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 栽赃嫁祸
    众人秉着呼吸都在等着沈流年发飙,毕竟受伤的可是他的心头肉啊,可出乎意料的,沈流年居然大步的走了过去,弯身去碰了碰那个染着血的碎瓷片,他的面色也较之刚才多了些深不可测的意味。

    “我虽然不是贵圈的人,但是像这种东西,应该都是专业道具的吧?”沈流年刚刚只是因为慕相思的视线而存了些疑惑,谁知道他拿起来去发现这种是真的瓷片,专业的道具就像砸头的酒瓶一样,要真的是酒瓶子还不得把人打死啊,而这个瓷片割破手的应该也用的是道具才对。

    “对对对,这个是……”

    “你自己看看!”沈流年把瓷片摊开在副导演的面前,上面的血迹有了些干涸的迹象,看的人心一震,副导演在这行摸爬滚打也有些年头了,这可不是特殊道具,这分明是真的瓷片,难怪刚刚摔碎的时候响声那么逼真。

    他本来还想夸夸道具这次用了心呢,然而谁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这……”副导演也傻了,“我这就去查,一定给您个交代。”

    姚娜面色如常,撇了撇嘴,“副导演,事情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那我就先去休息,好准备下场戏了。”

    副导演也就是挂了个名头,其实就是个打杂的,这里面的任何一位他都惹不起,刚要点头哈腰的同意,可沈流年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副导演连衡量都省去了,自然知道这两尊大佛哪个才是真正的不能够得罪的。

    “姚小姐,您先等等。”

    姚娜眼睛一瞪,不满意的提高了音调,“为什么让我等,受伤的不是我,伤人的也不是我,凭什么要我们大家伙在这耗着?”

    姚娜的话可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一群女人穿着花盆底的鞋子实在是折磨,而且也没地方坐,就这么一直站着,也没个结果,最重要的是又跟她们无关。

    要不然怎么说姚娜胸大无脑呢?

    明明上次她都在沈流年这儿吃了亏了,可还是不长记性,而且这次沈流年面对大家对慕相思的指正并没有立即做出判断,说明他是不相信慕相思会假戏真做的,可她愣是没这个眼力见,非要扯上慕相思。

    关键是,慕相思那也是被记在沈流年名下的,虽然只是在心里。

    “沈少,这是你们之间的家务事,何必要拉上我们这些人陪葬呢?”

    桑晚晚站在慕相思的一旁,刚要开口解释,可慕相思自己却开口了,“真相没查明之前,大家都有嫌疑,何况这本来应该是假杯子的,怎么就变成了真杯子,我一个小群演,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姚娜一听,立刻就炸毛了,她针对慕相思,无非是觉得在印象中,慕相思是不受沈流年待见的,所以她狠踩慕相思,沈流年也不会护着。

    但是那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没文化真可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姚娜冷冷的看着慕相思,“你把话说明白了。”

    慕相思淡淡一笑,“背后下手,从来不是我慕相思的风格,我跟苏雨落的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从来都是明着下手。”

    “那你这次兴许就换了方式呢?”姚娜道。

    真是傻啊,以为大家的智商都跟她一样呢?慕相思的视线中带着些戏谑,本来这里女人多,而且一个剧组就像是一个后宫,女人们勾心斗角那是常有的事儿,她第一天来剧组就知道了这个道理。

    本来她还没有确定到底是谁,不过现在,至少百分之九十了。

    “我要是暗着想动手,那就说明我不想让人知道,可是现在苏雨落第一时间受伤,在场所有人的怀疑都落在了我身上,我这是何苦呢?”慕相思冷静的分析着。

    至少那句所有人让沈流年微微一皱眉,这丫头真的是没心没肺,他什么时候相信是她做的了。

    “我……”姚娜一时语塞。

    然而慕相思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淡淡的勾唇浅笑,明明她的妆容和衣裳都是最普通的,可这一刻却让她光彩照人,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再者,我刚刚说过了,我一个群演,哪里有机会在道具上动手脚,只怕在这个剧组里,想要苏雨落不好过的人,不只我一个,而是……两个。”

    “两个?”沈流年也被慕相思大胆的言论惊着了,主要在事发的当时他并没有在现场,没办法给出太多的判断,但是其中一个就是换了道具的人,想要害苏雨落之心,路人皆知。

    但是另一个……沈流年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慕相思想要对付苏雨落从来都不藏着掖着,所以即便这次改变了招数,被人发现了也不会否认,所以有人借着这次机会,想要栽赃。

    其实比起换道具的人,最可恶的还是那个幕后黑手。

    不仅伤了苏雨落,还把责任推给了慕相思。

    只是她没想到,慕相思从来不是任人拿捏的主。

    沈流年抬眸,对上慕相思精明的目光,这次慕相思并没有逃,而是还多了些笑容,“不错。”

    “什么跟什么啊?”导演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我这就是个清宫剧,怎么就让你说的跟藏着多大阴谋似的?”

    “这里面本来就有阴谋!”慕相思直言不讳,反正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最希望的就是全身而退了,沈流年刚刚看到自己时那吃人的目光,她可仍然心有余悸呢,待会儿趁着他不备,一定要溜之大吉。

    导演目光深沉,探究的打量着慕相思,“那你倒是说说。”

    “我么什么可说的了,刚刚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慕相思潇洒的摊手。

    姚娜撇撇嘴,嘴角上挑,满是不屑的看着慕相思,“说来说去,你倒是把责任全推给别人,把自己择干净了。”

    “我本来就是干净的。”

    “我相信相思!”一道娇柔的女声穿过人群,随之她的人也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苏雨落为了演这个清宫大女主的戏,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如今踩着花盆底也跟如履平地似的,随随便便的走上几步,摇曳生姿,当真像是宫里的贵人们似的。

    她在沈流年的身边站定,很自然而然的攀上了他的胳膊,“流年,我相信相思没有害我,这事儿你不要怪在她的手上。”

    知道一切的桑晚晚在心里嘀咕,沈少爷本来就没说是相思做的,而且从始至终他都没发表任何态度,苏雨落这么做,明显是在挑拨,不知道傻相思有没有上当。

    她偷偷看了一眼慕相思,发现她神色如常,还好还好。

    明知道他们是一对,本就该如此,可是当慕相思亲眼看到他们手挽着手的模样,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疼了一下,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或许,她真的有当演员的天分吧。

    事情不能一直这么僵持着,而且传出去也不怎么好听,导演想要息事宁人,但是有的人却不肯,比如……沈流年。

    明面上他不想要让苏雨落白受了这个委屈,但是实际上,谁又说的清呢。

    很快副导演带着道具组的人过来了,是个瘦小的女人,三十几岁,一副黑框眼镜让她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大一些。

    “这个道具是怎么回事?”导演屈服于沈流年的强大气场之下,不得不暂停了拍戏进度,非要把这个罪魁祸首找出来。

    “我不知道,我也是听副导演说了才知道并没有用道具,而是真的用了瓷杯。”道具师赶忙为自己解释,毕竟顶着沈流年冰冷尖锐的视线,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就像慕相思刚刚说的那样,道具师要是想要做手脚,那也不会在她当班的时间和负责的东西上,不然一查就查到她了,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至于丢了饭碗。

    沈流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今天有没有人去过你们摆放道具的那里?”

    道具师先是摇头,但是很快在她推了推黑框眼睛后,就又看了一眼姚娜,眼神瑟缩却也不敢肯定。

    姚娜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嗷的一嗓子,“你看我做什么?我又没去过你们那里,我一直在忙着化妆呢?”

    不过她这副样子,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心虚了。

    道具师一看就是胆子小的,声音一下子就低了几个度,可是面对着众人逼视的眼神,不得不说,“不是姚小姐,是……是她的助理。”

    “胡说,她一直跟我在一起。”姚娜喊道。

    “我没有说谎,我在检查今天要用的道具的时候,她来过一次。”

    “怎么可能!”姚娜厉声道:“小安,小安,人呢?”

    喊了半天躲在后面的助理小安才出来,不过她低着头,一进入大家的视线就招了,“对不起,苏小姐,是姚小姐让我这么做的,我不想的,可是……看是她说我不这么做,她就开了我,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我妈妈在生病,呜呜……”

    姚娜暴跳如雷,上前就抓着小安的胳膊,“小安,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让你这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