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真真假假阳谋阴谋
    武三思心说,我抽哪支签,你给我解,我也不信啊!

    今天能来,就是给太平公主一个面子不想现在撕破脸。

    但是,太平到底为什么让他来见这个道士?又为什么给他这支签,却是武三思一时也想不明白的。

    再次看向签上的字:

    混水升龙道,

    至清则无鱼。

    寒梅孤傲雪,

    属它最妖娆。

    怎么偏偏是这四句!?

    “何意!?”

    武三思脸色渐渐阴沉冷眼看着肖道人。

    “道长只管解签,信与不信,那是三思自己的事。”

    “好吧!”肖老道见火候差不多了,也不再扭捏。

    心道,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开腔第一句,就把武三思震得不轻。

    “武尚书志向远大啊!”一脸邪魅笑意。

    “位极人臣已不足为愿,心存至尊意,志有登天勇。”

    “可对?”

    “你....”武三思登时脸色煞白。

    “你大胆!”腾的一下站起身形,“你,你这妖道!胡言乱语,大逆不道,毁我清誉!”

    “吾......吾!!”

    “吾杀了你,方可洗尽污名。”

    “呵。”肖老道淡然一笑,不为所动,“武尚书急什么?”

    环指大殿,“殿中只你我二人,就算传出去也没人信的。”

    “你!!”

    武三思哪里肯听,胸中狂跳,已然方寸大乱!

    “说,是太平指使于你是也不是!?你二人是何居心?”

    “唉!”肖道人长叹一声,“贫道就说,这签我解不了。”

    把卦签推回给武三思,“武尚书还是收回去吧,贫道就不送了。”

    说完,再不看武三思一眼,低头饮茶。

    “武尚书可以走了!回去之后,大可定贫道一个忤逆犯上之罪,自可洗脱污名。”

    武三思闻罢,眼神飘忽,心思电转。

    最后,还是一把捞起那支卦签,调头就往出走。

    依现在看来,这就是太平设计,要污蔑于他。

    可是刚走到殿门,就闻那尖嘴道人的声音悠然传来:

    “奉劝武尚书一句,一支签就能让武尚书乱了心神,此等城府是走不到最后的,还是趁早打消那个念头为妙。”

    “你!!”

    这特么也太挤兑人了?

    武三思气的调头又折了回来,指着肖老道的鼻子就骂:“你个妖道!!”

    这就等于明着嘲笑他,你还不够格儿,别想了!

    “把话说清楚!!”

    肖老道抬头,再次送上一个轻蔑笑容,“怎么?说错了吗?”

    “一支签而已,解还都没解,贫道只是道出了武尚书的一点心思,就把武尚书吓成这样儿,看来......”

    哀然一叹:“看来,我那师侄所托非人啊!”

    “什么意思?太平托你何事?”

    “不是托我,而是托武尚书!”

    “......”

    呼...

    呼!

    呼!!

    武三思气喘如牛,胸膛起浮之间又是一阵左右摇摆。

    最后,啪的一声,把签扔在几上,一屁股坐在肖老道对面。

    “说,何事?”

    “哈......”

    “哈哈哈哈!!”

    肖老人放声大笑,笑得武三思都有点瘆的慌。

    笑罢,猛然一收,“这么说,武尚书又想听贫道解签了?”

    “听又如何?”武三思冷哼。

    此时已经平静下,倒要看看这个妖道能使什么花招。

    “好吧!”肖道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终于捡起那支卦签。

    “混水升龙道,至清则无鱼。”

    “龙者,临渊而居,必藏深潭浊江。水清见底鱼尚不可生,况龙乎?潜龙勿用以养龙精,待神力饱满,方可飞龙在天矣!”

    “武尚书明白吗?”

    武三思:“......”

    不等他做答,肖道人又开始解下一句。

    “寒梅孤傲雪,属它最妖娆。”

    “武尚书上山之时,可曾看见那路旁的怒放寒梅?”

    “确有看见。”

    肖道人闻之点头,“那是这寒天雪地里唯一的一抹红啊!尚书觉得,它可算妖娆?”

    “算吧......”

    “可算惹眼?”

    “......”

    “可算独树一帜?”

    “......”

    “可是尚书不知道吧?那山下贫村就专折这一抹妖娆去点缀屋舍。”

    “尚书再说说....这一抹寒冬红艳,是命好,还是不好呢?”

    “......”武三思沉默了。

    良久方抬头看向肖道人,“道长的意思是说,这寒梅鹤立鸡群,也未必就是好事?”

    “大抵如此吧。”肖道人点头。

    把那支签交到武三思手里。

    “贫道刚刚说的那些忤逆之言,如果武尚书并无那个心思,就只当是贫道吃多了酒的胡言乱语吧。”

    “但是....”

    话锋一转,“若是尚书心中还有那份雄心,那.贫道奉劝尚书两句。”

    “莫无水浊,至清无鱼,更存不了龙!”

    “也莫做寒梅。过分妖娆,最后折的就是那最红最艳的一枝!”

    “这.....”

    武三思已经彻底沉浸在肖老道的话中。

    说实话,直到现在,他依然心存防备,可是......这老道说的有道理啊...

    而且,直到现在,他也没明白太平让他来这儿到底是干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武三思已经失去了耐心。

    “道长不妨坦言,这番话可是太平让你告与三思的?”

    “是。”肖老道极为光棍儿地点头。

    “那她是何用意?”

    “用意很简单。”肖老道直言道,“太平是李姓皇族,但她也不过是个柔弱女子,心存善念。”

    “她不想自己也不想李姓亲族,在这场李武大战之中殒命。更不想武尚书被人推到了寒梅之境,而尚不自知。”

    武三思:“......”

    肖老道见他还有疑惑,干脆全盘托出。

    “贫道直说,对于太平来说,她只是一个女人想过安稳日子,谁来做这个至尊之位于她关系并不大。”

    “而且,依现在的局势,圣后女主天下已是必然,将来传位于谁更加成了变数。到时是传李,还是传武,全在圣后一念之间。”

    “可是....”

    肖道人看着武三思,“若是传给武姓,那传给谁呢?”

    “是三思,还是承嗣?武尚书想过吗?”

    “若是传给承嗣,武尚书又甘心吗?”

    “我....”武三思一阵犹豫,最后还是没敢道出真心。

    只道:“那不是三思可以左右的。”

    “可是......”肖道人道,“尚书不能左右,但不要推波助澜啊....”

    “若是把李家人都杀光了,只剩你和承嗣,那谁的机会更大呢?”

    当然是武承嗣!那是圣后在贺兰敏之之后,亲选的武家继承人。

    如果真剩下他和武承嗣来争那个位子,那他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武三思骇然,特么之前犯傻了?我好像不应该把水弄清啊......

    殊不知,不是他犯傻了,而是吴老九这个执棋者用一计阳谋,正好切中了他的痛点。

    ......

    而武三思没注意到,肖老道现在也是额头见湿,冷汗连连。

    心中更是大骂吴宁...

    你个小王八蛋!!让我来说这番大逆之言!!

    吓死贫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