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唐朝BBS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五十文一晚,还是打了对折的,这不就是抢钱吗?

    独孤傲与雷霁心里有点画魂儿了,这小子到底朴不朴实啊?

    要知道,城中的大店普通房间也不过是二十几文一日,就算是上等好房,也不超过百文之数,这小子敢张嘴要五十文?

    “我说这位小哥儿。”刚套完近乎,独孤傲还是有点放不开。

    “这房钱是不是......”

    “二位是不是嫌贵啊?”吴宁直言相问。

    见二人皆是沉默,立马摆出一副语重心长之态。

    “两位公子想必也是知道的,这下山坳离房州城有五里路途,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咱这店中用度家什,那可都是小子一件一件、一包一包从城里背回来的啊!”

    得,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你就不能换一套新辞?

    可谁也不傻,雷霁也明白为什么这小子敢要这么高。

    无它,问仙观边上就他这一家店,回头看看那上百号等在野地里的香客,哪还不明白?

    “二位放心!”吴宁拍着胸脯打起保票,“两位公子住上一晚便知,绝对物有所值!”

    我信你个鬼!原本对吴宁那点好印象已经是荡然无存。

    可是没办法啊,跟孙伯安置下的那口气已经顶在那儿了,不住也不行,没看孙大公子就在山道对面看热闹呢吗?

    探手入怀,数出五十个大钱,“那就住一晚吧。”

    吴宁乐颠颠地接过,心说:“开张了!”

    接过铜钱攥在手里,然后......

    然后把另一只手朝独孤傲伸了过去:“您的呢?”

    “你!”独孤傲这个气啊,“不是给你了吗?”

    “嘿嘿,一人五十文。”

    日,还真是家黑店!

    下意识回头,正撞见孙大公子挑衅的目光。

    我忍!

    独孤傲涨红了脸,掏出五十个大钱,重重拍在吴宁手里。

    “得嘞!”吴宁钱财到手,别提多美。

    “二位里面请!”

    请你大爷!独孤傲与雷霁不约而同在心中大骂。

    两人倒不是舍不得这点小钱,主要是让一个山中少年好顿戏耍,还不能反抗。心里这个憋屈自不用提。

    暗自咒骂:一百个大钱就住一晚破村店,当真憋......

    “两位当真不用饭?”虎子极不和时宜地又问起吃饭的事儿。

    “不吃!”独孤傲急了。

    “只住店,不用饭!不用饭!”

    “哦。”虎子很是失望,你不吃我也没得吃,互相伤害,何必呢?

    不死心又道:“那明早......”

    “也不吃!!”

    独孤傲烦死这个胖子了,顺着吴宁的指引逃似的进了院。

    然后。

    独孤傲:“......”

    雷霁:“......”

    二人一下子全愣了,“这是......村店?”

    倒是看不出华美,可是这草庐木廊、花木锦绣的,在一盏盏素灯的照应之下,怎么看着这么舒服呢?

    “好像......还不错?”

    独孤傲有点不确定,偏头问向雷霁。

    只见雷霁在院里好好扫看了一遍,终是点头,“确实不错。”

    他游历四方,这样雅致的客店当真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别致的院落倒是见过一回,不过,那可是白云先生司马承祯的隐居之所。

    “两位公子,屋里请。”

    吴宁掌着油灯,引着二人又朝客房而去。

    结果更是不言而喻,这两人哪见过这种高端大气的布置。

    屋里左左右右好好瞅了半天,表情由惊讶到释然,再到欣喜。

    吴宁看得直撇嘴,小爷是多么实在的一个人,还能宰你们不成?

    “香已经熏上了,上等的檀香,保准这一夜的安稳。”

    “天色不早,二位早些休息!”

    没看院外又有挨不住蚊叮虫咬在那探头的吗?吴宁得赶紧把另一间房也忽悠出去。

    刚要走,“等等!!”

    独孤傲猛的叫住吴宁,一脸惊讶地看着墙上。

    “这,这墙上的诗......”

    “啊。”吴宁回身应着,“怎么了?”

    不就是几首题壁诗嘛。

    这东西在大唐流行得很,要不然吴宁也就不会跟风似的,也在墙上“乱写乱画”的。

    说白了,就是这帮文人吃饱撑的,白纸黑字已经无法满足他们臭显摆的**了,无论走到哪儿,都忍不住往墙上写点“到此一游”之类的句子。

    所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客店酒楼这些文人经常出没的地方,就开专门备出一堵墙来供这帮文人写画。

    今天你来的写首诗,明天他到了留篇日记,随笔而为,人去字留。

    后来,又来一个蛋疼的看前天留诗的那位写的不错,在诗下再接几句,或者点评一二。

    在吴宁看来,有点像后世的bbs,有人建楼开贴,后面跟一堆回贴的。

    既然开的是客栈,那吴宁自然也就没免俗,也在屋里专门刷了道白墙,留做此用

    。后来,吴宁又嫌弃太空不好看,就在上面留了几首诗。

    当然了,纯属造假,都是他自己划拉上去的。

    见独孤傲的表情,吴宁还有点得意了。

    心说:“莫不是要夸这字写的好吧?”

    要知道,这可是他绞尽脑汁,用了行、楷、草各种字体写出来的,生怕别人看出来是出于一人之手。

    而且,在后世,他家也算是书香门第,从小练出来的字,即使在全班同学之中,也是拿得出手的呢。

    “公子也觉得好?”

    “当然好!”

    雷霁也跟着惊呼出声儿,指着其中一首下面的落款提字,“这......这真是伯玉先生亲笔所提?”

    日!

    吴宁顿时凉了下来,原来是相中了写诗的人,而不是字。

    “呃,确是出自伯玉先生之手。”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雷霁看着诗文朗朗诵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之涕下!”

    “好诗!好诗!!”

    击掌叫好,不能自已,“确实是陈子昂的诗风,实属真迹无疑啊!”

    “呃。”吴宁汗出下来了。

    可是再一想,也无所谓了,陈子昂又不会来他这个村店,自然也不知道。

    “那这首呢?”雷霁又指着另外一首。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贺之章”

    “这是贺季真的手笔?”

    “是......”

    吴宁决定以后再也不造假了,特么一个谎言要十个谎言去掩盖啊,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那一墙的诗文,这里面不但有陈子昂的、贺之章的,还有王勃的、孟浩然的。

    吴宁当时也没多想,只一味把这一墙填满,倒是忘了,这么多大牛都来过他这村店?万一这两个愣头青一会问起来,他可怎么答?

    逃似的往外走,“二位早些睡下,小子就不打扰的。”

    身后还不时传来,独孤傲与雷霁的点评:

    “我家南渡头,惯习野人舟......”

    “孟浩然??”

    “这个孟浩然是何方神圣?”

    “没听过。”

    “但诗中意境非我辈可比啊......”

    ......

    吴宁:“......”

    孟浩然是谁都不知道?那可是武则天时期最为显赫的大诗人之一好不啦?

    想到这儿,猛的顿住,一脸的见鬼:

    “不会是......我搞错了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