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贱人吴宁
    太平主公所面临的问题,其实就是李氏皇族所面临的问题。

    所以在吴宁看来,如果李氏皇族与武家若能和睦相处,那么太平自然也就不用做武家媳妇来保身了。

    可是,这个问题看似简单,解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连武老太太都解不了。

    后来居然弄出一个让李家后人和武家后人一起发誓,发誓和睦万代,永不为敌。

    也不知道是老太太天真了一回,还是她已经也是无奈了。

    ......

    ——————————

    太平在问仙观整整呆了一天,当然也交代了一天...

    吴宁就跟审犯人似的,把所谓太平公主的底牌、势力范围,还有朝中那些他不知道,但是太平知道的辛秘彻彻底底地问了一个遍。

    那叫一个巨细无遗。

    用吴宁的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为了更好地掌握大局,他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把太平公主问个底儿掉的。

    ......

    “所以说,现在狄胖儿还在宁州当刺史,并不是宰相?”

    太平:“......”

    “狄......狄胖儿......”

    狄仁杰要是知道被一个山里娃娃叫成了“狄胖儿”,不知是何感想。

    “那上官婉儿呢?现在多大?到底好看不好看?”

    太平:“......”

    “还有。”吴宁继续问,“据说京城的贵族圈子很乱的,是不是真的?”

    太平:“......”

    太平觉得不能让他再问下去了。

    “先生也问的差不多了,可有定计?”

    “好吧。”吴宁略有失望。

    问了一大圈儿才知道,现在的太平特么就没有班底,朝中更是一点势力都没有。

    不过,好不容易抓着一个“圈内人”,那还不多八卦八卦?

    可是没办法,毕竟太平这还有正事儿嘛。

    “其实这个事儿很好解决。”

    “哦?”太平一疑,“那先生要如何修复李武两家的关系呢?”

    “修复不了。”吴宁坦言,“但是可以转移注意力。”

    “好办!”吴宁一拍大腿,“哪天公主殿下想办法把武三思弄到问仙观来,在下自有办法解开这个危局。”

    “嗯。”太平乖乖点头,“然后呢?”

    “然后?”吴宁萌萌道,“然后公主就可以回去了啊。”

    “......”太平又要暴走,这就完了?

    “那,刚刚说的那些,先生可有用得上的东西?”

    “这个嘛,暂时还用不上。”吴宁略有皱眉,急忙反转,“不过别急,以后可能用得上。”

    太平:“!!!”

    用不上?用不上我这溜溜地被你问了一整天......

    贱!这位先生,太贱!!

    微微嘟着嘴,再也不想多看吴宁一眼,起身朝肖老道一礼,“师侄告退,改日再来拜访!”

    说完,急步而走,多一刻都不想停留。

    等太平已经出殿了,吴宁这才砸吧着嘴,指着太平离去的方向,向肖老道吐槽:

    “啧啧啧,太没礼貌了!我这这可是帮她忙,连个招呼都不打的。”

    “陈、长、史!!”

    门外传来太平公主怒不可揭地咆哮:

    “起驾!!回城。”

    ......

    ————————————

    大殿里只剩下吴宁,还有肖道人师徒。

    肖老道似有深意地看着吴宁道:“得罪了她,对你可没有半点好处。”

    刚刚太平气成那个样儿,肖老道都怀疑这个天之贵女会不会一刀砍了吴宁。

    “我没得罪她啊!”吴宁一脸贱笑,“只不过试一试这女人的肚量罢了。”

    “......”

    肖道人无语摇头,真的就应了丑舅去吴宁的那句评价。

    儿戏!!这小子无论遇到多大的事儿,都当是一场儿戏!!

    “你呀....”肖道人长叹,“贫道自认游戏人间,放而任之。你犹过之,贫道不及啊!”

    “放心吧!”吴宁不以为然,“咱是凭本事吃饭的,帮她把这个困解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那你要如何解这个危?把武三思约到我这里来,又要干什么?”

    只见吴宁摇头,“我解不了,也没打算干什么。”

    “!!!”

    又来?

    肖道人都有点压不住火了,特么刚刚你装的跟什么似的,现在又说解不了?晚了!

    却闻吴宁道:“我解不了,但是道长可以解。”

    “嗯?”肖道人一振,“何意?”

    吴宁讪笑,“我的话没人听,可是道长的话....”

    顿了顿,“可比谁的分量都重!”

    “......”肖老道一阵无语,“这么说,贫道也是你局中的一粒棋子?”

    “对!”吴宁点头,“而且,是最重要的那一颗。”

    “滚!!”肖道人的咆哮响彻大殿。

    这小子,太贱!

    ......

    ——————————

    太平生气归生气,可是正事儿却是一点没忘。

    既然那个恼人的臭小子要见武三思,那就想办法把武三思弄到问仙观去呗。而这件事对太平公主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肖道人的风水卦术还是相当有名的,太平公主亲自向武三思举荐肖道人,依武三思那阳奉阴违的性子,就算再怎么看不上李氏皇族,可表面上还是要应承一二的。

    ......

    “混水升龙道,至清则无鱼;寒梅孤傲雪,唯它最妖娆。”

    这是吴宁交给肖道人的一支卦签。

    至于这支签最后怎么到武三思手里,那就不是吴宁关心的事情了。

    依肖老道的本事儿,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而此时此刻,武三思手里就拿着这支卦签。

    “混水升龙?至清无鱼......”

    武三思满脸笑意喃喃诵读,这签......有点意思。

    玩味地抬头看向肖道人,“公主殿下言道仙长乃王远知之徒,卦术符篆更在潘师正道长之上,不知道这签当如何来解?”

    肖道人接过武三思手里的签看了看,不由摇头自语:“怎么偏偏是这一支......”

    把签递给武三思,“武尚书还是把这支签带回京中,请高人做解吧。贫道,解不了。”

    “哦?”武三思暗自好笑。

    这个老道是太平的师叔,又偏偏给了这么一支签与我。现在却说解不了,这其中的套路未免太过拙劣了。

    把签又给肖老道递了过去,“随便解解,总要有个说法。”

    可肖道士却是不接,看着那签。

    “直说吧,这支签不管是随便解,还是认真解,又或是往深了解,向浅了解,贫道都能解。”

    “哦?”武三思更觉有趣,“那道长为何又说解不了呢?”

    “因为抽签的人不对。”肖老道坦言,“就算贫道解了,武尚书也不会信。”

    “......”

    这不废话吗!?

    武三思暗骂,当我傻啊?不知道这是你和太平设的一个局?就算不是这支卦签,随遍抽到哪一支,我也不会信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