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被嫌弃的孙伯安
    ,精彩小说免费!

    一共就两间房,一间里挤了两个酸书生,吴宁敲了一百文。

    第二间就没那么好运,只有一个客人。

    既然开了对折的头儿,吴宁也不好收人家一百,只得拿五十文了事。

    不过还好,那客人和独孤傲和雷霁一样,开始嫌贵,可是进了院子,又觉得五十文花的挺值。

    一高兴,加上虎子不遗余力地推销,吃了一餐三十文的饭菜,而且,第二天早上那一顿也付了钱。

    忙活到深夜,等两边客人都睡下了,几兄弟就开始瞅着吴宁手里的二两多大钱发呆。

    “这才一个晚上,来钱也太快了吧?”

    “哈哈!”吴宁也是高兴得紧。

    看来生意还是得做大啊,不然,这两百一十文大钱,够他那汤水摊子忙活半个月了。

    小心地把钱收起来,见巧儿早就抵不住困意在炕上睡着了。

    “虎子,你自己回家吧,让巧儿就在这儿对付一宿。”

    “不回。”虎子直摇头,“天黑,怕。”

    “怕个屁!”吴宁一翻白眼,他还不知道这憨货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货是怕这么晚回家,明早起不来,就混不上饭吃了。

    “回去吧,我给你留饭!”

    “不!”虎子还是摇头,往炕上一倒,“就我一个人在家,怕。”

    得!

    兄弟几个对视一眼,看来这一张小炕得挤五个人了。

    其实,主要大伙嫌吴三虎太胖,巧儿才五岁,能占多大地方?

    ......

    第二天一早,吴宁是被压醒的。

    睁眼就见虎子的一条大象腿已经盘到了他的胸口,吴宁这个嫌弃,咧着嘴使了大劲才算搬开。

    又小心地把另一条胳膊从巧儿怀里抽出来,穿好鞋就下了地。

    ......

    天还没亮,那两屋的客人还没起来。

    不过,人家是要去问仙观上香的,肯定是赶早,吴宁要下厨把那份饭做出来。

    不得不说,这客店头一天挣的不算少,可是辛苦也是必然。

    生活即是如此,有付出才有回报。况且,除了挣钱,那份踏实让吴宁也愿意为此付出。

    饭快好了,吴黎、吴启他们也起来了。

    大伙儿洗了脸,就帮着吴宁往上端,屋里屋外地忙活。

    等到天色刚开始泛白,客房那边也是陆续亮起了灯。

    先出来的,是那住进来的中年人,商户打扮,人很随和。

    吴宁看着眼熟,说不定是城里哪家铺子的掌柜。

    昨夜已经互通过姓名,“张掌柜,过来吃饭吧!”

    “好啊!”

    张老板爽快地应下,昨晚就尝过吴宁的手艺,倒是有几分惊喜在其中的。

    在院中的几前坐下,见吴黎他们都在一旁站着,“一块吃吧,某家可是没那么多规矩。”

    “好啊!”吴宁从厨房出来,意外地应下了。

    “咱这寻翠居虽说是客栈,可也不是按客栈来开的。”

    “张大掌柜是客,但进了门,也当是一家人,只是张大掌柜别嫌弃咱们庄户人家的孩子不懂事就好。”

    张掌柜深深地看了吴宁一眼,“不错。”

    “什么不错?”吴宁笑呵呵地坐下,给张掌柜盛着饭。

    “店不错,人也不错!”

    “从昨夜开始,小哥这寻翠居处处惊喜,倒是着实让某家开了眼界呢。想必是花了不少心思,也花了不少本钱吧?”

    吴宁淡然一笑,没有接话。

    面前的这是一个生意人,可以为客,但不可深谈。否则,说不定哪天,房州就会有第二家寻翠居跳出来了。

    “张掌柜用饭吧!”

    “呵呵。”吴宁不想聊,张掌柜也算知趣,与大伙一道低头吃饭。

    ......

    正吃着,独孤傲和雷霁的房门也推开了。

    吴宁只好放下筷子迎了上去,“二位公子,昨夜休息的可好?”

    “好,非常好!”

    雷霁春风满面不吝赞美,“小哥这雅致小店倒真是不俗!”

    能俗吗?

    香熏过的屋子,软绵绵的大床,屋里屋外都是鲜花装扮,推开窗子还有美景入眼。

    最主要的是,还有一大堆名士大家的诗句陪着你睡觉。

    雷霁美坏了,都不想走了。

    只是,他不想走,吴宁可不想让他呆了,让出路来,“那两位好走,欢迎下次再来。”

    雷霁望了下天色,虽说是有点舍不得,可是时辰不早,该往问仙观去了。

    朝吴宁一抱拳:“那就此别过,改日再来!”

    说着话,与独孤傲并肩往院外走。

    走到饭桌边上,却是不动了。

    那一桌子汤汤水水、砂锅肉饭的,不但看着诱人,而且香气也是直往鼻子里钻。

    咕噜噜,独孤傲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你们....吃饭呢哈。”

    虎子憨萌地点着头,“对呀。”

    “菜色....还不少哈。”独孤傲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好像....挺香。”

    张掌柜闻罢,开怀大笑,“那是自然!不信二位公子尝尝?”

    结果,张掌柜还是太低估了这两个书生的脸皮。

    “那就不客气了啊!”独孤傲拉着雷霁就坐下了。

    一边搓着手,一边急道:“其实昨夜就有些饥饿,只是不好意思再劳烦店家。”

    说完这句,还不忘补充道:“放心,我二人付钱。”

    虎子一听不乐意了,他娘的,昨晚问了你们好几遍,自己说不吃,现在又凑上来了。

    他哪知道,其实这两人昨晚就后悔的不行。

    两人是张掌柜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在屋就闻见味了,那叫一个香啊!又不好意思出尔反尔找吴宁订饭,惦记了一宿,就等张掌柜那一句。

    吴宁也是无语了,想吃就说呗,装什么矜持,害得小爷少挣了一顿饭钱。

    ......

    给两人盛了饭,一大帮人围坐桌前,还就真跟一家人一般,吃的挺香。

    只不过,席间吴宁朝丑舅的房间看了好几次,一直不见丑舅出来吃饭,他也没去叫。

    一来,丑舅的模样特殊,怕吓到客人;

    二来,吴宁看得出来,丑舅不喜欢他这么一句真一句假的做生意。

    ......

    ————————

    用过了早饭,这两波客人也就算彻底招待完了。

    吴宁把人送到门口,“小店初开,尚需一些名声方可得活。”

    拱手一礼,“还望诸位多多提携。”

    张掌柜淡然一笑:“举手之劳,回城之后,必会帮小哥儿多多宣传。”

    独孤傲和雷霁也是自无不可,拱手告辞。

    刚离开寻翠居,许是问仙观的山门还没开,香客们都三三两两的在山道上站着,或聊或瞌睡。

    二人朝人最多的一处寻了过去,房州不大都是相识的各家长辈,又或诗友同年。

    可二人走近了才发现,孙伯安也在众人之中。

    只不过,有点惨!

    这货被蚊虫叮了一宿,满头满脸都是大包,可想而知会是个什么样子。

    见独孤傲精神百倍,还满嘴是油,显然吃了早饭。再看看自己,孙伯安有点不平衡,躲在一旁没说话。

    倒是其他人看出独孤傲有些不同,有好信儿的问了起来。

    独孤傲想起之前吴宁“多多提携”的话,与雷霁顺水推舟,好好地夸了夸寻翠居。

    于是乎,吴宁这个开在山沟沟里的客店,竟然在房州上流圈子里有了名声。

    孙伯安在一旁听着颇为生疑,心说:“这两个货不会是为了挤兑本公子瞎编的吧?”

    慢慢地退出人群,朝吴宁家走了过去。

    扒着篱笆墙往里一瞅,好像还真的不错!

    正要进去看看,“停!!”一声大喝差点没把孙伯安吓个跟头。

    只见一少年人瞪着眼珠子,顶着院门,“离远点!”

    “嘿!”孙伯安本来就气不顺,“本公子要住店,你还把客往外赶不成!?”

    “不接!!”

    他硬气,里面那位更硬气,极尽嫌弃地躲孙伯安老远。

    “水疹流疾者,小店概不接待!”

    “......”

    孙伯安怔在那里,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满脸的大包。

    良久....炸了!

    “你说谁水疹流疾?”

    “你才水疹流疾,你全家都水疹流疾!”

    奶奶的,孙大公子被一个山里娃子给嫌弃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