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在场的人但凡长点儿脑袋的都知道慕相思这只是比喻,可是姚娜这个没心眼的又或者可以说是智商不够用的,还真的去看小安的鞋子,发现没什么异样,然后又抬头一脸疑惑的去看慕相思。

    慕相思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胸大无脑这个词,在有些女人的身上还是适用的。

    慕相思没兴趣掉大家的胃口,“小安,她是不是经常打你?”

    小安沉默,而另一个当事人,姚娜则有些坐不住了,“没……没有。”

    慕相思冷冷一笑,这话显然没什么可信度,脸自己说的时候都那么的没底气,“姚小姐,助理也是人,不是你的出气筒,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可不是封建王朝,我看您是入戏太深了吧?”

    “我……”姚娜还想要反驳两句的,但总算知道这个时候慕相思是不能够得罪的,因为全场只有她一个人肯为自己说话。

    “自己的老板对自己没有应有的尊重,打骂如家常便饭一样,再加上你的嫁人真的生病,需要一大笔钱,所以……”慕相思再度看向了面上有些不安的助理小安。

    小安的手指交缠在一起,这是典型的心虚的表现。

    姚娜也适时的插话,不过很不过脑子的,“所以,你就先要陷害我,就因为今天我没借给你钱,小安,你的心怎么这么坏啊?”

    “我,其实……”小安无惧于姚娜,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她在做这件事儿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但是沈流年和慕相思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明明刚刚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姚娜身上。

    自己既可以报复她欺负自己的仇,又可以拿到一笔钱,如今全都毁在了慕相思的手上。

    就在小安开口的时候,苏雨落突然松开了沈流年的胳膊,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拍了拍小安的肩膀,“小安,虽然你不是我的助理,但是大家一起共事过,有什么困难,大可以说出来,我们都会帮你想办法的,姚小姐可能就是脾气坏了一些,并没有恶意的,你这样做,实在不妥,想想你的家人,他们要是知道你这么做,得多伤心啊。”

    小安抬头看了眼苏雨落,眼神很复杂,但是在听到她说家人的时候,明显的闪过一阵惧意,但是很快,一切的波澜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对不起,苏小姐!”小安的闭上了眼睛跟苏雨落道歉。

    苏雨落招牌式的温柔一笑,“没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伤,我不怪你。”她偏头看向沈流年,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但是不是特别的明显,更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流年,这件事儿就算了吧?”

    沈流年的视线本就凌厉,如今带着些探究的打量着小安,让她觉得比那些灯光还要亮,照的她心里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无所遁形,她下意识的去躲。

    “流年。”苏雨落又喊了一声。

    对面的慕相思,也不由得被这一声接着一声的呢喃拴住了视线,但是当她的视线跟沈流年刚刚从小安的身上收回的视线相撞的时候,她快速的移开了眼睛。

    沈流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既然你这个受伤的都这么宽宏大量,我能说什么呢?不过,这样的人留在剧组,我是不放心的。”

    一旁的导演顿时明白了话里的意思,“对,小安,这次你犯的错实在是严重,我想让你离开剧组,姚小姐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姚娜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当然没有,她的心这么黑,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在我的吃的喝的里面动手脚……”

    之后她一个人又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不过也没人听了。

    刚刚慕相思的不淡定,不光落入了沈流年的眼里,一旁的桑晚晚也感受到了,毕竟自己的手差点儿被她捏碎了。

    事情告一段落了,苏雨落手上受了伤,不用开口,导演就给她放了假,让她去休息,苏雨落也是很敬业的演员,但是今天沈流年来了,又是当着慕相思的面,她也就欣然的接受并且挽着沈流年的胳膊离开了。

    直到二人转过身去,慕相思才敢用放肆的去看沈流年的背影,他刚刚在经过自己的时候,笑了一下,那笑容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不好预感。

    自己答应他不来当群演了,结果被抓了个正着,要是不刚刚自己聪明,当着他的面把自己择干净了,谁知道他会因为心头肉被自己伤了而怎么对自己?

    “喂,虽然我很不想说,但还是要谢谢你,真没想到小安是这么有心计的人。”女一号走了,就只能拍另外的一场戏,也就是姚娜的戏,不过在去化妆之前,她特意走到了慕相思跟前道谢,只不过一开口还是有些别扭的。

    慕相思挑了挑眉,有些东西并不是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自己看出来了,不知道沈流年有没有看出来,如果跟他去说,又不知道会不会相信。

    不过想想算了,既然都跟自己没关系了,何必要去讨人嫌呢,到时候大少爷是非不分,非要护短的话,她不是送上门去被骂吗?

    “好,我接受你的道谢!”就是这么的干脆。

    姚娜本以为慕相思也会跟别人一样虚伪的说上几句呢,可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一个人,便笑了起来,“虽然刚开始我挺不待见你的,不过现在,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了,往后你在这个剧组,我罩着着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慕相思跟苏雨落两个人可是宿敌啊,姚娜心想,她也不傻,不过抛开一切来说,她也真的挺喜欢慕相思的性格的。

    沉着冷静,聪明的让人喟叹。

    慕相思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的戏份已经完了。”

    姚娜还想说什么,不过恰好这个时候那边来人催了,她一转身的功夫,慕相思已经拉着桑晚晚离开了。

    不过这个情,她记在心里了。

    慕相思跟桑晚晚去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桑晚晚看了看四周后才放心的开口,“我总觉得那个小安好像背后还有什么人似的?”

    “嗯。”

    “是苏雨落?”桑晚晚其实很聪明,她也同样一眼看穿了。

    慕相思再次点头,“我猜是,不过是不是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不小心卷到里面去的。”

    “相思,你放心,连我都看出来了,沈少爷一定也看出来了。”桑晚晚本来是站在韩尔这边儿的的,但是知道沈流年心里也有母相思后,她的立场就不坚定了,因为她总觉得沈流年不肯表露心迹,一定是有什么事儿拦着。

    如果不是很大很严重的事儿,沈少爷不会应付不来的。

    刚刚相思明明也是很在乎沈少爷的想法的,所以她就急着给慕相思解释。

    慕相思浅浅一笑,“那就更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桑晚晚还想要给沈流年说几句好话的,可是这个时候一辆车停在了他们身边,车灯闪烁不停,窗子缓缓摇下,探出了秦阳的脑袋,“慕小姐,沈总让我来接您。”

    “我自己回去!”慕相思冷冷的道。

    秦阳从被窝里爬出来的那一刻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被慕小姐拒绝个几次,那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本来嘛,今天累了一天,想要早点儿睡,可沈总突然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吓得他连衣服都没换,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慕小姐,这么晚了,这里也不好打车……”

    “晚晚,我们走!”慕相思看也不看秦阳一眼,就准备绕开,她不想要跟沈流年有再多的接触,她怕的是,那些努力压抑着的情感,再次迸发,那时候,她就彻底的没有了跟他对抗的勇气。

    桑晚晚却纹丝没动,“相思,他说的对,这么晚了,打车不容易,而且从这里打车回去,要很多钱呢。”

    慕相思在心里骂了一句,桑晚晚你个财迷。

    桑晚晚对着她眨了眨眼睛,便笑着打开了后车门,“相思,不坐白不坐。”

    “真是拿你没办法!”慕相思见桑晚晚都施施然的坐了进去,自己也只好跟了进去。

    秦阳本来还愁这一路上要说点儿什么,桑晚晚眼珠一转,“秦先生,是沈总让你来接相思的?”

    “是啊,他亲自打的电话,让我尽快赶来,慕小姐,你待会儿见了沈总可得跟他说说,我这算加班,是不是可以多领些薪水。”

    “停车!”慕相思微微皱着眉头,就知道车不是随便做的,“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送你们回丽都别墅啊!”秦阳聚精会神的开车,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却还要小心谨慎地回话,深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位姑奶奶,“沈总是这么跟我说的。”

    车子并没有停下,还在平稳的开往丽都别墅。

    “送我们回家,否则我就跳车。”慕相思命令着,也算是威胁着。

    这么棘手的情况,秦阳哪敢处理啊,嘴上安抚着,却偷偷的拨通了沈流年的电话,并不敢让慕相思有所察觉,“慕小姐,沈总让您去丽都别墅,可能是有事儿要跟您说。”

    “我说了,要么停车,要么送我们回家,不然我就跳车。”

    电话那头的沈流年本来还想说秦阳这小子怎么回事,打通了电话半天不说话,一说话就是莫名其妙的,直到听见慕相思在那里嚷嚷。

    沈流年沉声道:“开外放,让我跟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