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 特殊名额
    男人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的波动,但是姜妈心里有数,他急切的挂断电话,应该就是给小姐打了手机。

    慕相思睡的迷迷糊糊,看到是沈流年的电话,懒得去接就给挂断了,但是沈流年又怎么会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呢?

    一遍不接,就两遍,慕相思实在被吵的不行了。

    “有什么事儿吗?我在睡觉呢!”娇滴滴的声音透着些埋怨,扰人好梦,本就是不道德的,尤其是对起床气很大的慕相思来说。

    娇软的声音,比吴侬软语的更要让人惬意。

    慕相思有一半的思想还在沉睡着,所以大部分都是沈流年再说,而她负责听,只偶尔在男人提高了些声音不满意她的不应声的时候,她会“嗯”、“啊”的给个动静,极为不耐烦一样。

    电话挂断的时候,慕相思已经睡着了,好像她已经累极了,但是沈流年知道,她是在用睡觉来逃避什么,毕竟,他是那么的了解她。

    慕相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冷落了一天的肚子开始了抗议,她打算下楼找点儿吃的。

    “你怎么在这儿?”慕相思刚下楼梯,发现沙发上多了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流年,估计是别人姜妈也不会给他开门的。

    前几次她没有刻意的去约束,那是她觉得沈流年好歹有点儿自觉性,但是她发现这男人之前的好秉性似乎都离家出走了,现在怎么瞧着都没有之前的那个人可爱。

    甚至还有点儿讨厌。

    意料之中的态度,沈流年早已习以为常,想要再在她的脸上看到那种依赖和崇拜,应该没有那么容易。

    “梁君谦是谁?”沈流年开门见山的问道。

    慕相思本来慵懒的扶着楼梯,然而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手用力的抓紧了楼梯的把手,像是要把在红木上面留下几道指印似的,然而这些她都是无意识的。

    “你偷看我的手机!”慕相思愤怒的看着沈流年,“你怎么这么没品?”

    激动,说明了什么?

    沈流年从她像是要冒火的眼里读出了一种排斥,“我问你,他是谁?”

    慕相思晦暗的眼神四处躲藏着,“不知道。”

    “你离开国内刚开始的那半年,是不是跟他在一起,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在电话里他忍着没问,但是越想越觉得不舒服,只要想到那个男人知道了他不知道的事儿,他就嫉妒的发狂。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慕相思反问道,伤痛,悔恨,愤怒,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刚刚下来的时候,她的脸上还带着些微红,此刻却血色褪尽,直觉告诉沈流年,那是一段并不怎么愉快,甚至让她愤恨的记忆。

    他……是不是不该问的?

    女孩愤怒的如一头野兽,将原本的娇憨撕扯成了碎片,沈流年不想要再看到她如一只刺猬似的向自己进攻,既然话题是他先开始的,那么就由着他先结束吧。

    “好吧,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不要去查,沈流年,我不是你的囚犯,请你给我应有的尊重和自由。”慕相思闭着眼睛,只有这样,眼前一片漆黑,才不会是那段血红的画面,“沈流年,求你。”

    生活的不如意,她没有低头,被人欺负,她也不肯求饶,但是为了这件事儿,她居然说了求。

    沈流年有些愕然,但是很快,只有几秒钟,因为他不想要看到一个心碎的慕相思,“好,我不去查。”

    慕相思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看来过了几年,她还是没办法释怀,但是好在,她的低头,换来了男人的不追查。

    其实追查,也未必能够查出什么来吧,毕竟梁君谦是个值得新来的人。

    沈流年只是过来看看她而已,并没有想到一个名字,就险些让她情绪崩溃,三年的时间,他以为不会错过什么,但是在现实面前,他不得不承认,缺失的那半年,很可能是打开慕相思心门的关键。

    而那个梁君谦,应该是关键中的关键。

    公司里还有事儿,他并没有待太久娥,而且他最近来的太频繁了,有人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明知道不该来,但她这里有个风吹草动,他的心里就慌了就想要看看她,哪怕只是一眼也行。

    喝了些汤,慕相思的精神彻底的回来了,被沈流年那么一打岔,她忘了,要打个电话。

    手指在屏幕上找到了容华的电话,容华接的很快,就像是守在手机旁边,专门的等着她的答复似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考虑清楚了?”容华一如既往的快人快语。

    “嗯,”慕相思也没了之前的庸懒散慢的调调,“我考虑清楚了,我不会退出比赛。”

    容华那头吸了一口冷气,“这就是你考虑的结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可能会毁了韩尔的?”

    “华姐,我理解你保护艺人的心,但是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就这么轻易的退出比赛,何况,如果真的有有心人想要搞事情,那么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隐患,如果我现在退出,那么只会让人说我心虚,既然如此,何不堂堂正正的比赛呢?”慕相思其实挺欣赏容华的,她一手捧红了韩尔,韩尔现在有多红,就说明她有多么的努力。

    “华姐,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怕什么?”

    容华冷笑了一声,将手机换成了左手,右手则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烟雾缭绕,带着特有的芳香,女人吸烟,确切的说长得好看的女人吸烟,是一道风景。

    “慕相思,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不说舆论会对韩尔造成怎样的影响,别跟我说你看不出韩尔对你的特别,而我也知道,你不喜欢韩尔,你……还有你身后的那位沈少,你们两个,足够摧毁韩尔今天拥有的一切。”

    容华不打算给慕相思说话的空隙,“如果你爱他,就算他牺牲事业,我也觉得值了,怎么说你们也是两情相悦,可是现在算什么?你心里装着另一个男人,却享受着韩尔的付出,慕相思,你觉得你这么做很厚道?”

    慕相思沉默了,她不想要争辩什么,“我没有。”

    电话那段女子轻声嗤笑了一下,“是啊,你没有,可是韩尔那个傻子,为了你,什么都不顾了,慕相思,你到底哪里好呢,比你漂亮的,比你性子好的,比你爱韩尔的,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可是,他就是着了你的魔。”

    容华一口气说完,觉得心里郁结的烦闷疏散了。

    “你真的不打算推出比赛?”容华吐了一口烟圈,又问了一遍,或许还是对慕相思有些期待的吧。

    但是她错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对韩尔掏心掏肺,事事把韩尔摆在第一位。

    她也着了韩尔的魔。

    “华姐,抱歉,我有我的坚持,何况,我觉得我要是有实力,一切谣言不攻自破,另外,我也会尽量的避免跟韩尔的接触,我会找他谈谈的。”

    如果谈话有用的话,韩尔就不会在比赛的时候替慕相思说话了,不过容华也想明白了,自己的话韩尔未必听,但是慕相思的话,或许有用。

    “既然劝不动你,那么我也把丑化说在前头,如果你跟韩尔再次被置于风口浪尖上,我会用我的方式,保护韩尔。”也就说,她会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

    容华的公关手段不可小觑,但是对于还没发生的事儿,慕相思觉得她有些杞人忧天了,但转念一想,她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久,或许有很长远的前瞻性也说不定。

    挂断电话,手里的烟也燃的差不多了,容华笑了笑,自己这么排斥慕相思进入这个圈子,仔细想想,或许还有一部分的私心吧。

    ……

    当电视上播出《闪亮新星》第一期的时候,事实上慕相思已经成功的从五十晋级了二十,而她无疑也成为了颇有争议的演员。

    官网的投票上,她的票数一直吊车尾,苏雨落的粉丝不喜欢她,韩尔的粉丝同样也不喜欢她,而除去这两大流量小花小鲜肉,喜欢她又有这个闲心的人,还真的不怎么多。

    慕相思看着投票数,二十个人里她排第十九,前一个是桑晚晚,不知道是谁爆出了她们俩是闺蜜,大概也因此受到了牵连吧。

    说一句难姐难妹也不为过。

    “下周分组赛,你肯定选韩尔那一组吧?”桑晚晚倒没有因为自己的名次不好而难过,相反,她觉得能够进入二十强已经很不错了。

    分组赛就像是表演赛一样,三个人一组排一个小短剧,然后让三位评委老师来选,相比较前几次的比赛,轻松多了,毕竟不淘汰。

    “不过二十个人,怎么分组啊,那不是有个少一个人的吗?”

    何娇娇走到慕相思跟前,露出善意的微笑,前几次她也主动示好来着,但是慕相思不是个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成为朋友的性子,但是再一再二,没有再三,人家每次都是笑着来打招呼,她也不好意思冷脸了。

    “我听说,会有一个特殊名额,那个人……”何娇娇四处张望了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个人跟鼎盛的高层的关系不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