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 睡的跟猪一样
    男女演员正准备爆发,却被导演突然喊了停,女演员的泪水瞬间收了回去,然后跑到镜头跟前,“导演,哪里演的不好?”

    导演默默的摇头,盯着镜头里的画面,“不好看。”

    “是我哭的不好看?我也觉得我刚刚哭相不好,我不应该闭眼的!”

    谁料,导演仍然摇头,“不是哭的不好看,不对,不对,感觉不对。”

    女演员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个机会,即便是女三号,对于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她十分的珍惜,自己头一天晚上就把台词都背的熟熟的,就怕出错,可还是出错了。

    因为拍不出导演要的感觉,所以这场戏只能暂停,拍下一场,导演人不错,并没有苛责演员,还说是自己太苛刻了,让他们先休息一下。

    韩尔和慕相思也在镜头后面,只是默默的看着不说话,慕相思也跟着看了几次回房,其实女演员是典型的古典美女,娴静而美好,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问题,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导演也因为找不到喜欢的感觉而懊恼着,在换场的时候,自己坐在那里,点燃了烟,思绪万千的吸着,眼圈袅袅,呛的人眼睛疼。

    韩尔也只是闲聊,“看出点儿什么问题没有?”

    慕相思指了指自己,“我?”

    “对,你觉得刚刚那个女演员演得怎么样?”韩尔亲切的问她,就像坐在电视机前,评论着电视剧里的演员演的怎么样一样自在。

    因为这里是剧组,本着隔墙有耳的原则,慕相思四处的打量了一下,发现大叫都在忙活,没人注意他们,她压低了声音,“我觉得挺好的,哭的也很漂亮,不知道导演为什么喊停。”

    “红豆,这里就我们两个!”说着,他撇了撇在慕相思一米左右绕来绕去的秦阳,姑且不算他吧,“不用说那些客气的,你要评论的也不是我,说说你的真实感受。”

    慕相思笑了笑,“我一个门外汉,怎么好评论呢!”

    “没什么不可以,你要是想走这条路,那么就不能是门外汉,即便现在是,以后也不能是。”韩尔此刻像是个严厉的老师,说话也带了几分肃穆,“刚刚我们都是观众,说说以一个观众的角度看那场戏,你的感受?”

    慕相思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如果以专业的角度,那么她目前还真的看不出什么来,哭的好看也到位,她瞧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很想要扑过去大骂那个男人是个负心汉,这种剧情,很容易勾起女人们的共鸣。

    但是……

    “我不喜欢这样的剧情。”

    韩尔笑着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慕相思看了看还在默默背剧本的女演员,把刚刚她的表情和台词都回忆了一遍,为了留住那种感觉,她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如果我是那个绮梦的话,刚刚我不会流泪,一滴泪都不会掉,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着爱自己,却要娶别的女人,就算迫于无奈,有不得已的苦衷,那么他何必要来纠缠,绮梦要是个聪明的女子的话,应该感到庆幸,嫁给这样的男人,一辈子也就毁了。”

    “那她不应该流泪了吗?”

    慕相思摇头,“不,要哭的。”

    她停顿了几秒,将自己化身为剧中人,坚强的一面留给别人,懦弱留给自己,“转身的时候,镜头拉近,看到她的眼泪,不多,一滴就够了,女儿家的眼泪也是很值钱的。”

    “对……就是这样!”

    这声音相较于韩尔的有些粗狂和苍老,慕相思快速的睁开眼睛,擦掉眼角的那滴泪,入目的是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欣喜的笑着,这不是刚刚她看到的导演吗?

    导演笑着朝慕相思点头,“这才是我要的绮梦,不是一味的柔弱,这样也跟后面她的改变呼应。”

    慕相思谈论的只是淡淡的那一场戏,前因后果并不知晓,却不想自己歪打正着,给导演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其实聪明的演员就是如此,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够深刻的表达一个人物。

    剧中的人能不能够跟自己合二为一,能不能演活,就看在细微处。

    “韩尔,你这个小助理请的不错!”导演一门心思的扑在剧组,先前发生的事儿,一点儿不知道,所以就把慕相思错认成了韩尔的助理。

    韩尔笑了笑,打趣着说道:“我可请不起这么贵的助理,他是我朋友,过来探班的。”

    导演上下打量了慕相思一眼,没有人不喜欢聪明人,尤其是模样还好的聪明姑娘,“不错,小丫头,是个好苗子,要不要来拍戏啊?”

    慕相思笑了笑,不敢应承,“我……我还嫩着呢,刚刚胡乱说的,您别介意。”

    导演把这场戏想通了,自然就张罗着先拍下来,而绮梦的扮演者经过导演说戏后,也频频点头,之后二人在呈现的画面就跟慕相思所说的差不多了。

    之前的绮梦一直给人柔弱的感觉,可含着泪不肯落下的绮梦多了分坚强,看了比之刚刚哭的稀里哗啦更加的让人怜惜和敬慕。

    慕相思以前不知道,觉得演戏就是按照剧本来,可现在发现并不是那样的,演员要赋予角色灵魂,剧本上一个字“哭”,演员就可以呈现出各种形态的哭戏,隐忍的哭,倔强的哭,不舍得哭……

    不同的演员有着不同的理解,也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

    韩尔又带着慕相思去b组看了看,那里盯着的是副导演谭飞,年纪不大,却小有成就,跟韩尔也算是谈的来的朋友。

    谭飞看到韩尔,只跟他点头打了个招呼,就继续盯着镜头了。

    辗转两个组,慕相思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一些小技巧,通过导演的镜头看演员,是另一种感觉,有的时候真的不是说的多就会吸引人的目光,四两拨千斤真的是个博大精深的学问。

    那些努力抢镜的演员,在镜头下真的是丑态百出,慕相思有时候都想笑,不过韩尔偷偷的告诉她了,这些后面都会被剪辑师给剪掉的,没什么用。

    真不知道当群演的时候,那些人拼命的抢镜是为了什么。

    最后都难逃剪辑师的手。

    夜幕降临了,她要在门禁前赶回去,秦阳一直跟到现在,不用说,慕相思也知道是沈流年派来的,正好自己可以坐着顺风车回去。

    “这周末就开始淘汰塞了,准备好了吗?”韩尔笑着问他,山风凉凉的,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中午吃的是剧组的盒饭,不是韩尔小气,实在是这里去外面一趟太麻烦了。

    连手机都没有信号的地方,有多不方便可想而知。

    “不知道准备什么,反正我这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慕相思笑着说,其实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准备的。

    “下周比赛我会在现场。”韩尔像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好好准备,比赛的流程知道了吧?”

    慕相思点头,“会十个人一组表演一个剧情,剧本还没有放到我们手里。”

    “记住,用心感受就行了。”

    慕相思重重的点了点头,秦阳又投来了催促的眼神,慕相思瞪了她一眼,“行了,我得走了,再不走以后就不能出来了。”

    韩尔摸了摸她的头,“去吧,我相信你是最棒的,刚刚导演还跟我说了,有个角色很适合你,想要让你来试试呢,不过……被我给推了。”

    在慕相思的疑惑和不解中,韩尔淡淡的道:“现在减少曝光率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儿,之后就可以一鸣惊人,不会被人翻出些演小角色的历史来了。”

    这是什么道理,慕相思 不能够理解,但是她觉得韩尔总不会偏她就是了,反正她也没兴趣来这么偏远的地方来演个小角色。

    剧本很快就要到她们的手里了,十个人一组,临场发挥,角色也是现场抓阄分的,如果想要演的好,就要把十个角色每个都演一遍才行。

    所以说,她这几天应该也会很忙。

    不过这次来看似没有直接帮上忙,但是潜移默化的她也学到了一些技巧,相信比赛的时候能够用的上。

    韩尔空出了一天陪她,之后就要加班加点的赶拍他的戏份,然后才能够去参加综艺节目当评委。

    辞别了韩尔,慕相思坐着秦阳的车返回了市区,路程有些远,秦阳的车开的挺稳,崎岖的山路也没有颠簸,慕相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的时候,慕相思才悠悠转醒,“到了?”

    “嗯!”

    不是秦阳的声音,慕相思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是沈流年。

    他是什么时候坐在驾驶位的?

    “怎么是你?”慕相思的困意全无。

    沈流年嗤笑,“睡的跟猪一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秦阳下了高速就回去了。”

    “哦!”慕相思还在回忆着,怎么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用完了人就往外赶,这是你的待客之道?”沈流年下车,拉开了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