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我养你啊
    沈流年的意思就是让慕相思听电话,不过秦阳想了想,二人之间的对话,身为外人的自己还是少听为妙,所以在等红灯的时候把蓝牙耳机递给了慕相思,“慕小姐,沈总要跟您说话。”

    慕相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是那种很不情愿的意思,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接,这事儿肯定没完没了,瞪了眼多事儿的秦阳,“沈流年是不是个花心大萝卜,那边儿关心完了苏雨落,这边又要来管我,你累不累?”

    沈流年在那边说了什么不得而知,不过光看慕相思的脸色就知道,沈大少哄女人向来不用甜言蜜语,而是用威胁的。

    通话没有维持很久,慕相思就气愤地摘掉了耳机,“秦助理,你们沈总怎么不好好在医院呆着,出来祸害人做什么?”

    “医院?”秦阳见通话结束,慕相思也没有再嚷嚷着要回桑晚晚的家,想来应该是沈总的话起了效果,他正在想着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呢。

    “精神病院!”这个祸害,有权有势,吃准了自己现在人单力薄无法反抗了是吧?

    “额……”

    秦阳犹豫着,这话要不要接茬,伸头是死,缩头也是死,他选择顺着慕相思的话说,至少让他平安的把人送到了再说吧。

    “您是医他最好的药。”

    “噗……”桑晚晚被秦阳的话给逗笑了,秦阳的余光瞥见了那个安静的女孩,然后就不想移开眼睛了。

    “好了相思,别生气了。”桑晚晚安抚着被沈流年快要气炸了的人。

    慕相思怎么可能不生气呢,“晚晚,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比赛虽然是鼎盛娱乐筹办的,可是投资的居然是他,他说我要是今晚不去见他,他就取消我的参赛资格,你说他过不过分?”

    居然是沈氏投资的,桑晚晚眼前一亮,“他原话是怎么说的?”

    慕相思知道桑晚晚的意思,“我们都通过了海选,之后是一百进二十。”

    通过海选不是难事儿,桑晚晚也是抱了几分希望的,不过到底是慕相思先去参加的比赛,还是沈氏先投资的,这就是个问题了。

    不过不惯是那样,对于慕相思来说,都是好事儿,桑晚晚继续安抚着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丫头。

    慕相思可没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毕竟如果自己想要得到相对的公平,就要处处受制于沈流年,这个祸害,怎么哪儿都有他啊。

    “秦阳,你们沈氏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慕相思暂时见不到沈流年,就对着秦阳开炮了,炮火猛烈,秦阳险些招架不住。

    “这个……钱是挺多的,前几天刚谈了个净赚几亿的项目,沈总听说娱乐圈的钱好赚,就打算去试试水。”

    “然后就挑了我在参加比赛的节目,要不要这么巧?”慕相思觉得这就是早有预谋的。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了,你们沈氏钱那么多,怎么不去捐给山区的孩子?”

    “捐了,刚捐了几千万。”秦阳现在只希望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也保证速度,不然他快招架不住了,慕小姐的气儿还是冲着沈总发吧。

    慕相思就是故意找茬的,“我看捐的不够,下次捐几个亿,免得钱多的四处伸手。”

    一路上,秦阳快被慕相思怼哭了,这位小姐岂止是脾气不好啊,嘴巴也很厉害啊,他起身很想看看两位毒舌的人在一块是什么场面。

    可惜刚把人平安送到了力度别墅,沈流年的车也停了下来,时间掐的还挺准。

    他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打开了车门,把慕相思拽下了车后,就直接关门,而车里的桑晚晚并没有下来的意思,“秦先生,送我回家吧?”

    秦阳想说,这个桑晚晚还挺有眼力见的。

    “你拽我干什么,伤你女神的人不是我,事情不是已经真相大白了吗?你还让我来干什么?”慕相思试图从沈流年的手里抽回手,但却是徒劳的,原本他攥的不紧,但是她一挣扎,他就加大了些力气。

    慕相思在对付沈流年的时候,秦阳的车已经开走了,桑晚晚听到动静回头,“晚晚,晚晚还在车上呢?”

    傻丫头,自己都羊入虎口了,还有心情管别人呢。

    “秦阳会把她平安送到家的,不用担心。”沈流年见她是真的着急了,才开口解释了下。

    虽然刚刚在床上她对秦阳的态度不算友好,但是沈流年身边的人,她还是放心的,“你放开我,别拉拉扯扯的,你不怕别人看见,我还怕别人说我闲话呢。”

    “你以前趁我不注意就往我身上扑,怎么不怕人说闲话呢?”

    “呵呵……”慕相思冷冷的笑着,“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了,难道还要我再提醒你一遍,现在不一样了吗?”

    沈流年刚刚也是因为见到她放松了下来,不然绝对不会说错话的,这会儿见到她瞬间炸毛成了刺猬,看来他们二人之间的过去,不仅回不去了,连提都不能提了。

    其实过去刺疼了她的心,又何尝没有痛了他呢?

    “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苏雨落的事儿。”

    “二十四孝忠犬好男人,找我居然不是为了你未婚妻的事儿?”慕相思没有从回忆的艰涩中缓过来,说话的速度不快,却句句带着刺儿。

    知道刚刚自己不小心让她难受了,这会儿沈流年也不跟她计较,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跟她真的计较过,要是计较还计较的过来吗?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去当群演了吗?”沈流年的视线有些僵硬,不知道要怎样将她从过去中拉离。

    除了转移话题,其实他就是几天没见她了,想她了而已,今天去片场,也是听说了她在那儿,可是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儿。

    “我不去片场,你养着我啊?”慕相思赌气的说道,虽然是自己之前答应他的条件,但她总觉得沈流年管的有点儿宽了。

    “嗯,我养你!”沈流年认真的说道,不知何时他板正了她的身子,强迫着她跟自己对视着,怕刚刚自己说的声音小了,又怕她刚刚走神没有听清,这次,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慕相思,我养你。”

    我养你啊,这大概是一个男人给女人最坚实的承诺,只是在慕相思听来,却有些可笑。

    “我有手有脚,要你养什么,我既不是你的女儿,又不是你的女人,你凭什么来养我?”

    “我……”沈流年第一次无言以对。

    她还以为沈流年把自己弄来是兴师问罪的呢,虽然这个罪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可谁知道他把自己叫过来,却说的这些让人莫名其妙的话。

    慕相思别过眼去,不想再去看他仿若受伤一般的眼睛,笑话,论受伤,谁有她受伤的多呢,她的心都被人揉碎了,好不容易拼凑在一起,上面被她贴上了轻拿易碎的标签,再也禁不起一点儿的颠簸了。

    “小红豆……”不是盛怒中的喊她的全名,一声像是情人的呢喃,让慕相思浑身一震。

    慕相思勾唇冷冷的笑着,眼中却没有半分的沉醉和喜悦,“沈流年,如果你还念半点儿旧情的话,我不求这次比赛你能够多善待我,但是拜托您不理会这件事儿就行,我能得几名就是几名,不能晋级是我的自己本事不够,成吗?”

    其实在慕相思眼里,沈流年对她是冷酷绝情的,当年慕家倒了的时候,他选择了袖手旁观,她一直恨到今天。

    可是在沈流年看来,真正剧情的人是她慕相思才对,说爱,就不管他要不要,拼命地要给予,如今说不爱了,就什么都不念的一股脑收回,连个念想都不给她留。

    跟她比,自己简直仁慈的太多。

    当年如果不是自己……

    算了,还提那些过去做什么,慕相思最不喜欢了。

    “你连过去都不让我提,现在却让我念旧情,你不觉得矛盾吗?”沈流年忍着受伤的心情,笑着问她。

    “以后你在这里住,我不会过来,别跟桑晚晚挤在一起了,她的屋子那么小,你们两个人怎么住?”沈流年抓着她的手腕,把人往屋子里待,“你乖乖的听话,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慕相思有一瞬间的恍惚,门口的灯渲染着迷离之色,沈流年大步的走在前面,紧紧的牵着她的手……

    “我……”

    “别拒绝我,我现在是跟你商量,别逼我让你哭着来求我!”沈流年知道她一开口必定是要拒绝的。

    慕相思不情不愿的被他拉着,进了屋子,姜妈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菜,看到他们回来,只简单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坐下,吃饭!”沈流年一步一个指令,慕相思就像是个提线木偶,只能照办,没有反抗的余地。

    吃就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反抗。

    衡量了再三,慕相思一来是觉得沈流年说的如果她不听话的住进来,他就用手段逼着她住进来,到时候就不好玩的,二来,住在桑晚晚那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在这里还能够白吃白喝。

    “你确定你不会住进来?”慕相思抬头问道。

    男人的脸色明显的有些不悦,但是自己要是告诉她会住进来,她一定打死都不同意了,她现在躲自己就像躲什么脏东西似的,“嗯。”

    “可是我没有钱,别墅这么大,水电什么的肯定要很多钱,也没有钱请保姆,还没有……”

    “你说了不用我养着的,都让我交了,你就是我养着的了。”沈流年给她夹了些菜,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