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圆滑油腻小少年
    “不是,怎么个情况?”

    吴宁又不走了,瞪着眼睛看着孟苍生。

    怎么就成师叔了?肖老道这个猥琐道人,怎么就成太平公主的师叔了?

    ......

    只见孟苍生耸肩、摊手,一脸的风轻云淡。

    “有问题吗?太平公主的师父是我师父的师兄,那可不就是她师叔?”

    “废话!”吴宁暗骂,瞅把你嘚瑟的。

    “我还不会算辈分啊?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吴宁心底那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啊,怎么浇也浇不灭了。

    和孟苍生窝在墙角,开始细听起来。

    ......

    ————————

    其实,很好解释。

    你别管是太平公主,还是路边的野乞,出家为道,那自然就得有师承,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太平公主的这个师父是谁,后世好像没什么人关心。

    可那怎么说也是大唐公主,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掌上明珠。她要出家,怎么可能随便找个道士当师父就了事?

    这个师父可不是一般人,乃是高宗的御用道士——潘师正。

    而这个潘师正还有个师父叫王远知,正好也是肖老道的师父。

    于是,太平公主的师父正好和肖老道是师兄弟,他也就成了太平公主的师叔了。

    ......

    孟苍生解释了一通,一脸的的傲然,好像这个潘师正和王远知是多了不起的人物似的,反正吴宁对这两人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不过,能让李治礼遇有加的人物,应该不一般吧?

    “那这么说,肖老道还算是师出名门了?”

    “当然是名门!”孟苍生瞪着眼,“你不会连我师伯潘师正,还有师祖王远知,都不知道吧?”

    “额....”吴宁有点尴尬。

    他的那点历史知识仅限于初高中课本儿,还真不知道这个潘师正,还有王远知,是什么人物。

    “很厉害吗?”

    “我就知道个袁天罡,还有李淳风。”

    “切!”只见孟苍生轻蔑冷哼,“在道法上皆是不入流之辈,怎可与师祖、师伯相提并论!”

    “......”

    吴宁暗说,这话有点.....大了吧?

    疑然道:“那可是大唐最出名的两个道士好不拉?弄出过推背图的好不拉?”

    结果,孟苍生一句话就把吴宁顶的没话说了。

    “他们那么厉害太平公主怎么不拜他们为师呢?我师伯潘师正乃是上清道法正宗,北茅山派第三代传人。”

    “哦。”吴宁恍然若悟,“你就说是茅山道士不就得了。”

    这个他倒是听说过,代表人物是林正英嘛。

    看了眼墙外正在往观内走的太平公主,心说,原来这位不但是女道士,还是茅山道姑啊!

    “什么叫茅山道士?”孟苍生甚是鄙夷,“天师道张家可曾听过?”

    “张天师?听过啊!”

    “这么说吧,茅山宗本是天师道的分支,可传至今日,张家也不敢说他是上清正宗,要让着我茅山宗一头。而这皆是我师伯之功,你说我师伯是什么样的人物?”

    吴宁听得深以为然,张家那可是从汉朝就开始传承的道门大家族。能让张家低头,可见茅山宗在大唐很牛叉。

    “那确实挺厉害的。”

    .....

    “当然厉害!”身后肖老道突兀的插话,把吴宁吓了一大跳。

    “老头儿你.....”

    愤然转身,“......”

    原本瞪圆的眼睛立马弯成一个月牙儿,咋呼着的膀子顺势一拢,高揖落地。

    “见过公主殿下!”

    “见过仙长!”

    心里却差点哭出来,一时气恼,忘了太平公主也在这儿呢。

    ......

    此时,躬身下拜的吴宁,还有蹲在地上一脸懵逼的孟苍生,怎么也没想到,这对叔侄没直接进观,拐他们两个这儿来了。

    孟苍生也是尴尬至极,我可是大高手来的,和吴宁抬杠,连有人近身都不自知,实在丢脸。

    也是急忙起身,“师父...”

    “师妹....”

    “师妹?”

    吴宁心中一颤,再怎么说也是公主,孟苍生这叫师妹叫的也太自然了吧?

    而太平马上就给了吴宁答案。

    轻轻颔首,“孟师兄,京中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好吧,人家早就认识。

    此时,肖老道也出来说话,“劣徒苍生,师侄早就见过,这位嘛....”

    老道士玩味地笑了笑,“应该很快也是你的师弟了。”

    又来!?

    吴宁暗骂,特么现在还不好反驳,只能闷头不语。

    而太平此时也是第一次把目光聚焦到吴宁身上,但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尚有一丝......

    一丝冷淡。

    特么冷淡是什么鬼?吴宁心道,我还是跑吧。

    再次躬身一礼,“仙长有客,小子就不多留了。”

    说着话就要溜。

    “慢着!”却是肖老道叫住了吴宁。

    “都不是外人,别走了,随我进殿。”语气不容有疑。

    不但吴宁愣了,连太平也愣了。

    今日来见肖道长,不光是尽师侄之礼,还有别的事儿。让孟苍生入殿她还能理解,可是这个不相干的少年......

    其实,山间雪寂,刚刚一下轿,角落墙头上趴着两个人,她是看见了的。

    而且,吴宁那句,“没意思,走了。”一时随性没有压低声调,她也是听见了的。

    虽不至于怀恨在心,但是被一个山野少年说没意思,以太平之贵,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波澜。

    刚刚的冷淡,故意不应肖道长的引荐,也有点小女儿做态使性子的成分在其中。

    反正,从一开始吴宁就没给太平留下好印象,就是个圆滑油腻的半大孩子。

    怎么师叔还让他与我同殿?

    太平拧着眉头看向肖道长,不无询问之意。

    而肖老道显然也看出了太平的心思,淡笑道:“师侄勿疑,他能帮到你!”

    “......”

    “......”

    好吧,太平没明白,吴宁也有点没明白。

    我就来串个门子,怎么弄的像这老道早就预谋好似的呢?

    他哪知道,就算他今天不来,一会儿肖老道也得让孟苍生去叫他。

    “进来吧。”

    不容二人多想,肖老道率先进到殿中,留下太平与吴宁各自斟酌。

    吴宁看着老道的背景,开始认真起来。

    看向太平,正与之目光相对,坦然一让。

    “公主,请!”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