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 另有其人
    小安只是低着头啜泣,在姚娜的虎视眈眈之下,她不敢说话,不敢抬头,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只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所有的的表现都说明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姚娜平时仗着有后台,不仅对剧组里的人颐指气使,就连对身边的人也是作威作福。

    慕相思静静的看着她们俩,就像弹簧一样,一个强,一个则自然而然的弱了。

    姚娜还在那里提高了嗓音质问,“小安,你说话呀,我什么时候让你这么做了?”

    她大力的摇晃着瘦弱的小安,在场的很多男人都对这个可怜无助的小助理起了些保护欲,但也仅仅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毕竟姚娜没什么,她身后的男人,可是得罪不起的。

    姚娜饰演的是女二号,妆容上也有所体现,她的妆容偏浓一些,此刻她逼问着小助理的模样,简直是她最贴近剧中人物的时刻,只可惜这并不是电视剧里,要是事不关己,她也不会动容的。

    “姚小姐,对不起,我……你让我做坏事,我做了,可是现在事情败露了,我本来就受着良心的谴责,别再瞒着了,你身后有人撑腰,不会有事儿的,苏小姐也不会跟你计较的。”小安语重心长的劝解着,三言两语就告诉大家,她是被逼的,她是善良的,这一起诶坏事,都非她所愿。

    姚娜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小安其实可以躲开的,但是她不躲不闪,看样子是被她欺压惯了,不敢反抗,而且这样的事儿,应该绝对不只一次,像是被打骂习惯了似的。

    一巴掌打下后,小安的脸上立即出现了清晰的指印,看的人于心不忍。

    姚娜指着小安,有些歇斯底里,没办法再淡定了,“别听她的,她在胡说,她在陷害我。”

    小安抬起头,已经是泪眼朦胧,她痛心的看着姚娜,“姚小姐,之前是你跟我说,就算事情败露了,你也会一力承担,你说不会有我什么事儿的,可是现在你却这么说,沈少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啊,我一个人小助理,跟苏小姐无冤无仇的,没理由害她啊,都是姚小姐逼我这么做的。”

    沈流年挑着眉头,他的眼中闪烁着精光,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姚小姐,你真的是太过分了!”导演痛心疾首的叹息了一声,“这件事儿的影响很坏,我想……我想我们没办法继续合作了。”

    导演也是斟酌再三的,就算姚娜身后的人再硬可也硬不过沈流年啊,主要是姚娜自己作死,之前欺负新人也就算了,连苏雨落都想要踩一脚,而已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德行。

    他这么做,一来显得自己公平,二来也是向沈流年示好,苏雨落很喜欢这部戏,就算后面资金出了什么问题,沈流年为了苏雨落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不是?

    姚娜就像个爆竹,脾气急躁,一点儿就炸了,“我们是签过合约的,你凭什么终止合作,事情没有查清楚,你凭什么认定是我。”

    不过姚娜除了嚷嚷和暴打助理小安外,也没有别的办法,谁叫她脑子笨,想不出来呢。

    茶杯的事儿,姑且算弄清楚了吧,至少大部分人都觉得事情就是刚刚说的那样。

    沈流年偏头,看了眼苏雨落,她的眉眼仍旧温柔如水,“你觉得呢?”

    苏雨落这个受了伤和委屈的女人,安静,乖巧,关键时刻还要帮一直瞧不上自己的人,“我……我没想到姚小姐竟然还没有释怀上次的事儿,不过导演,解除合约是不是太严重了一些,其实我的伤也不是很严重,就是把明天的场次调整一下就行了……”

    “苏小姐,您心地善良,可这是我的剧组,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卑鄙恶毒的事儿再发生的,我要保护我的演员。”导演的话说的义正言辞,如果他不偷偷的用余光去看沈流年的话就更加的完美了。

    沈流年只是勾了勾唇,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来,突然深深的看了慕相思一眼,“你觉得呢?”

    苏雨落疑惑了,竟然不知道这是何意。

    怎么问完了自己,又去问慕相思呢。

    不管慕相思跟他说什么,她都觉得那不重要,“流年,这件事儿就算了吧,别再追究了。”

    沈流年的目光冷冽,声音也透着寒意,“算了?怎么能这么算了呢?”

    只有苏雨落知道,他刚刚偏头看着自己的目光,绝对不是温柔,而是冷的,跟他此刻的人一样,冷的让人心惊。

    他是知道了什么吗?不可能啊,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

    慕相思不知道是因为太聚精会神的思考了没听见,还是不打算搭理沈流年,没有回应,这让男人更加的不悦了,“问你话呢,装什么哑巴?”

    他这种态度对慕相思,更加坐实了他对慕相思不怎么待见的说法,所以啊,慕相思想要跟苏雨落抢男人,怎么可能呢?

    一点儿胜算都没有,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影后,一个是露脸都未的群演。

    一个被沈流年捧在手心里,一个被沈流年踩在泥潭里。

    压根没办法比嘛。

    姚娜跟小安的厮打还没有结束,即便已经被拉离了这里,但是姚娜就跟疯婆娘一样的连打带骂,几次拉开又几次的冲上去。

    小安被打的只能无声的哭泣,只是她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那恨恨的眼神,却落入了慕相思的眼里。

    桑晚晚推了推慕相思,示意她沈流年在等着她的回答。

    慕相思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沈流年,她不看他,是为了防止自己不小心看到他跟苏雨落亲密的模样,那些千辛万苦隐藏起来的真实情感,不想就这么公之于众。

    “沈少,想要问我什么?”人前,她要么连名带姓的一起叫他,要么就是这么疏离的沈少来称呼他。

    沈流年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你刚刚说有两个人想要害雨落,这其一已经找出来了,那另一个呢?”

    慕相思听后,却耐人寻味的摇着头。

    “你不知道?”沈流年讽刺的笑着,“刚刚这可是你说的。”

    “我摇头,不是我不知道,而是刚刚的其一,找错了人。”慕相思的话再次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沈流年却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慕相思因为男人那声低哑的轻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却恰恰跟男人对视了几秒,他的神情告诉她,这一切他都摘掉似的。

    明知故问。

    其实这没什么,论心计,慕相思从来没期待自己能够赢过沈流年,那么自己能够看懂的事儿,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刚刚他问了苏雨落,又问了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姚娜耳朵倒是好使,听着慕相思说找错了人,也停下了厮打,高喊着,“对,对,她说的没错,找错了人,我是冤枉的。”

    “嗯,她是冤枉的。”慕相思淡淡的开口。

    姚娜拉开人群,站在了慕相思身边,大有同仇敌忾的架势,“对,沈少,慕小姐也说了我是冤枉的。”

    “相思……”苏雨落低低的喊了一声。

    然而慕相思一如既往的不待见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姚娜自来熟的挽上了慕相思的胳膊,却在她冷冷的瞪视中,尴尬的一笑,然后松开了。

    “这其中之一找错了,不过你并不是冤枉的。”慕相思今天一开口,每一句都是这么的惊人。

    “我……我……”姚娜夸张的瞪着大眼睛。

    慕相思淡淡的一笑,“茶杯真的不是你让换的,这个我可以相信,但是在我推苏雨落得时候,有人在我背后推了我一把,这个人,应该是你吧?”

    “我……嘿嘿,我那是手滑。”姚娜心虚的说着。

    同样在人群外的小安,听到慕相思的话后,身体一僵,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度。

    导演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虽然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沈流年没有出声制止,那么他们也就继续听下去了。

    “如果是姚娜指使的小安,那么在刚刚被道具师说见过小安的时候,她不会说小安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大可以随便扯个借口、编个理由,或许有人会说姚小姐的智商不允许她提前跟小安串通口供。”

    慕相思说到这儿,姚娜再傻也听说了不是什么好话,“你说谁智商低呢?”

    “难道你要我说你智商高到可以布置整个局吗?”慕相思反问道。

    “我……我才没布置啥局呢。”

    “那就是智商低了,”慕相思勾唇,微微扬起一个傲娇的弧度,毒舌的不只沈流年一个,她也不差,就算小小报复她刚刚胡乱的咬自己,还有她故意推自己一把的事儿吧。

    “所以呢?”沈流年饶有兴致的看着慕相思,她的聪明和冷静,是他没有想到的。

    “所以,小安调换了道具是真的,但是受命于姚娜是假的。”

    “我没有,我没有撒谎!”小安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我为什么要撒谎呢?”

    “原因嘛,很多,眼前有,刚刚你也说过了。”慕相思冷冷一笑,“小安,聪明人是自负的,可是你在拉别人下水的时候,自己的鞋子也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