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 老子不是破烂
    慕相思本就醒的不够彻底,长长的睫毛呼扇了两下垂了下来,还在思考着司机是什么时候换了人,大脑不够清醒的结果就是她不能够及时的思考,沈 流年这几天频繁的出现在她的跟前,这事儿有多么的不寻常。

    精神不济的慕相思完全没有了招架的力气,沈流年拉开车门,她也就毫不反抗的下了车,另外也没什么可反抗的,在车上睡的脖子疼,她急需要一张大床。

    她前脚走着,沈流年并没有跟上,他还有事,马上就得走了。

    慕相思进了屋子,发现他没有跟上,也并没有在意,这些天他让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已经很多了,突然的对她好,也很奇怪的。

    回到卧室,慕相思原本打算洗个澡就睡的,虽然韩尔拍戏的地方在山区,不像市区这么热,没怎么出汗,但是折腾了一天了,身上还是不大舒服。

    刚脱掉外套,手机铃声就响个不停,慕相思以为是沈流年的,可结果是个陌生的号码,她这部手机里面,只有沈流年,桑晚晚和韩尔的号码,其余的所有人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人。

    至于沈流年,慕相思懒得思考,目前的他,到底之余她算什么。

    “喂?”慵懒的声音透着疲惫,慕相思率先开口的。

    另一头停顿了两秒,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能够听得到对方的呼吸,让慕相思知道,不是谁不小心按错了键,“谁,说话!”

    谁这么讨厌,打通了电话又不说话,玩她吗?

    电话费是不要钱还是怎么着。

    “是我。”对方在跟慕相思这么多年的较量下来,自然知道她是什么脾气,抢在她挂电话前,先开了口,“别挂电话,我们谈谈吧。”

    慕相思挑着秀气的眉,声音很轻,笑的讽刺,“苏雨落,你觉得我们俩是能够平心静气谈话的人吗?”

    冰冷的声音如锋利的刀子仿佛能够透过电话传到苏雨落得脖子上,这是慕相思很想做的。

    苏雨落语气平缓的多了,在打这通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要面对的是怎样头疼的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流年已经选了我,他爱的也是我,你不要再缠着他了,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想要进入娱乐圈,就不能够得罪我,我比你多混了这么多年,我有足够的实力封杀你。”

    慕相思清浅的笑着,那么的不在意,“苏雨落,我真的好奇,你到底是怕我进入娱乐圈抢了你的风头亦或是知道些什么,还是你怕我抢走沈流年呢?”

    前者,她很想,后者,她似乎没有那个本事。

    在她跟苏雨落关于沈流年的争夺中,她不是早就成为了个输家么,输的遍体鳞伤,输的一无所有。

    苏雨落气息一窒,只可惜看不到电话那端她的表情,缓过来后,她也跟着笑了,“跟我抢,没有了慕家的慕相思,你觉得你抢的过我吗?”

    慕相思笑意很轻,要不是气息稍稍有些变化,还真的察觉不到她的笑意,但 是那股娇俏如往昔的劲儿却很浓,“是这样吗?要是你真的不怕我,何必故意引我去片场又做了个局呢。”

    苏雨落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因为握电话的手收紧了一些,修剪的整齐的长指甲跟电话的机身摩擦出了些刺耳的声音,她没有第一时间否认。

    慕相思笑意渐浓,“苏雨落,人不能够要的太多,你又不是老天的亲戚,凭什么你想要这个,也想要那个……”

    “我是你比赛的评委!”苏雨落出声打断了慕相思的话,她已经从刚刚的紧张变成了惬意,转化的非常之快,敛着秀眉,瞧那样子,她似乎掌握着谁的生死一样。

    她是评委,慕相思倒是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有个韩尔,另外两位,节目组一直没有曝光出来,不过眼下就要开始录制了,再藏着掖着似乎会适得其反。

    “所以呢?”慕相思语气平淡的问道。

    “你该知道,除了韩尔,还有一位吧,那位导演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苏雨落停顿了几秒,故意的考验着慕相思的耐心,她觉得这才是应该有的节奏,怎么能够被慕相思牵着鼻子走呢,明明是她的筹码多,如今的慕相思什么都不是。

    哪里能跟她比呢。

    “所以,就算你有韩尔的支持也无济于事,我有两票的决定权。”

    “所以呢?”慕相思还是同样的问题,连语气都是一样的漫不经心。

    苏雨落的眼中笑意极深,“所以我让你不要再缠着流年,我不希望你像过去一样搅合我们。”

    慕相思的眼中毫无温度,声音也仿佛冷冻过的一样,“苏雨落,从前的你也警告过我,却从来不会为了感情交易什么,你是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吗?”

    慕相思永远都是这么的一阵见血,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儿,即便沈流年做的悄无声息,但是她隐约的感觉到了些不对,自打慕相思拿着照片出现后,他陪自己的时间就越来越少,见面也还是那么的绅士和温柔,但总透着一股的疏离劲儿。

    自打她提出晚一些结婚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弄得她的心总算悬着,后悔当时不该回绝的,现在想要改变主意,可她又说不出口。

    不得不说,慕相思说对了,她的心里没底了。

    因为她也知道,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儿,沈流年或许不会选择自己。

    这三年她被沈流年浓浓的爱意包裹着,竟然傻的忘了所以,沈流年是她漂泊在海上的浮木,一旦没了,她也就活不下去了。

    为了他,她愿意放下高傲,做出一些妥协。

    “如果用跟你交易晋级,那么这个 比赛对我而言毫无意义,虽然现在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有些过时,但是谁也不把吃瓜群众不放在心上,如果我的表现还不错被淘汰了,舆论也会对你造成些影响吧?”慕相思也不是任由谁都刻意拿捏的主。

    尤其这个人还是她的死对头苏雨落。

    就算她奄奄一息的快要死去,见到苏雨落,她也会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跟她斗上一会儿。

    同样,苏雨落也是如此。

    苏雨落没想到慕相思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她越是这样,也让她越发的恐慌,她这次的电话本意是试探,可虽然慕相思没说她跟流年的事儿,可似乎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那个结果。

    “至于沈流年,”慕相思心里划过淡淡的伤,落寞的盯着床头的台灯,昏黄的光晕,让人眼前有些模糊,“他从来不是一件可以交易的东西,苏雨落,你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气,才以为他任由谁拿捏的了,你又多么的相信他对你的爱深到他可以被你交易?”

    “我没有交易。”苏雨落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急着去辩解,“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们了。”

    “当你把他跟能否晋级摆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一场交易。”慕相思心里多疼肉眼看不见的扩散着,“自己的男人自己看不好,去警告别的女人,这不是可笑吗?还是你只警告了我,因为我的纠缠对于你来说是最大的威胁?”

    沈流年的手本已经窝在了门把手上,恰好听到她的这一番话,原来,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是这样,唇角不知何时泛起了笑容,笑意快速满意,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充满了爱意。

    也只有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她才会拔掉刺,卸掉伪装,这样真实的她,藏得太深,很容易让人看不到。

    但他是幸运的。

    沈流年浑身舒爽的没有太久,下一刻慕相思冷笑着跟苏雨落说道:“你在意的未必是我在意的,你自己的男人自己看好,我又不是收破烂的。”

    男人的笑容瞬间打散,他几时成了破烂了,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慕相思单手已经把外套脱的差不多了,今天去山区,她穿的是件长袖,拉链拉开后,就是内衣。

    沈流年在这个时候进来太过突然,慕相思正在跟苏雨落磨牙,这也是她人生的一大爱好,不可避免的一声尖叫,沈流年快速的上前捂着她的嘴,另一只手利落的在手机上一划,挂断了。

    慕相思退后两步,护着胸前,“你有病啊?偷窥狂,出去!”

    他刚刚不是没跟进来吗?她还以为他走 呢。

    沈流年周身散发着冷意,低的像是能够把人冻伤似的,“慕相思,你说谁是破烂?”

    慕相思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可沈流年因为胳膊长的优势,把外套丢的远远地,而他又用自己的身体把她困在了屋子的一脚,目光偏又灼热,一冷一热慕相思有些恼了。

    “你不是听见了吗?”慕相思大着胆子嚷嚷,“苏雨落真是可笑,别人碰过的东西,以为我还要吗?真当我是收破烂的吗?”

    沈流年听出来了,她是觉得他跟苏雨落应该是发生过什么了,他上前一步,而此时的慕相思已经蜷缩在墙角了,想要从空子里钻出去,但是却被男人拽了起来,“老子不是破烂。”

    能够让温文尔雅的沈少自称老子,看来是生气到极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