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8章 爱而生怯
    不过刺激沈流年,一向是慕相思的看家本事,许久不毒舌,看来这项本事还没有忘记。

    沈流年像是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当然这是内心之中的,面目上他还是那么的盛气凌人,他用身体和手臂构建出一个牢笼,让慕相思无处可逃,只能屈服在他的包围之下。

    “老子没碰过她。”沈流年怨怼的目光落在慕相思的身上,看在她的眼里,却像是做了好事儿等待老师表扬的孩子。

    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呢,慕相思摇了摇头,想要看的真切些,但是眼前的人还是那个人,神情还是刚刚的神情,昏黄的灯光让气氛变得迷离,她的大脑也开始不能够正常的运转了。

    沈流年说他没有碰过苏雨落。

    沈流年跟她说,他没有碰过苏雨落。

    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但是慕相思却不明白了。

    大大的疑惑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有些茫然,视线不能聚焦,男人因为愤怒和激动,胸膛起起伏伏,眉眼间也是充满着厉色的。

    慕相思如痴傻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沈流年用两根手指抬起她的下颌,明明是很轻佻的举动,可是因为是他做出来的,却添了些蛊惑,薄唇微微开启,声音遥远的像是穿过了几个光年,“慕相思,除了你,我谁都没碰过,没碰过苏雨落,更没有别的女人,我……不是破烂……”

    后面的话,在他冲口而出的时候生生的咽了下来,原本这些话也是不该说的,但是他也是常人,有喜怒哀乐,慕相思这么的气他,怎么可能让他不发火。

    愤怒之中,食言是必然的。

    慕相思现在像个五感尽失的残废,眼睛明明睁的大大的,却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到。

    耳朵只听见那句“除了你,我谁都没碰过”的话,一句,两句,反反复复。

    在男人算不上温柔的摇晃中,慕相思渐渐的回神,呆滞的看着沈流年,她忽然笑了,不是沈流年想看到的灿烂笑容,虽然也很好看,可更多的却透着讽刺。

    女孩的声音不大,却重重的击在沈流年最柔软的心房上,“不是破烂?呵……”她轻佻的一笑,轻轻的拂开下颌上因为愤怒起了青筋的手,“只要是你,不管是不是破烂,我都不要,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我不会再纠缠你了,沈流年,你开心吗?”

    绵软无力的话却是削铁如泥的匕首,猝不及防的刺入了沈流年的心,鲜血淋漓,痛不欲生,他后退了两步,愤恨的看着笑意深沉的女人。

    她说她不会纠缠自己了,还问他开心吗?

    他不开心,他非常不开心。

    沈流年抬头,明明让人舒服的灯光此刻却有些刺眼,他也跟着笑了。

    直到男人摔门离开,慕相思仍然背靠着墙壁,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了一般,一点点滑了下来,蜷缩在墙角,倍显落魄。

    刚刚他的那句话的冲击,余韵未消。

    她很想去探究那句话背后的意义,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但是她又害怕,三年前的疼时刻的在心底盘旋,每每她想要进一步,就会想到他的决绝和冷漠。

    她所有为了爱而不顾一切的勇气都在三年前埋葬,剩下的只有逃避。

    姜妈听到门响的声音后赶忙出来瞧瞧,看到的就是沈流年愤怒且落寞的身影,大步的离开,追沈流年,她肯定是追不上的,便上楼来看看。

    墙角的女孩,脸色苍白,像是个脆弱的娃娃,轻轻一碰就灰飞烟灭了一般,大颗大颗的泪从眼中滚落,砸在地上,那声音碎在心里。

    “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又吵架了?”姜妈只是觉得先生跟小姐的关系不是不能够调和,明明先生疼小姐疼的紧,但是做了那么多却不让小姐知道,小姐呢,看似没心没肺,其实脆弱敏感,很需要人保护,说到底,还是个孩子罢了。

    慕相思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动,不说话。

    姜妈被这样的慕相思吓着了,先是把她扶着上了床,盖好了被子,慕相思一翻身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姜妈也不敢多说什么,便想着打电话给沈流年,劝倒也算不上,但是小姐这样,真的挺吓人的,可是沈流年不知道是没有把手机放在身边,还是故意不接的。

    偏偏姜妈只知道这一种联系沈流年的方式,连着打了几遍,仍然没有接听,她也就放弃了。

    慕相思这一觉睡了很久,真的很久,从夜里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眼睛有些疼,睡着的时候她也在哭。

    睡觉有时候会解决很多事,开心的、不开心的,睡一觉什么都忘了,她想起梁君谦的话,对于慕相思来说,最好的药就是睡觉了,睡一觉百病全消。

    说起来,她自打回来后就再也没有跟梁君谦联系过,只可惜他的电话号码在被沈流年抢走的手机里,不过他那么忙,自己还是少麻烦他吧。

    拉开窗帘,阳光洒在脸上,慕相思伸了个懒腰,今天的天气不错。

    姜妈知道慕相思有起床气,没事的话爱睡个懒觉,有事儿的话,不用自己去喊,她也能够自己起来。

    锅里的粥她一直温着,就是为了等慕相思起来喝,沈先生交代过,小姐太瘦了,要好好地给她补补。

    “姜妈,早!”慕相思穿着熊猫拖鞋下了楼,本来屋子里是没有这么可爱的东西的,沈流年之前的都偏男人气,她不喜欢就给换掉了。

    主卧里也被她添了些可爱的小东西,不过价钱都不贵,都是桑晚晚带着她去各种小摊淘来的。

    姜妈看到神情气爽的慕相思,跟昨晚伤心欲绝的她判若两人,还有些微怔,说话也就没有经过思考,“不早了,都下午两点了。”

    慕相思莞尔一笑,“是吗?还真不早了呢,有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姜妈点了点头,在此之前已经迈开了脚步往厨房走去。

    慕相思是真的饿了,睡觉也是消耗体力的,“姜妈,你的 手艺真好。”

    她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姜妈却觉得有些不正常,“小姐,昨晚你跟先生……”

    慕相思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快的让人很难发现,“没事儿,他抽风。”

    “小姐……其实……”姜妈犹豫了下,可能也是真的把慕相思当成了自己女儿一般看待,“我看得出,先生对你挺上心的,你的事儿他特别在意。”

    慕相思不想听这些,她不想要再一次经历被抛弃的痛楚,沈流年不是没对自己好过,曾经有多好,后面就有多不好,那种落差没人知晓。

    一个天天出现在你面前,变着花样逗你开心的人,突然之间消失在你的生活里,你会不会失落?

    而你去找他,他冷言冷语,十分的不耐烦。

    她就像是个玩够了被抛弃的玩具,再也得不到主人的青睐。

    那个时候,她年纪小,还可以死皮赖脸的缠着她,而现在,她一无所有,连让她肆意纠缠她的靠山都没有了。

    何况……他当年的袖手旁观,一直是她的梦靥。

    她以为就算沈流年再讨厌她,关键时刻也不会不管她的。

    可是,她错了。

    希望落空的滋味她不想再来一次。

    “好了,姜妈!”慕相思趴在她的肩膀上,嗅着她如母亲般让人亲近的味道,半眯着眼睛,“你是我的人,不能替外人说话,我会生气的!”

    姜妈摇了摇头,拍着她的手,“小姐……”

    慕相思从餐桌上拿起了块儿切好的橙子,直接塞在了姜妈的嘴里,堵住了她要说出来的话,“好吃吗?”

    慕相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姜妈知道,自己多说无益。

    沈流年不来,慕相思自然而已不会去主动的联系他,沈流年时常站在流光大厦三十三层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发呆,每一个电话打进来,他都充满了期待的去接,但是看到没有出现在屏幕上的女孩的笑脸,他就失望的挂断。

    三天了,她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

    在自己说了那么多后,她仍然选择无动于衷。

    看来,她的心真的不在自己这儿了。

    沈流年再次打开慕相思的手机,这些天他一直在给手机充电,不然早就黑屏了,她说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他找过很多遍,都是一无所获。

    这一次,他也没指望能够发现什么。

    她爱玩游戏,可是脾气又不好,明明自己打的也不怎么好,还嫌弃对方打的烂,以前打电脑游戏,经常会跟让你对骂,齐修墨曾经带她打过一款游戏,结果在下副本的时候没保护好她,让她死掉了,慕相思就把齐修墨骂了个狗血淋头。

    齐修墨当时正在自己家里,气的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带慕相思玩了。

    而之后带着慕相思下副本的却是他,不过用的却是齐修墨的账号。

    那是些不能说的小秘密,每次看到她崇拜的看着齐修墨,大夸特夸他如何厉害的时候,沈流年心里都挺不是滋味的。

    慕相思的手机以为内存的问题,没下什么游戏,只有一款消除类的,九百多关,她只打到了一半,沈流年无聊的时候,就会替她接着打,如今已经通关了。

    秦阳来汇报最新合作案的数据的时候,看到沈总又在对着手机傻笑,玩着他曾经超级鄙视的游戏,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