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误会有点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之中,太平公主第一任丈夫薛绍的死,还有紧随而至的被迫与武家联姻,可以说是她人生之中一次重要的转折点。

    至少通过这件事,让这个被武老太太宠溺上天的皇家贵女知道,身为皇族的凶险,还有手握实权的重要。

    而随着李氏亲族的疏离、冷酷的朝堂漩涡一次次把这个女人扯离原本的生活轨迹,最后变成那个心中只有权术的荒淫毒妇,这似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能此时的太平并没有意识到,吴宁这次救的不是一时,而是她的一生。

    但至少像现在这样,依坐在草庐白雪之间,小口品着香甜酸乳,眉眼间露出一丝小女儿作态的生活,在原本的历史轨迹里,她是绝对不会拥有的。

    .....

    ————————

    吴宁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炭窑的新炭上市不足三日,虽无料想之中的火爆,可也还说得过去。

    对此吴宁不是太担心的,新出的乌竹炭是压制而成的,所以同样是一百斤炭,看上去却比别家的块炭少上不少。

    百姓们一时还不知道乌竹炭的好处,看着少,买的也就不积极,这也是正常。

    等日子久了,自然也就知道好处。

    心里想着,明日倒是要随老祖君进城卖卖炭了,否则老头儿肯定又要责骂他不务正业。

    摇头苦笑,“小爷这卖着白菜,烧着炭,住着别墅,睡着炕,吃香的,喝辣的,运气好还能骗个美娇娘娶回家。没有燕翅乌沙的小日子不挺美?脑子有包才去朝堂上看你们的脸色。”

    “运气不好,哪天武老太太心情不好,一刀下去,脑袋就搬家了。”

    “这下去见着唐疯子、齐石头,说我活了两辈子还是光棍儿,那还有脸见人了?”

    “不去不去,大唐的那些个皇帝有一头算一头,都特么不是省油的灯,惹不起!”

    正美滋滋地想着,一抬头,正见独孤傲、雷霁,还有客房住着的两个客人蔫头搭脑的在院外站着。

    “你们这儿站着干嘛?”

    独孤傲一见是吴宁回来了,立时摆出一副要死的架势。

    “九郎救命,我们今晚要睡大雪地了啊!”

    吴宁一听,心下奇怪,睡什么雪地啊?我又没赶你们。

    可刚想到这儿,就看见院里又出来一个全身铠甲的威武侍卫,抱着一堆棉被锦褥就往院外扔。

    哦靠!

    吴宁立马不淡定了,原来是她赶的。

    “住手!你们干嘛!?”

    那被褥他认识,那不是自家客房里的铺盖吗?都是好东西,这厮怎么敢给我扔了。

    那侍卫一见过来一个糙衣少年,还敢跟他嚷嚷,那还受得了?

    眼睛一瞪,“哪来的村汉?滚!”

    “你大爷的!”

    吴宁来气了,还敢骂我?

    “你才是村汉!你全家都是村汉!!”

    三步并两步冲上前去,把那侍卫一推,就冲了进去。

    这还了得?不但那个侍卫大惊,院里的宫人侍卫见一个村汉闯了进来,呛啷一声,擎出兵刃。

    “大胆!擅闯......”

    这台词还没念完呢,吴宁就瞪着廊道下正美美享用着酸奶的太平,抢先嚷嚷上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太平一看是吴宁,也是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问你呢!”吴宁也是无语,“大半夜,赶紧回城吧!”

    “等我也没用,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谁等你了?”太平哭笑不得,“我就住这儿。”

    吴宁更不乐意,“你住我家干嘛?”

    “你家?”太平傻眼了,好巧啊!

    一众宫人侍卫也傻眼了,什么特么情况!?怎么没看懂呢?

    不过,刚刚抱着铺盖出院的那个侍卫汗都下来了,咋有点......有点暧昧呢?

    等他......住这儿......我家......

    这些关键词连在一块儿,那侍卫心说,公主殿下不会是......

    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可也不对啊?

    看着吴宁下意识品评:长的还行,高高瘦瘦,也算年轻。可是土了点儿,也脏了点,难道公主偏好这一口儿?

    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侍卫想到这儿,急忙把刀收起来,招呼大伙儿:“收了收了,还在这儿杵着做甚??走走走,都走!”

    眨眼工夫,院里就剩下太平和吴宁,连李文博和罗厨子都躲到了灶房里。

    “啥情况啊?”罗利一时还没看明白。

    “那可是公主,主家好大的胆子啊!”

    “你懂个屁!”李文博噎了罗利一句,偷瞄着外面。

    “咱九郎有本事啊,给公主殿下当面首......”

    “这下发达了!”

    ......

    院外的独孤傲和雷霁此时也扒着篱笆墙往里偷看,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雷霁茫然地看了看独孤傲,“吴宁行啊!”

    独孤傲则是捶胸顿足,哀然苦嚎:“公主殿下超凡脱俗,怎么就看上吴老九这贱人了啊!”

    ......

    里屋的陈子昂和丑舅也傻了眼。

    “不行,我要出去!”陈子昂有点沉不住气了!

    “他们可是亲姐......”

    好吧,陈伯玉也会错了意....

    “回来!”丑舅一声喝止。

    “再看看。”

    ......

    ——————————

    “这是你开的客店?”太平从恍神之中恢复过来。

    “是。”

    “难怪了。”太平淡笑,“能在这山间野地开上这么一家雅致小店,也唯有先生才有这样的本事。”

    (李文博:听听听听,都先生了!)

    (独孤傲:他特么就是个贱人,怎配先生之称!?)

    只闻太平继续道:“别馆嘈杂,是我府上的长史向本宫推荐了这里,事先并不知是先生之所。”

    “哦。”

    吴宁微微面热,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地方小,公主殿下住不惯的,还是回城吧!”

    “本宫倒觉得挺好。”

    吴宁的那股子随性虽然气人,可是不得不说,很接地气,是太平从未体验过的民间之趣,此时反倒松弛了下来。

    “本宫从小就住在宫里。”四下打量着吴宁的小院,“像这样的民间生活倒是从来没有体会过,其实早有几分期许呢。”

    “......”吴宁无语,你上我这体验生活来了?

    “那公主准备住几天?”

    撵是撵不走了,只能寄希望于这尊神自己早点走。

    而太平闻言,不由眉头一皱,“先生真是异于常人。”

    “公主谬赞了,我挺普通的。”

    “非也。”太平笑道。

    “普通人遇上本宫,多少都会巴结奉承一番。就算不敢近前,也不会避之如疫吧?先生不应本宫之邀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一味躲闪呢?”

    “......”

    吴宁心说,我道行太浅,和你们家人玩不转。理由够充分吧?

    可这话还是不能说。

    长叹一声,算了,若是不给太平一个合理的理由,这女人说不定还要纠缠下去,索性今日再多费些唇舌,打发了她吧!

    缓步上前,坦然地坐在了太平对面。

    “我给公主殿下讲一个故事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