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西装口袋的戒指
    沈流年觉得自己的心对于慕相思就是铜墙铁壁的阻挠,可是这一刻,他明显的感觉到心房最柔软的地方,因为她素白的小脸上的泪痕和寡淡而清晰的疼了一下。

    他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抵挡不过内心的渴望,伸出手打算替她擦擦眼泪,“慕相思,你哭起来真丑!”

    慕相思已经平息了大口大口的喘息,只是眼中仍带着惊恐,她顾不得跟他斗嘴,丑就丑吧,又不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丑点儿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那陡然向自己袭来的大手,她下意识的去闪躲,以为他要再对自己做什么,她这条小命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不能轻易的折在这里。

    沈流年的手落空了,眼神里那一闪而过的失望和心疼,慕相思没有看见,即便是看见了,以现在二人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甚至还会自嘲觉得自己眼睛花了,看错了而已。

    沈流年的手就僵在那里,没有要收回来的意思。

    沉默的车厢里,让慕相思更加的窘迫,她努力的找到自己的声音,“我可以走了吗?苏雨落就在里面,要是看到了,你怎么交代?”

    听起来是好心的提醒,可加上那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怎么也让人当不成真的,记忆里的小红豆,有了这样让苏雨落误会的机会,怎么会轻易的放弃呢?

    沈流年自嘲的一笑,顺势收回了自己的手,声音也没有多大的起伏,“看来,你是真的不爱我了!”

    慕相思仍旧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扯了扯艰涩的唇,轻轻的笑着,只是这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刺眼,看的沈流年,忍不住想要摧毁。

    “沈大少这下可以放心了吧?我这人虽然平时不怎么爱收拾屋子,可是我有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我一向都不想要再碰!”这个东西,慕相思指的是沈流年,言外之意,沈流年听懂了,也就是说,即便没有三年前的事儿,她也不会再喜欢自己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被碰过了?

    还真是够可笑的了,她有什么资格来嫌弃自己?

    沈流年唇角的笑容多了一丝阴狠的味道,不过慕相思自打回来之后,已经见的太多了,早就见怪不怪的了,她脸皮厚,只要他不对自己动手,言语的嘲讽她不甚在意。

    “我可以走了吗?我不想闹到警局去,尤其是跟你一起进去!”她又说道。

    回去回去,之前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缠在自己身边,沈流年瞄了眼手机,不过是十分钟而已,她就这么不耐烦了。

    谁说的慕小姐死心眼,一心一意的喜欢他的,都他妈的是谣传,在他看来慕相思薄情的很,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挥刀斩断,没有一丁点儿的不舍。

    沈流年的懊恼来的如此之快,眼神变了又变,最终不知道像是要跟谁赌气似的,“滚吧!”

    慕相思如蒙大赦,只是拉开了车门,她却没有勇气走出去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