餐,餐食就不用了。”

    独孤傲和雷霁有点胆突,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只住店,不用饭。”

    “别啊!”那胖子极为失望,一把扯过为首的那个少年,“二位不知,这位可是咱下山坳里一等一的好厨子,饭做的可香了!”

    “不不不.....”两人直摆手,真不敢吃。

    “咦??”

    正当两人心里打鼓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为首的那个少年许是靠的近了,看的真切,竟发出一声轻疑。

    “两位客官,看着眼熟啊?”

    “嗯?”

    “头两个月是不是也来过咱下山坳?还在路边吃了两碗的清酒解渴?”

    “啊...啊?”

    二人对视一眼,对啊,算起来上次来长罗山,确实是两个月之前,也确实吃过酒。

    “敢问这位小哥,见过我二人?”

    “岂止见过!”吴宁一拍大腿,指着自己那张大脸,“那酒就是小子卖给二位的,忘了?”

    就吴宁这个狗记性,离过目不忘可能差了点,但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他铁定是记得真切。

    这两个文生,不就是那天在路边被他痛宰的那两人吗?

    “哦!!”

    独孤傲想起来了,这么一说,看着吴宁还真有点脸熟。

    登时心下大定,也不顾忌什么黑不黑店了,“原来是小哥你啊!”

    转向雷霁,“怀远忘了?就是那朴实少年,路边摆汤水摊子那个。”

    “知道知道。”

    雷霁也是大乐出声,心中大石落下,还拍了吴宁肩膀一下,“原来是你小子,我二人还以为遇上黑店了呢!”

    “哪能够啊!?”吴宁拉长的声调,“小店初开,绝对公道实惠,童叟无欺!”

    “嗯!”雷霁点头,“端是要得。”

    转向独孤傲,“怎地?咱们这店是投对了吧?这小哥坦诚朴实,今夜可放心安寝。”

    一边的众人闻罢:

    吴黎:“......”

    吴启:“......”

    虎子:“......”

    相互对视,无语至极。

    这两人哪就看出来吴老九坦诚朴实了?眼瞎吧?

    吴宁却是听的受用,让出路来。

    “二位公子,快快请进!就冲二位这句话,今晚小店给二位打个对折!!”

    伸出一个巴掌,“只要五十文一晚,绝对良心价。”

    “.....”

    “.....”

    独孤傲和雷霁又有点后悔了,差点掉头就走。

    刚夸完你,怎么就黑我们呢?

    五十文一晚?你想钱想疯了吧!?

    。

    ——————————

    说个关于龙套的事儿。

    拜托各位龙套楼的大爷们,咱们起名字的时候,能不能稍稍有那么点靠谱?不求多好名听,起码要有那么点古韵吧?

    什么罗利、吴颓废、殷实....

    连段丁丁都出来了。

    谁!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怎么的啊?开心麻花群穿大唐啊?

    好不容易有几个靠谱的,各方面都还不错的角色,往下一看,武将.....

    好吧,明确的告诉大伙儿,《獒唐》里面军职的角色不多,应该说是很少,而且戏份除了几个历史上有名的人物,龙套就真的是龙套,戏份也会很少。

    应该就是“冲啊...杀啊...”

    “啊.....”(惨嚎)

    完了。

    .....

    会武的大多都是土匪、山贼、游侠儿一类的人物。

    需要最多的还是文人或者市井人物,最好姓吴,需要大量姓吴的配角。

    注意!是配角,不是龙套,从头跟着吴宁一直干到大结局的那种。

    你要实在想不出什么古韵又契合文章的名字,v群、普群自己m我,我帮你们设计。

    嫌麻烦在龙套楼留贴的,最好也不要限制太多,什么性格,什么家势,什么喜好都卡好了。

    这意味着这个角色与苍山文中应该出现的角色契合的几率也会非常低,不一定用得上。

    苍山就喜欢那种,只给个名字,连性别都可以看着办的好同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