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 人生中第一次 表白
    慕相思还没有回答就已经感觉到了餐桌周围的空气骤降,充斥着诡异,“我在吃饭,待会儿跟你说。”

    慕相思快速的挂断了电话,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吃饭,但余光仍然不安的去瞟沈流年,若无其事,也只是她的,沈流年那里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没有听到。

    “不许去!”

    慕相思皱着眉头,大眼睛里闪烁着不甘和狡黠,她其实是打算商量商量的,但是沈流年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我又不是去玩,跟我一起比赛的很多都是专科学校的,我什么都没学过,我想要晋级。”

    “你也可以进影视学校,找专业的老师学,就韩尔那种光靠脸的,有什么真本事。”沈流年毫不吝啬他的毒舌,把韩尔贬的一文不值。

    慕相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决定跟沈流年谈谈,“这是我的人身自由,你总不能干涉吧,沈流年,你要知道,我答应住在这里,接受你那一些列的不平等条约是因为我不得不被你胁迫,但是你要知道,没什么是不能个够割舍的,等到你把我对进入娱乐圈的兴趣磨没了,那么我也就无所顾忌了。”

    她把慢慢悠悠剥好的虾仁放进嘴里,拒绝了两下,“真到那个时候,你是困不住我的。”

    这么浅显的道理,她懂,她相信沈流年也懂,之所以她选择被他欺压,是因为她暂时有被他掐着的命脉。

    真的等到她不在乎了,那么想走,也自然是拦不住的。

    沈流年知道这些,但意外的是她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最重要的是因为一个韩尔。

    这个男人已经太过频繁的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了。

    沈流年一如既往的清冷看着她,半眯着眼睛,不知何时他的碗里也多了些剥干净的虾,他把碗推到了慕相思的跟前,“为了韩尔,你不惜把你的后路提早说出来,慕相思,你真的这么在乎他?”

    不知道这个男人最近怎么了,给她一种他很爱她的错觉,想想就觉得荒唐,就像现在,他一副吃醋的样子,“你要知道我不是你的囚犯……”慕相思也不是一味的冒进,她也知道审时度势,毕竟跟沈流年正面冲突不是好事儿,“大不了,我晚上按时回来。”

    沈流年其实很想把她囚禁起来,牢牢的关在他的心里,只给他一个人爱就好了。

    但是他爱上的这个,偏偏是个不安分的,不肯守在原地,当然那,他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让人家姑娘一直站在原地等着,谁都会累的。

    以前是她追着他跑,那么现在,就换过来吧。

    “行不行啊?”慕相思施施然的吃着他推过来的虾,这几天在这里吃的好,睡的也好,感觉自己胖了几斤,之前那些风雨飘摇的日子,真的是让她受了太多的苦。

    沈流年被她的那些话触动了,微微的敛着眉,点了点头,多么不情愿可想而知,闷闷的在鼻子里哼出了一声。

    慕相思顿时绽放了笑颜,也不再对着沈流年横眉冷对了,甚至还主动的给沈流年夹菜,“尝尝这个,姜妈的厨艺真的很棒。”

    尽管已经把用餐的时间不断地拉长,但是再拖也要有个结束,何况吃冷饭对她的胃也不怎么好,沈流年逼着慕相思当着他的面给韩尔打了个电话。

    只要他同意,就算他陪着去都无所谓。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慕相思觉得沈流年日理万机,不会有时间陪着。

    但当她前脚刚进了剧组找到正在休息的韩尔的时候,后脚就有人说,沈总派人给大家送饮料过来了。

    当看到慕相思疑惑的眼神的后,韩尔笑着解释,“这部电影沈氏投资了百分之五十。”

    “阴魂不散!”慕相思嘟囔了一句,“沈流年是要一手遮天吗?”

    韩尔揉了揉她细碎的发,“不用一手,在锦城,他一只手就能够遮住天,所以,你还要跟他斗吗?”

    还要跟他斗吗?

    慕相思望着远处来来回回搬动道具的人,没有说话。

    就在韩尔以为她可能要沉默很久的时候,却听到她略显苍凉的声音缓缓的溢出口,“韩尔,你又是为了什么要帮我呢?”

    沈流年那里,如果他跟慕氏的事儿有关,那么斗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斗下去,那些欠了慕家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至于韩尔,她心中的疑惑就从来没有消过。

    此刻,也不例外。

    女孩猛然回头,似乎是想要来个措手不及似的,但却没有她意想之中的窘迫,韩尔一身休闲装,但他就是个衣服架子,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似乎也能穿出某国际大牌的质感来。

    韩尔眼中浸满着笑意,宠溺的看着她,“那天我说让你做我女朋友的话,是真的,考虑考虑,我可能没有沈流年有权有势,但是我比他爱你。”

    如果他的话如他表面上看的这么真诚的话,这应该算的上是慕相思人生中第一次被人表白。

    曾经她也羡慕那些同龄的女孩子,鲜花巧克力小纸条,只有自己可怜兮兮的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也意识到了,被不喜欢的人喜欢,真的没有半分的欣喜。

    慕相思从容的笑着推了他一下,用开着玩笑的语气说道:“别闹,这该不会是你剧本里的台词吧?”

    “嗯,算是吧!”声音遥远而又陌生,即便被拒绝了,韩尔仍然没有半分的恼怒,时间还长,时间会告诉慕相思,这些都不是玩笑,他是认真的。

    秦阳搜遍了片场也没有看到慕相思跟韩尔两个人,问过身边的人说大概是在韩尔休息的地方,秦阳端着两杯咖啡就过去了,当他在门口听到了这些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把在这里所看到所听的一切都告诉给了沈流年。

    毕竟他这次来的职责就是看着慕小姐别被韩尔给拐跑了。

    有些话,聪明人不会在同样的场合说两遍,更不会死缠烂打,因为那样除了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的糟糕外,没有一点儿的好处。

    当慕相思用剧本的台词化解了尴尬之后,韩尔也没有继续在提,接过秦阳手里的咖啡,淡淡的笑着,“我也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我觉得去片场磨练演技,是个不错的主意,走吧,咱们过去看看。”

    慕相思点点头,秦阳知道自己不招待见但仍然像个跟屁虫一样的跟着,“慕小姐,你的咖啡。”

    慕相思白了他一眼,“沈氏这么闲吗?”

    秦阳心思一转,就找到了个极好的理由,不能因私废公,但是可以公私同办嘛,“慕小姐,您的那位朋友怎么没一起过来?”

    “晚晚?”慕相思狐疑的转头,从上到下的把秦阳打量了个遍,这个人除了是沈流年的人外,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讨人的厌的地方,至于能力嘛,能够在沈流年跟前混的风生水起,能力自然不一般。

    各方面的条件应该都很优秀才是,只他是沈流年的人这一条,就足够慕相思怄火的了。

    “对,就是晚晚!”秦阳喊的很亲切。

    “据我所知,你跟晚晚没见过几次面吗?似乎连话也没好好说过一句,秦先生,你该不会打上我们家晚晚的主意了吧?”慕相思精锐的目光像是能够把人给看透一般。

    秦阳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脸蛋上浮起了些许的红晕,羞涩的如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我就是问问。”

    眼看着就要来到片场了,因为秦阳的搅局,慕相思一路上也没跟韩尔说上几句话,“秦阳,或许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劝你别打晚晚的主意,她的心里装着一个人,没人能够撼动。”

    秦阳一愣,“慕小姐,好不好人的无所谓,但是我想,我应该有追求她的权力,至于能不能够撼动,试过才知道。”

    慕相思勾唇,轻蔑的看着秦阳,“拭目以待,要是你真的能够让晚晚彻底忘了那个人,也算是好事儿一桩。”

    临了,她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不会说你的坏话,能不能够得到晚晚的点头,全看你的本事,我也希望她不再这么茫然的等下去,你能够成为她的救赎也不错。”

    其实就算不是秦阳,随便任何一个男人,只要能够将她心里的那个人取而代之,慕相思都举双手赞成。

    至于她刚刚的轻蔑审视,只能说,她觉得秦阳,做不到,没人能做到,那个人是桑晚晚身体里的一部分,怎么去掉,切除吗?

    那样晚晚也会死的。

    桑晚晚死守着一间空房子,等待着房子里的人归来。

    跟她差不多,一样的可笑。

    韩尔比划了个“嘘”的手势,二人就都刹住了声,顺着韩尔的手,慕相思往片场里看去。

    女演员和男演员已经就位了,在导演喊了开始后。

    女演员一秒落泪,灯光聚集在她的脸上,将她白皙无暇的脸照的更加的苍白,“东君,你真的要娶高家的小姐吗?”

    女演员泪水涟涟,跟她对戏的男演员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想要去抓她的手却又颓然的放下了,“绮梦,我……我爱的是你!”

    “你说你爱我,可你娶的却是别人,你的爱,我承受不起!”扮演绮梦的演员哭着道,孱弱无力,随时都要晕倒一样。

    一切都挺好,女演员哭的大家的心都快碎了,然而导演却不满意的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