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章 海选开始
    沈流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客厅里面还留着昏黄的灯,他下车驻足在门口,盯着那扇门,幻想着小丫头昏睡在啥发生等着自己回来的模样。

    今天是临时有事儿,苏雨落在剧组里面出了点儿问题,跟同剧组的女二号闹了些不愉快,她的小助理就给自己打了电话,沈流年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后面是母亲亲自打来的电话。

    现在还不到硬碰硬的时候,所以他就去了,他一出面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之后等到收工又陪着苏雨落吃了个饭,然后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只不过他满怀期待的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只有打着瞌睡的姜妈。

    “先生,您回来了,小姐等了您很晚,后来实在熬不住了,我就扶着她到楼上去休息了。”

    “恩,你去睡吧!”沈流年抬脚就要往主卧去,可是身后的姜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小姐说,不让您去吵醒她。”

    沈流年勾唇,“她什么时候命令起我来了?没事儿,你去睡吧!”

    要是不看看她,沈流年还真的没办法睡着,哪怕今天忙了一天,只是在手抬起去推门的时候,他嗅到了身上的香水味,小丫头的鼻子可比狗还灵着呢,想了想,还是去卧室洗掉了一身的疲惫,然后再度来弄醒小丫头。

    就算她不是笑脸相迎,就算她赖赖叽叽的没好气,他还是想要跟她说几句话,逗弄她一下,沈流年自己也知道这不是个好习惯,这只会让他越来越不想放手的,但是在深夜的时候,人的抵抗力是最弱的。

    一切都顺着心意才好。

    然而当男人看到空无一人的大床的时候,眉头紧皱,凛冽的视线直直的射在打开的窗户上,窗帘已经不见了,快步的走过去,果然在管道上看到了正微微晃动的窗帘。

    愤怒,自然少不了,自己不过是晚回来一会儿,她就逃跑了,这丫头到底是个不安分的,不过慕相思不会亏待自己,从她在这里坦然的享受着的样子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她的脚好的差不多了,她也没胆子这么折腾。

    单腿从这里爬下去,可是件很辛苦的事儿。

    姜妈到底还记着慕相思的交代,担心两个人脾气冲再吵起来,就想着过来看看,可结果发现屋子里只有神流年一个人,她也傻了。

    “小姐呢?”

    沈流年眼底掠过一丝寒意,“跑了。”

    “啊?怎么会呢?”姜妈跑到窗户边上往下看了看,“小姐怎么就跑了呢?明天还让我给她熬骨头汤呢,我东西都准备好了。”

    那看来还是临时起意了,就因为自己晚回来一会儿,只是她以为从这里逃走了,就能够从他的心里也逃走吗?

    这是不可能的。

    “先生,对不起,是我没看住小姐!”姜妈知道沈流年对慕相思是疼爱的,绝对不像是慕相思口中说的那样没有一丁点儿的好,她也因为看丢了人而深深的自责着。

    沈流年不是爱迁怒的人,“你要是能够看的住她,她就不是慕相思了。”

    慕相思能够绕开训练有素的保镖,不动声色的离开,对付一个姜妈,那还是不是轻而易举嘛。

    “那我……”

    沈流年看了她一眼,知道了她的欲言又止,想必是为了去留问题,瞧着这几天慕相思跟姜妈相处的还不错,而且姜妈对慕相思照顾的也十分细心,“你继续留在这儿吧,她还会回来的。”

    姜妈放下心来,悄悄的退了出去。

    如果慕相思在这里躺着,他就是看两眼,把她弄醒跟自己说几句话,然后去隔壁的,可是慕相思都走了,他就直接的躺了下来,大床上还残留着她的气息,紧紧的包围着沈流年。

    嗅着独属于她的气息,沈流年心底那颗发芽的种子,疯狂的滋长着,然后快速的蔓延到每个角落,枝繁叶茂,把他的心占的满满的。

    枝叶上开出绚烂的花朵,而每朵花上都刻着一个名字,慕相思。

    慕相思折腾到桑晚晚的家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这个时间她突然出现,还把桑晚晚给吓了一跳,不过在跟沈流年谈话之后,她再也不会怀疑是沈流年对慕相思做了什么。

    至少不是虐待了。

    那些裹挟着厌恶的爱意,真的是让人细思急恐,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可他偏偏藏的很好,藏得骗过了所有人,拥有着强大自制力的男人,如果不是深爱着慕相思,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