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明知道不可以,却偏偏想要
    沈流年的眉头皱了一路,看到慕相思这副样子之后,只有加重的趋势并没有舒缓半分,不知道她对医院因何恐惧,沈流年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

    这个时候强势,只会让她逆反的更加严重,而且她这副惨兮兮的样子,沈流年也实在强硬不起来。

    姜妈站在一旁等着沈流年发话,沈流年沉思的几秒钟,手并没有松开慕相思的手,仍然紧紧的握着,看得出慕相思迷迷糊糊却也是拒绝的,但是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反抗。

    “先生……小姐这样子也不行啊?”

    沈流年当然知道了,他什么都不怕,最怕的慕相思不再活蹦乱跳的四处找茬,他喜欢那个精力旺盛,把他的生活折腾的鸡飞狗跳的女孩,没办法接受病恹恹让人心疼的可怜丫头。

    别的人他信不过,一来怕被母亲那里知道了消息,二来医术他也不放心。

    所以能够想到的人只有齐修墨了,也顾不得现在是几点了,沈流年拨通了齐修墨的电话。

    齐修墨一看就是在沉睡,好半天才接起,若是换了别人一定是臭骂一顿,齐修墨那也是锦城响当当的人物,只是不喜欢经商,也不喜欢从政而已,甘心当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哥……什么事儿?你喝了那么多怎么还不睡?”声音透着些醉意。

    沈流年喝的比他多,但是早已被慕相思生病的消息给冲醒了,他只说了两个字,声音很轻,怕吵醒了睡的并不安稳的女孩,“丽都别墅,红豆发烧了。”

    “啊?”齐修墨的酒一下子也醒了,发烧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儿,每天他接诊的要命的病人多的不计其数呢,区区一个发烧压根都到不了他这儿,外面多少人花重金请他都请不动。

    可结果他被沈流年请去看的都是这么小的病,扭伤脚和发烧。

    最关键的是还免费。

    不过比慕相思发烧更让齐修墨吃惊的是,她居然是在丽都别墅,哥他是准备金屋藏娇吗?

    “哥,你们都进展到这一步了吗?”齐修墨边往身上套衣服边八卦了起来。

    沈流年却没心思搭理他这些,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尽快过来,她难受。”

    然后,电话就这么挂断了。

    齐修墨仰天长啸,这是什么世道,请人帮忙的都这么牛叉了吗?

    慕相思睡的极不安分,皱着的眉头沈流年替她抚平了又聚在一起,试了几次,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小红豆,告诉我,为什么不去医院,你在害怕什么?”

    慕相思可能也真的难受了,高烧到一定程度,就会浑身的疼,说不出是哪里,可每一处都不舒服。

    病中的人都是娇弱的,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需要人安慰着,哄着。

    “疼,好疼。”慕相思攥紧了拳头,身体也紧绷着,沈流年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一种疼,但是慕相思从小娇生惯养,不管是在慕家,还是自他庇佑的那几年,她从来都没有受过任何的委屈。

    更别说是伤痛了。

    慕相城来了慕家后,更是鞍前马后,慕相思说讨厌谁,他绝对不会让那个人好过,曾经一度,慕相思会在自己身边夸家里那个哥哥多好多好,她爱死了慕相城了。

    他还为此吃醋来着,但是小丫头根本没瞧出来,还是会对慕相城暂不绝口。

    所以就算到了现在,沈流年也不知道,慕相城为什么会突然的失踪,杳无音讯。

    “疼,好疼,疼死我了……血……没了……”慕相思断断续续的,而且声音从低低的呢喃变成了凄厉的叫喊。

    直觉告诉沈流年,那一定是段痛苦的回忆。

    他一定要知道,但却不是现在,从她的口中。

    看着她哭,他比谁都心疼。

    “好了,好了,不去医院,以后都不去医院了,修墨马上就来了。”

    慕相思如果此刻清醒着的话,一定会发现,她的流年哥哥又回来了,温柔,宠溺,要多好有多好,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为她摘下来的。

    齐修墨赶来的时候,沈流年正在那里低声的哄着慕相思。

    他已经许久没见过这样的沈流年了,所有人都说沈大少对苏女神好,无微不至,宠爱有加,齐修墨只是笑笑。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沈流年对慕相思的好,那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的,慕相思说一,沈流年绝对不会给二,那可是在多少人面前说一不二的沈大少啊,可是在慕相思跟前,他却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但是那个时候的沈流年,无

    疑也是最开心的。

    苏雨落好吗?

    如果说实话,比慕相思好很多。

    都长得好看,但是苏雨落更加的温柔,善解人意,不会像慕相思那么的能作,娶回去宜家宜室,绝对的贤妻良母。

    要是娶了慕相思,谁知道会不会三天两头的后院起火。

    但是爱情这东西,谁又能够说的清楚呢?

    沈流年就不喜欢然让人省心的主。

    听到了动静,沈流年没有回头,这个时候进来的只能是齐修墨了,“快给她退烧。”

    齐修墨从回忆中醒来,放下了药箱,他现在成了沈流年的家庭医生,不,确切的说是慕相思的专属医生。

    齐修墨只听说慕相思发烧了,但是发烧多少度他还不知道,但刚把温度计拿出来,沈流年就接过去了,他并不打算让别的人碰慕相思,哪怕是齐修墨,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个医生。

    “给我吧。”沈流年动作熟练的去给慕相思测量体温,过程中他的另一只手还紧紧的拉着慕相思的。

    如此让人忌惮的占有欲,慕相思从小到大没被人追过,那是有原因的。

    别说沈流年了,就是经过齐修墨的手都赶走了多少只苍蝇了,只可惜小丫头还傻傻的蒙在鼓里,以为自己只有追人的份呢。

    体温没有降低的趋势,反而还升高了一些,沈流年的脸也跟着黑了一些,“快给她退烧,这么烧下去人怎么受的了。”

    齐修墨给慕相思打了退烧针,他想,如果沈流年会扎针的话,那么这针他也会亲自代劳的。

    打针的时候肯定是有些疼的,针刺入肉中,能不疼吗?

    慕相思刚皱了下眉头,其实在齐修墨看来,压根就没什么变化,自打他进来开始,慕相思也是皱着眉头的,可是沈流年却不乐意了,“你轻点儿,没看见她疼吗?”

    齐修墨早就知道沈流年在慕相思的事上是什么德行,根本没道理可讲,所以只能尽量的把动作放的轻,轻的不能再轻。

    打了退烧针很快就有了效果,慕相思就开始发汗了,女孩热的难受总想踹被子,沈流年就守在一边儿亲自的把她露在外面的手脚放进去。

    慕相思折腾多少次,他都不嫌烦。

    一个小时候,又量了一次体温,烧退了一些,虽然还有些偏高,但没那么吓人了。

    出了汗的慕相思哼哼唧唧,可能身体黏腻的不舒服,沈流年就轻声的哄着。

    齐修墨看到这副场景,就觉得这两个人折腾了这么多年到底在折腾什么?

    但是流光的事儿,始终是沈家的人心中的一根刺。

    慕相思这里没什么事儿了,齐修墨打算回去继续睡,不过他刚刚流露出要走的意思,沉默的沈流年却发话了,“她对医院很恐惧。”

    “为什么?”齐修墨也很诧异,天不怕地不怕的慕相思,从前可不怕去医院啊。

    “你还记得她恐高的事儿吧?”

    都是一起长大的,虽然沈流年不让任何人过多的接触慕相思,但是对于她的事儿,周围的这些人都知道的,而且也知道宁可惹沈流年生气也不能惹慕小霸王,那样会很倒霉的。

    “你的意思是说她在医院也发生 了什么事儿?”自打流光的事儿之后,慕相思怕高怕的严重,而沈流年这么说,想要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沈流年凝视着慕相思汗湿的脸,轻轻地替她拨开黏在额头上的碎发,齐修墨发现,曾经的沈流年又回来了,其实作为兄弟,他是该开心的,但是想到那根拔不掉的刺,这会否又是一场灾难呢。

    身为外人的他不禁希望,当年的事儿如果没有发生该多好啊。

    流光活着,小红豆还是那个受尽万千宠爱的慕小霸王,早已经被哥收入囊中,归在名下。

    ……

    “这几年她在外面你不管不问,无非是想要把她彻底忘了,可是哥,说句心里话,刚刚我进门看到了流光出事之前的你,”齐修墨看着沈流年脸上细微的变化,还是决定继续说下去,“你并没有忘,而且我觉得在这件事儿上,你就像是个叛逆的孩子,越是不能,越是不被允许,你就会越发的渴求,这次相思回来,你的心早就已经冲破了所有的枷锁。”

    齐修墨看了看二人紧握着的手,勾唇淡淡的笑着,“流光说的对,在你心中,小红豆是胜过生命的,任何人的生命。”

    “她过的好,我看不了,她过的不好,我又心疼,”沈流年从来没有流露过的脆弱,嗤笑了一声,“我该拿她怎么办呢?明知道不可以,可是我偏偏的想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