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 退不退赛
    苏雨落提出质疑的时候,面上还带着微笑,并没有给人一种刁难刻薄的形象,也没有咄咄逼人,而且她的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眼下在演员和编剧之间有个很大的矛盾,那就是临场改剧本,很多编剧觉得自己的剧本无可挑剔,而身为演员……有些资历比较深的,或者成就显著的。”

    苏雨落恰到好处的一笑,“又觉得剧本有瑕疵,自己完全可以对剧本稍有改动,这样才能让自己很好的呈现角色,关于你的演技,大家都看的清楚,能否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个问题是没有冲击性的,但是落在慕相思的身上,却让她有些骑虎难下,总不能说剧本不好,又不能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的演技很好,有足够的能力改动剧本。

    前者会得罪人,后者又会有损她的形象。

    在场的观众也有几百位,纷纷屏住了呼吸,想要听慕相思的回答。

    慕相思攥紧了拳头,自己如置身在一快翘翘板上,此刻她站在正中,但是想要下去,必须在摇摆之中选择一条路。

    向左,不行,向右,同样会失去平衡。

    苏雨落就是在无形中给慕相思挖了个坑,让她左右为难,横竖都不行。

    韩尔怕慕相思为难,打算替她解围,“你的这个问题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太难了,我倒是觉得她刚刚的动作比亲吻还有说服力。”

    苏雨落微微笑着,眼中的挑衅只有慕相思一个人能够看懂,“那还是改了剧本,韩尔,咱们都演过话剧,话剧台上是不能够有任何改动的,这样是不尊敬演对手戏的演员的,她这个习惯很容易搞砸一整台戏。”

    韩尔没想到苏雨落一开始就会刁难慕相思,台上的慕相思还没说话,台下面的两个评委却有些剑拔弩张的气势。

    “可是对我来说,不适合的剧本,不恰当的语言,有时候编剧没办法发现,就只能让我们演员来做适当的调整,而且,娄月和小萍本来就是好朋友,这个短剧是《春风依旧》的节选,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后面的剧情,到了最后娄月并没有选择跟陈枫在一起,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跟小萍的姐妹情。”

    韩尔把话题转移到了短剧上,“看过那部戏的人都知道,娄月并非真的坏,她就是太爱陈枫了,虽然抢走了小萍的男朋友,可是在她心里依然把小萍当做朋友,此刻的娄月内心交织着复杂的心情,我倒是觉得,九号的这个动作,诠释出了娄月内心善良的一面。”

    如此的长篇大论,却也说的很有道理,每个人心中对于角色都有着不同的见解,不过对于节目组来说,两个评委的争执却是件好事儿,到时候可以剪辑出来当做预告,一定很有看点。

    苏雨落仍然谦和的笑着,淡淡的说了一句,“看来你很欣赏九号了,不过这些都是你的揣度,我很想知道九号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她再度将难题抛给了慕相思,其实慕相思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单纯的没办法亲吻一个陌生的男人,她也知道这样不够敬业,但是她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也没办法借位,何况目前,她还不能够熟练地掌握这个技巧。

    “苏小姐,在我回答你的问题前,能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慕相思在看他们争执的时候,心里忽然有了答案。

    对着那么多台机器,苏雨落没办法拒绝,她莞尔一笑,仍然是个亲和的女神,“当然。”

    只是内心,她却在冷笑,鄙视。

    “据我所知,苏小姐从来不接吻戏,即便有这样的戏份,也会用替身,”慕相思的声音不大,言辞也没有多么的犀利,但是刚刚一开口,就已经足够吸引大家的目光,尤其她还抛出了一个十分重量级的问题。

    韩尔勾唇,他已经能够猜到小红豆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果然,还是那个浑身长满刺的慕相思,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让苏雨落赢的。

    苏雨落也没想到慕相思以选手的身份会来刁难她这个评委,说她死性不改,真的一点儿都不为过,肉眼可见的,苏雨落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慕相思被人当众刁难了那么久,像是被人钉在了十字架上,怎么会甘心的为鱼肉,“那么我想问您,这样对您的对手来说,是否能够算的上尊重?”

    剑拔弩张的气氛从台下变成了一个台上一个台下,苏雨落冷冷的看着慕相思,唇瓣的笑意带着无尽的讽刺和嘲笑,“这么说来,我倒成了个坏榜样了?”

    慕相思勾唇,微笑是最好的回答。

    毕竟苏雨落的攻势已经缓慢了下来,主持人也嗅到了一丝古怪的气氛,再让她们这么斗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惊动沈少呢,到时候慕相思提前被淘汰,那么这个节目的噱头也就没了。

    还是见好就收吧。

    主持人瞅准了时机便打断了二人的话,至于剧本是否该改动的这个话题,也没有什么答案,这是个选秀节目,并不是一场辩论赛,有些话题本来就不是非有个准确的答案,要适情况而定。

    对于慕相思这么有争议的人,绝对不会快速的淘汰的,何况她本身也很有实力,如果刚刚不是苏雨落挑刺,观众们是绝对不会看出来什么的,以为本就该那样演的。

    下了台,慕相思就被容华叫住了。

    她见容华的次数不是很多,但一次比一次凝重,这一次她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好像是几天没合眼似的,疲惫之余也有些沮丧的情绪掺杂在其中,“慕小姐,我希望你退赛。”

    容华不是个虚伪的人,跟慕相思,她尤其不喜欢拐弯抹角。

    “为什么?”慕相思的声音起伏不大,冷静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儿。

    容华叹息了一声,“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制作单位要的就是炒作你跟韩尔的事儿,而又请来了苏雨落,你跟苏雨落得关系,不用我再说什么了吧?如果韩尔一直的维护你,很容易坐实了你跟她的关系,又或者让那些爱慕他的粉丝们怎么想?”

    身为经纪人,她只能把手下的艺人放在第一位,排除那些不好的因素,经营着他的热度。

    慕相思的目光沉了下去,仔细认真的思考着。

    “慕小姐,恕我直言,以你身上的这些争议,在节目组利用完了之后,句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淘汰,不管你有没有实力,绝对不会让你进入决赛的。”容华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对于这些套路简直是了如指掌。

    慕相思知道她不是危言耸听,也相信她说的这些事儿,但是自己寄语了这么多的希望,此刻半途而废,还是有些难受的。

    “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不公平,但是你也不想要被人利用吧?何况,你也不希望韩尔为你牺牲他的事业来陪你和苏雨落斗吧?”容华知道这么做有些残忍,但是她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慕相思抬眸看着容华,一眼便看到了她的愧疚,不管她是否退赛,她都不会怪容华,她们也算是曾经并肩作战过的,而且她也有她的不得已。

    “我会考虑一下的,不过我不能保证事情的结果一定是你想的那样。”慕相思淡淡的开口。

    容华朝着她没有过多情绪的点了点头,“好。”

    晋级了本该是件好事儿,但是慕相思一脸的沉重,让等在外面的桑晚晚看出了些不寻常,“怎么了?还在为苏雨落刁难你的事儿不开心吗?”

    刚刚她在观众席上已经看到了,着实的替慕相思捏了一把汗,而在她有力的反击后,又替她开心,刚刚她在台上飞扬的神色,让自己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慕小姐。

    “不是!”慕相思心里有事儿,笑的也有些应付,“如果我说退赛,你会不会觉得我傻了?”

    “为什么要退赛?”桑晚晚的神情一如慕相思所料的那样激动。

    “没什么,我就是想想,我不想一直被人牺牲自己来保护着。”

    桑晚晚恍然大悟,“你是说,韩尔?”

    慕相思的笑容有些苦涩,声音飘渺透着浓浓的疲惫,“嗯!”

    桑晚晚看到了苏雨落的刁难,也看到了韩尔的维护,说实在的,慕相思的确是成了这些选手中最突出的一个,不是演技,而是话题度。

    容华的话像是一记猛药注射进了慕相思的心里,落下了不小的影响,本来说好的晋级庆祝大餐也没心思吃了,桑晚晚知道她是个有主见的人,也没多说什么。

    二人说了会儿话后就分开了,各回各家。

    慕相思回到家后就是闷头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不开心了就睡觉,可是不是什么难题睡醒了就能够想通了的。

    她并不想要退赛,毕竟是自己努力过的东西,但是韩尔那里,她也不能不去理会……

    沈流年一早的知道了结果,特意的打电话给慕相思,可是那会儿她正在睡觉调成了静音,沈流年不死心的又给家里的座机打了电话。

    姜妈接的,简单的询问过后,姜妈突然提起,“先生,小姐好像不开心?”

    “不开心?”沈流年也有些纳闷,凝视着手里的钢笔,“晋级了还不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