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关乎穿越者的颜面
    ..,

    吴长路最后还是同意了吴宁的意见,把家里收回来的萝卜都存进菜窖。

    倒不是吴四伯,还有其他几家真信了吴宁的话,什么入冬可以卖个好价钱。

    这个时代的农户有着自己的固执,他们相信亲眼所见,对于那些未知的东西,不论好坏,都是心存戒备的。

    至于为什么同意,无外乎吴长路近来确实太忙了,如何把地里的萝卜变成钱,对他来说还真是难题。

    想来想去,存在吴宁这里也好,等入冬闲下来再处理,也算是个权宜之计。

    五伯也一样,碳窑那边事情多,索性把收成先放着,忙过了这段再说。

    到六伯和七哥他们那边就没那么痛快了,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只把自家留做过冬的存菜,也就是百来斤的拿过来,其余的则是赶快卖掉。

    吴宁想劝劝,毕竟入冬之后青菜紧俏,肯定比现在卖得上价,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几家的条件远不如四伯和五伯,是不敢存菜的。马上就要来收秋赋了,都是等着钱应付过这一年呢。

    奈何吴宁有心帮一把,可是现实如此,只能面对。

    “这几年的日子愈发难过了。”

    老祖君多喝了两碗,开始唠叨:“一年不如一年喽。”

    五伯则道:“爹,别总说不吉利的,这年景不都挺好嘛。”

    “就是好年景才吓人啊。”

    老祖君猛喝了一大口酒,“好年景都过成这个样子,要是真遇上灾年,那还得了?”

    “爹!”吴长路转过头去,“碳窑那边还没起色?”

    吴长路知道老头儿这是心里不顺,不然做为族长,是不会说这些丧气话的。

    “孩儿近来太过劳碌,对家里的事关心不周....”

    “行啦。”祖君横了吴长路一眼,“当好你的官,就是对咱下山坳最大的帮扶。”

    “炭窑的事,你别操心!”

    五伯则是接话道:“操心也没用,现在是有钱也使不上劲。碳料收不上来,咱想烧窑也起不来火啊。”

    吴长路见五弟和老爹都这么苦大愁深,“实在不行,关了算球,反正也没多少进项。”

    “关了?”祖君立时瞪了眼珠子,“咋关?全坳子几十口子人都指着碳窑添些贴补。”

    “关了大伙吃啥?那日子就更过不下去了!”

    “......”

    吴宁在一旁没插嘴,窑厂的事他知道的不多,也没法掺和。

    一来,在前世他只是个会计,充其量是高级会计,对于数字之外的东西真的不精通。

    二来,炭窑有祖君主持,别人想改变这倔老头的想法那简直就是做梦。五伯都说不上话,更别说他这个半大小子了。

    但是关于窑上的事,他多少还是听说了一些的。

    前几年,房州城边上就下山坳一家烧碳的窑厂,那生意自然是好的很。

    不光烧出来的碳不愁卖,而且远近收碳料木材的地方只下山坳一家,各村各县的放山客都往这卖碳料。

    可是,这几年不行了。

    有生意脑子的人多了去了,自然有人盯上冬碳这块肥肉,一下子冒出好几家来,其中更不乏财力雄厚的大户。

    像是陈家庄的陈老财,家里地多钱更多,一下子就起了七八口窑,动员全庄子的人跟着一起干。

    况且,人家比下山坳更靠近大山,收碳的价钱也好,放山客们在山里伐回大木头,直接就送到陈家庄的碳窑。

    以至于这两年,陈家庄出的碳不但量足,而且因为碳料好的缘故,出的碳块也大,价钱又公道,下山坳的碳厂是拍马也赶不上,自然生意愈发惨淡。

    以至于到了现在,连收碳料都成问题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吴宁就算再懂经营,再会算账,可是无论从资金,还是质量,又或是营销、产量都比不过人家的情况下,他有心帮忙,却也无从下手。

    “祖君!”

    趁着大伙儿沉默的工夫,吴宁试探着插了句嘴,“要不,就像四伯说的,先关了了事。”

    一指自家院子,“然后动员一下大伙,都改成咱家这样儿,开店接客。”

    怕老祖君把他顶回来,急忙又道:“我保证能让大伙挣着钱,绝不比开窑厂挣的少!”

    “哼。”祖君闻罢,冷哼一声,“都跟你一样开客店?”

    “对啊!”吴宁点头,

    他一直就有这么个想法,把下山坳改造成一个文化休闲的客栈群落。

    只形成规模,也不存在什么谁抢谁生意的问题,到时不但房州的文人、富户会来,襄樊那边的文人、富户也会慕名而来。

    到了那时,还怕赚不着钱吗?

    “那本钱呢?”老祖君一句话把吴宁顶了回去。

    “你五伯家里倒是有些闲钱,修整屋院。”

    “那别人家呢?你六伯家、七婶家、七哥家,你问问哪家能拿出好几贯钱来,由着你这么折腾?”

    吴宁:“......”

    吴宁竟一句也反驳不了。

    这就像六伯和七哥他们往他这里存萝卜一样,即使有赚钱的机会,可是现在实不允许他们把地里的收成存下了。

    因为,没钱!

    吴宁还是想的不够周全,有些天真。

    可是......

    “我可以借给大伙!”吴宁倔强道,“一家一家的起。”

    “你借?”老祖君都气乐了,“你这小店又能挣多少,得攒多长时间才能凑够一家的本钱?”

    “用不了多长时间啊!”

    吴宁梗着脖子,“就打一家需要三贯钱来算,那也不过就是......”

    “五天一户嘛!”

    “什么!?”老祖君腾了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吴家小院哆嗦了半天。

    “就你这破院子五天?五天你就能挣下三贯钱来?”

    好吧,这还是吴宁往少了说的,其实按他现在的房价,三天就够了,他还是给自己留了点周转的余钱呢。

    “嘿嘿。”得意地一笑,“就咱这破院子....”

    伸出一个巴掌:“五百文一间房!”

    “乖乖!”

    吴长路和大伙儿都傻眼了,“五百大钱......一间房?”

    “对啊?”吴宁说到这里,相当的有成就感。

    “本来吧,也没那么高,只定一百大钱一间,可是......”

    又把孙伯安那傻货阴差阳错地帮他哄抬房价的经过和大伙一说。

    “于是就变成五百文一晚了。”

    随后又补充道:“现在去问仙观的人多,估计这一个月都能保持这个房价。后面人少些,不过就算掉回一百文,也是大赚吧?总比碳厂要能赚些。”

    “......”

    “......”

    “......”

    大伙都沉默了。

    这岂止是能赚“些”,那是大赚特赚好不?

    就算不能天天客满,平均一天有一间住人也行啊,一天一百文,一个月就是三贯啊!

    ......

    吴宁趁热打铁,“怎么样?行不行?”

    其实在下山坳这五年,他一直想为乡亲们做点什么。毕竟他是个有文化、有见识、有理想、有道德的穿越者。

    这要换了别人,早就带着全村人飞上天了,可他却因为逃户之身憋屈了五年。

    这里有面子的问题,也有自我价值的体现。

    现在,终于让他抓住了机会,怎能不好好说劝一番?

    可是,吴宁没想到的是,等他把房价的事说明白,也证明了肯定赚钱,大伙儿错愕之后,无不黯然低头。

    什么情况?吴宁有点没搞懂,

    茫然地看着隐形人一般的丑舅支起身形,一句话都不说地默默回了屋。

    看着吴长路拧着眉头,似有深意地看着自己。

    看着老祖君森然的老脸,缓缓吐出一句:

    “把钱给人家退回去!”

    语气不容有疑,异常坚定。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