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 高烧
    沈流年低头,没有去看此刻皱着眉头在心里骂自己小气的女孩,他猜,她肯定在抱怨自己的小气。

    “那我不住了,这么多的开销,我没钱!”

    慕相思不仅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是个穷鬼的事实,也毫不避讳的让身边的人知道,虚荣心这东西,早八百年就被她丢掉了。

    那可怜的自尊心,似乎也一并跟着离家出走了。

    一如沈流年所料,她就是在找各种理由不住在这里,“我可以借给你,等你赚钱了还给我,姜妈一个月三千块,不算贵,水电到时候你自己看账单就好了,至于车……”

    慕相思一早就拿到了驾照,不过沈流年总是不放心她自己开车,停顿之后,他缓缓地开口,手上则继续着给她夹菜的动作,像是已经默默的做过了很多次一样。

    这么亲和的动作跟二人讨价还价的谈论还真的不怎么和谐。

    “多走几步做公交去!”

    “你没问题吧?”慕相思从来没觉得他是这么计较的人,在听到他事无巨细的谈好了价钱后,彻底的知道沈流年绝对的对她没有一点儿意思。

    毕竟要是喜欢一个女人,也不至于算的这么清楚。

    沈流年对苏雨落即便说挥金如土也不为过,可是对自己……

    “你有问题?难道你希望我对你献爱心?”沈流年用她说过的话来回敬给她,一怼一个准。

    慕相思怔了一秒,确定了沈流年没有在开玩笑后,点了点头,“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似乎没有。”

    “我一个人在这里太闷了。”

    “有姜妈陪你,如果你希望,我偶尔也可以过来。”

    “不不不,我不希望。”天知道现在她有多么的不想要看到他,沈流年知道她会拒绝,但没想到拒绝的这么干脆,一点儿都没有犹豫,在她的心里是不是避自己如蛇蝎。

    男人收回了眼神,唇瓣刚刚轻快地笑容也随之消失。

    “我的意思是说我能不能让晚晚过来?”慕相思的眼神微微一暗,跟刚刚跟沈流年讨价还价时的狡黠是不一样的,刚刚她的眼睛是闪着耀眼的光彩的,那是充满着斗志和生命力的。

    她低声的像是自言自语,“我在锦城,只有她一个人了。”

    那我呢?你把我置于何地?

    沈流年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唇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只有她一个了?慕相思,你们慕家养的那条狗呢?”

    慕相思刚刚已经是低眉顺眼,声音也懦懦的了,但是被沈流年的这句话给刺激着了,“沈流年,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他?难道我说错了吗?”沈流年之前最讨厌的就是慕相思身边多了个男人,如影随形,在他想要远离她,避而不见的那些日子,她会想方设法的接近自己,而那个男人,就是罪魁祸首。

    “你们慕家收养他,不就是让他陪着你,保护你,做你忠实的守护神的吗?”沈流年的愤怒没来由的,但是醋意却已经酝酿很久了。

    慕相城在她的心里就跟亲哥哥是一样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沈流年跟他就是不对付,从小打到大,自己挖空心思的去缠着沈流年,他会帮自己出谋划策,可是在自己见到了沈流年后,哥哥又会把沈流年给气走。

    “可是他人呢?”沈流年放下碗筷,餐桌上充斥着愤怒,“慕家倒了,你那个情深意重的哥哥不也跟着无影无踪了吗?”

    “沈流年,你诚心的是不是?不想让我吃饭你就直说!”慕相思的小脾气也被挑起来了,重重的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黑色的筷子被大力的震掉在了地上,慕相思起身,看了看门口,然后径直的上了二楼。

    不过手在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她回头,冷冷的对站在原地的男人说道:“这里从现在开始是我的地盘了,我不欢迎你,姜妈,送客!”

    重重的一声门响,像是要把人的心肝都震碎似的。

    姜妈早就听见动静了,一直没敢出来,直到慕相思喊她,她才小碎步的跑了出来,“先生,小姐好不容易才回来,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她还小,您让着她点儿,真气着了,你自己也心疼不是?”

    沈流年看了看桌子上还没吃几口的饭菜,要不是刚刚她没心没肺的说什么在锦城只有桑晚晚了惹到他了,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那个人。

    自己当年袖手旁观伤了她,那个人的不管不问又何尝不让慕相思寒心了呢?

    想到她的小红豆才二十岁刚出头的年纪,就遭遇了这么多,他瞬间心软了下来,但是碍于姜妈在,他也没好意思上楼,但是那留恋不舍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的心。

    “她晚上没吃多少,待会儿你给她端些上去。”沈流年把西装搭在自己的胳膊上,一脸的懊恼。

    “先生,这么晚了,您要不在这儿住吧?”

    沈流年自嘲的笑了笑,“算了,她累了一天了,让她好好歇歇吧。”

    他留下,她肯定会闹的。

    沈流年以为从这里踏出去,再被邀请进来,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可是他刚刚回到自己的住所没多久,前面他郁闷的找了兄弟几个喝酒,耽搁了两个小时。

    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还真不假,看着兄弟几个要么带着媳妇要么带着女伴,自己孤家寡人的,他居然又了种晚景凄凉之感。

    不知情的让他把苏雨落叫来,他只是笑了笑,酒吧的灯光闪烁的人头晕眼花,他竟然把台子上那个跳钢管舞的艳丽女人看成了是慕相思。

    想到曾经她为了见自己,偷偷的去学钢管舞,然后在他们兄弟几个常喝酒的酒吧里跳舞,因为画着浓妆,那些醉汉们没看出来,想要占她便宜的,他记得当时他跟慕相城两个人合伙打了几十个人。

    那可能是他跟慕相城唯一的一次合作,想到当时酣畅淋漓的感觉,竟然有些怀念,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儿,如果慕相城不是帮着慕相思,他想,他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能是今天提到了那个人,所以关于他的记忆就不自觉地涌了上来。

    沈流年并没有亲自开车回家,想要给他溜须拍马的人太多了,他喝了酒,也就给了那个小公司的经理一个机会。

    然而他刚进屋,还没来得及洗个热水澡,手机就响了起来,一遍一遍,像是催命一样。

    微醺的沈流年像是一只吃饱餍足的猎豹,慵懒的窝在沙发里,眼神有些涣散,但仍然是精锐的。

    铃声响了有两分钟,沈流年这才去接,不过看到是丽都别墅的座机,他整个人瞬间清醒了,姜妈没事儿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的,而且电话还不只打了一遍,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儿。

    沈流年能够想到的让姜妈一遍一遍的打电话的只能说慕相思。

    她出事儿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凉意从脑后直接扩散到全身,他的手指,他的声音,都凉了,“姜妈,相思怎么了?”

    姜妈的声音很急切,而且还带着哭腔,“先生,您可算接电话了,小姐……小姐发烧了,我刚刚给量了一下,三十九度,她不让我告诉你,我说去医院,她也不去,我也没办法了,呜呜……”

    生病了就该去医院的,可是慕相思抵死不去医院的毛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出来的。

    一提到医院,她的脸色就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的恐高,也是在流光那见事儿之后,她忘了所有,生了一场大病,然后再醒来,就开始恐高了。

    她以前不惧怕医院,怎么出去了一次,回来就添了这个毛病,一定是发生过什么的。

    沈流年在想这些事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车里,从他现在的住所到丽都别墅,至少要开二十分钟,可是他愣是闯了几个红灯,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

    姜妈胆子小,刚刚去给慕相思送饭,结果发现她睡着,想着让她吃完了再睡,可发现慕相思有些不对劲儿,之后整个人就慌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离开这个屋子也三个小时了,短短的三个小时而已,离开前,慕相思还活蹦乱跳的跟自己嚷嚷,三个小时候,她就病恹恹的躺在那里。

    姜妈看到沈流年来了,也有了主心骨,把位置让给了面沉似水的沈流年,“先生,您劝劝小姐,生病了不去医院怎么能行啊?”

    慕相思只是烧的有些迷迷糊糊,并没有丧失意识,“我不去医院,不去医院……”

    都病成这样了,还在坚持,沈流年真的拿她没办法,大手覆在她的额头上,热的跟刚出锅剥了皮的鸡蛋一样。

    慕相思想要排掉他的手,有气无力的干扰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反倒被沈流年抓住了她的手,同样的是烫人的温度,“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去医院,我们就不去医院。”

    不知道是因为发生的事儿太痛苦,还是现在她烧的难受,慕相思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抚都抚不平。

    “不去,不要管我,我睡一觉就好了,以前也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