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不一样的太平公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已经到十一月中,随着第一场大雪的落下,房州的冬天算是真正开始了。

    秋天的时候,吴宁特意花了大价钱,从襄阳运来几十颗四五年树龄的腊梅。

    当时老祖君还直呼吴宁败家,一百多贯钱都用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来。可是现在,老头儿又改口了。

    “我就说九郎有远见吧!”

    冬雪一落,各家客店,还有道边的腊梅含苞待放,那景致,简直了,为下山坳不知道又吸引了多少客源。

    现在,不光是住店的人往下山坳跑,还有很多人是特意来长罗山看梅的。

    不说吴宁那间店已经被人长包下来了,连老五和老六的客房也都排到年后去了。

    老祖君心说,当初没白养这个娃,可真是咱下山坳的一块宝,不光客店这一门挣了钱,马上新炭出窑,又能迎来一阵红火。

    ......

    “我说祖君啊!”

    对于老头儿的洋洋自得,吴宁觉得还得劝劝。

    “您现在都是别驾的老父了,能不能矜持点?得端住了,可别落了四伯的威名。”

    “怎地!?”

    老头儿一瞪眼,“还威名!?他就算上天那也是我儿子!”

    “行行行。”

    吴宁心说,老头儿这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四伯要真上天了,那您还不把房州震平了?

    一甩手:“走了啊。”

    “哪去?”老祖君不依,“赶紧去炭窑给我盯着点,明天就进城卖炭了!”

    “不急。”吴宁无所谓道,“去问仙观找孟苍生有点事儿。”

    “那你早点回。”

    “知道了!”

    吴宁一边应着,一边出了祖君的院子,踏着雪,一路向山上行去。

    ......

    刚到山上,还没进观,就见肖老道一个人在门前站着。

    吴宁挺好奇,“这大冷的天儿,您老怎么还站这儿了?”

    “等人。”

    “哦。”吴宁点了点头,也不管他,直接往观里走。

    可走了两步,又停下了,不对啊!

    狐疑地回头看了眼肖老道,认识这老道这么多年,还头一回见他这么正经,说话这么言简意赅。

    “等谁啊?”

    “贵人!”

    “哪个贵人?”

    “不该用的别问!”

    “切。”

    吴宁撇嘴,不说拉倒。

    迈步进观,还没定神,就被孟苍生一把拉到角落里。

    “不是,你们师徒今天上火是不是?没一个正常的。”

    “嘘!”

    孟苍生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踩着观墙底下的石头,把脑袋探到外面偷瞄。

    “别吵,来了。”

    吴宁心说,什么情况啊?也踩着石头爬上去。

    只见一队人马刚到山脚正要往山上来,看那阵仗,嗯,有点吓人。

    前面是百人马队开路,后面有随侍簇拥一抬大骄,左右还有刀斧仪仗。

    “这就是你师父等的那个贵人?”

    “谁啊?这么大阵势?”

    结果孟苍生说出一个名字,差点把吴宁惊的从石头人掉下去。

    “太平公主。”

    “谁?”吴宁以为自己听错了,“太平公主来,来问仙观?”

    干嘛?问卦啊?

    特么神都里不知道多少能人高道,哪个不比肖老道有仙气儿?还用找他算卦?

    砸吧着嘴,“那这个太平公主可不太聪明,来给肖老道送冤枉钱。”

    他就说吗,大冷的天,肖老道怎么老老实实在观门口守着,原来是要来一位大金主。

    “看不看?”孟苍生有点不耐烦,“不看起开。”

    两人站一块石头,你当多轻松呢。

    “怎么不看?”吴宁耸肩道,“我倒要看看,你师父怎么忽悠这位太平公主!”

    其实,肖老道忽悠人他见多了,他只是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太平公主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

    渐渐的,仪仗终于到了山门前,侍卫分侍两边,大骄落地。

    有宫人掀开骄帘,吴宁屏住呼吸,瞪眼往骄内猛看。

    结果.....

    结果特么的从里面缓缓出来一个女道士,着实让吴宁有点意外。

    好吧,太平公主的这个“太平”本来就是道号,这是她小时候,高宗为了帮她逃婚,才不得以出家入道的。

    后来下嫁城阳公主之子薛绍,自然也就还俗了。

    再后来,也就是之前吴宁一直念叨的那个李忠谋反的事情,薛绍受到牵连,让武老太太给饿死在牢里,太平公主一下子成了寡妇。

    再入道门?好像也说得过去。

    “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吴宁嘟囔着。

    他想像中,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应该是一个妖艳美妇人,和女道士差的有点远。

    把目光放到女道士的脸上,好吧,和妖艳不搭边儿,离美妇人也挺远。

    ......

    怎么说呢?

    现在的太平应该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可是看上去也就十**的样子。

    太平公主绝对不是像秦妙娘那种,看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容貌,但是你不能说她不美。反而,这个女人很美,非常的耐看,也非常有韵味。

    如果非让吴宁形容,应该是那种见过一次,不一定记得她长的到底是什么样儿,可是总有那么一个模糊的影子让你挥之不去。

    可能你记不住他的长相,但一定记住了她的美。

    对,是美!而不单单只是漂亮。

    即使是一身素色道袍,穿在她身上也能生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唯一让吴宁有点纠结的是,你是太平公主啊,是那个玩弄权术于股掌,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啊,不应该是那种一个眼神就勾人魂魄的魅惑妇人吗?

    怎么就,就......

    就反差这么大呢?

    吴宁有点失望,实在接受不了这样一个脱俗的女人,最后会变成为一个心中只有权力,也倒在权力之下的亡魂。

    “唉!”长叹一声,“走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正准备从后墙翻出去溜下山,结果,山门外的两句对话让吴宁一个趔趄撞到了树上。

    ......

    按理说吧,太平公主这么大个“腕”,肖老道站那儿等了半天,在吴宁的设想中,这老势力眼不看也知道,肯定是谄媚地迎上去。

    什么公主万安啊!能来小观问卦那是贫道的福气啊!公主殿下里面请,贫道已经备好香茶,等公主品评啊......之类的讨好话语。

    然后,太平公主被伺候的高兴,挥金如土地赏了肖老道一大笔卦钱。

    可是,吴宁万万没想到,观外先开口的会是太平公主,而且一张嘴就把吴宁惊的不轻。

    “道女太平,见过师叔!”

    ......

    “什么情况?”

    吴宁扶着树,就就就肖道人那个老财迷......

    师叔?

    太平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