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千古女帝——武则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山南道府军别驾,这道旨意一下来,所有人都傻眼了。

    孙宏德呆愣愣地在府衙里坐了一个下午,满脑子都是这个“山南道府军别驾”几个大字。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想轻轻地抬一手吴长路。

    一来算是回应;二来把吴长路举荐给武三思,挂个号儿,让武三思知道有这么个人,那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

    可是,山南道......别驾!!

    什么鬼!?

    一下子吴长路不但爬到了他头上,而且还是望尘莫及的那种。

    心说,这种好事我怎么送给别人了?自己留着啊!

    ......

    ————————

    从房州折冲府校尉到山南道别驾,很多人可能对这个升迁没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当下大唐实行的是府兵制,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兵的藏兵于民之政。

    全唐设折冲军府六百三十四所,大抵上就是每个州县设一军府,派遣校尉一名,负责节制、武备。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府统军也叫“折冲校尉”的缘故。

    所以,从行政区的角度来说,大唐总共有六百三十四州县,所以设六百三十四折冲府。

    但是,同样从行政区的角度来说,这六百三十四州县,又因地势山川之故,而划分成了十道。

    各州县因地而治,统归十道之辖。

    这十道分别是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还有...

    .山南道!!

    整个大唐,万里疆域,除了边疆都护府,就只分了这么十道。

    现在明白了吗?吴长路相当于从县武装部长,一下子升到了省军区,而且是超级大省。

    从一个折冲府的一把手,升到了整个山南道四十六个折冲府的二把手。这升迁幅度总算有个概念了吧?

    当然,虽然上面还有一个节度使,别驾只是个二把手,可那也够牛叉了。因为节度使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别看当下的大唐还没有实行藩镇制,节度使好像没有中唐以后的节度使来的那么牛叉。

    错了,现在的节度使那才是真的牛-逼,后来那些什么安禄山啊,史思明啊,这些大节度使他们就是干八辈子,也达不到当下节度使的高度。

    为什么呢?

    因为,现在统领一方军政的节度使,必须得是亲王级别的皇亲国戚。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亲王,像山南道这种,必须是楚王。

    ......

    可是,特么大唐没有楚王啊!

    而且,孙宏德之所以纠结,更是因为不但没有楚王,连吴长路这个别驾也是刚出来的。

    像山南道、关内道、河南、河东、河北、陇右这几个中原重地,大唐已经多少年没有履行过节度使之职了,更不要说别驾。

    原本的各道总领下属诸州军府早就不用了,而是直接跳级由朝廷统一管辖。

    怎么突然就给吴长路专门设了一个山南道别驾?

    放在后世,就是天天中大奖也不一定比这来的更难。

    至于这道旨意到底是何用意,孙宏德一时半会儿还真就想不明白。

    不但他想不明白,整个房州把李显、武三思、武承嗣,还有太平这些人都算上,能想明白的不超过三个人。

    而那个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知道的吴老九,就是其中之一。

    ————————

    ....

    “不是四伯的军功有多卓越,也不是武三思对四伯有多器重,而是....”

    此时吴宁、丑舅,还有吴长路三人坐于一处,也在思索这个任命。

    吴宁凝眉道:“而是恰巧武后需要一个别驾,而这个人的背景又能让所有人接受。”

    吴长路不太明白,“何意?”

    吴宁解释道:“纵观四伯的背景。”

    “裴行俭虽然不是七姓十家出身,可也是出自一个千年望族——河东裴氏。”

    “他的老部下,起码世家那一边是不会有意见的。”

    “而贺兰越石,又出身关中,关陇贵族亦不会阻拦。”

    “又恰巧是武三思举荐的四伯,而且.....”

    吴宁说到这儿,自己都笑了,这特么也太巧了吧?

    “而且四伯正好又出身房州。”

    “出身房州!?”一直没出声的丑舅浑身一震。

    “什么意思?”

    “你是说!!”

    显然丑舅已经猜到了什么,恍然大悟。

    ....

    只见吴宁一摊手,“看那道圣旨就知道了啊!”

    把吴长路手里的圣旨拿过来,展开。

    指着上面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山南道别驾上面,其实这不是重点。”

    “不是重点?”吴长路瞪了眼睛,“御封圣旨,这不是重点,那什么是重点!?”

    吴宁笑了,往下一指摇头道:“重点不是四伯的别驾,而是这句.....”

    “留房州待用!!”

    “......”

    “......”

    只闻吴宁悠然之音,在屋中回荡。

    “有了别驾,就一定要有节度使....”

    “要有楚王的!”

    说到这里,吴宁讪笑:

    “别驾留在房州,可别驾是要跟着节度使走的啊,四伯还不明白吗?庐陵王,要改封楚王了!”

    “怎么可能!?”吴长路不信,“废帝待罪之身复封楚王?”

    这也太过诡异了吧?

    有什么不可能?

    吴宁心道,武老太太要登基,而和原本历史不同的是,李贤还活着,致使她对李显的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次老太太派两个侄子一个女儿来给李显贺寿,却对李显的兄长李贤不闻不问,意味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她要为登基铺路,安抚李姓皇族,可是又不能让两个儿子太过和睦,以免结外生枝。

    所谓封幼不封长,传幼不传长,李贤本来就是个自傲非常的性格,能服气吗?

    不服气就对了,正是武老太太想要的。他们不和,老太太才能安心上位嘛。

    没错,五年前,丑舅让孟苍生救了李显,吓跑了丘神绩。

    可是,丘神绩这个时候逃脱,他还没像原本历史之中一样,到巴州亲手勒死李贤呢啊,等于丑舅顺带手把在巴州的李贤也给救了。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李贤,让武老太太对待李氏宗亲的手段彻底变了。由原本的暴力打压,转而实行分化制衡。

    不但要李贤、李显、李旦三兄弟彻底不合,而且原本要被她除掉的李上金、李素节兄弟,直到现在也还活的好好的。

    如今的朝堂上,关陇与世家不合,武氏又与关陇和世家不合,酷吏政治又震慑群臣。

    而皇族内部,一个李旦摆在皇位上,欲封一个李显为楚王,三兄弟能力最强的李贤却远在巴州故意冷落。

    各方势力盘根错节,谁也动不了谁,却谁也不敢出来生事,正是她登临大宝的不二良机。

    吴宁不得不感叹:就武老太太这手段,能文能武,滴水不漏。她不当皇帝,谁特么当皇帝!?

    ......

    “你是说...”丑舅看着吴宁,“她会在登基之前把李显扶上楚王之位,摆出一副欲为储君之态?”

    “应该是了。”吴宁一边说,一边看向吴长路。

    “四伯这回真的是....”

    真是的命太好了,好到吴宁都有点嫉妒了。

    可是吴长路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儿来,怔怔地看着吴宁。

    “这...这一切,皆因你去找孙宏德帮了个忙?”

    心中骇然,这小子才是真的厉害啊!

    殊不知,孙宏德也好,王弘义也罢,这些自比人精的角色,都被一个十五岁的娃娃玩弄于股掌之上了。

    特别是王弘义,直到现在连吴宁是谁都不知道,见都没见过,就被他算计到了骨子里。

    吴长路真不敢想,再过几年,等这小子长成了那还了得?

    而丑舅此时,已经不是震惊于吴宁的心思缜密了。

    他想笑,忍不住的想放声大笑!!

    心道:姨母啊,姨母!你万万想不到,这世间最懂你心思的人,会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有朝一日,你与这孩子相见,不知是何感想呢?

    有朝一日,你与这孩子恩怨大白,不知你......

    是何表情!

    ......

    ——————————————

    “安了安了!”

    对于吴长路的担忧,吴宁大包大揽,“王弘义是不知道有我,就算知道了,他谢我还来不及呢!”

    “起码这个‘留房州待用’传递出来的信息,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就在房州守着李显这块肥肉呢!”

    不过话说回来,吴宁看着圣旨上那个”山南道别驾“默然无语。

    奶奶的,一个远在天边的吴长路都用出花来了,传达出这么多的信息。

    武老太太玩的才是真正的高明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