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 性情古怪的导演
    慕相思从小养成的习惯,不喜欢别人巴结,更不喜欢巴结别人,所以在组内的其他留名选手都去围着尚之敬的时候,她就默默的在一旁,看着尚之敬给大家发的时间表。

    尚之敬是要给大家讲课的,大概就是辅导一些表演方面的东西。

    虽然导演不是表演者,但是他更能够知道镜头后面想要看到如何的表演,所以慕相思选择他,并不是一味的想要逃避韩尔。

    “我?”慕相思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相信。

    尚之敬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刚刚那些巴结讨好的人都碰了壁,而他此刻钦点慕相思,不说旁人了,就是慕相思自己也有些诧异。

    “对,难道还有别人吗?”尚之敬的声音里透着些不耐烦,见慕相思往他跟前走来,便出声打断有些吵的其他组员,“你们回去好好看看时间表,我不喜欢迟到的人,如果你们觉得演技不错,当然也可以不来。”

    笑话,导师安排的东西,谁敢不来,不是找死吗?

    遣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了个慕相思,难免引人猜测,其余的六个人,猜慕相思被骂和被夸的各一半。

    尚之敬就是这样孤高的性子,做事也好,做人也罢,亦或者是他拍出来的电影,只要他喜欢就够了,他觉得可以就行了,所以即便他知道独留下慕相思会引来猜测,但是他都不去理会。

    “尚导!”慕相思礼貌的喊人。

    尚之敬扯过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仔细的打量着慕相思,“你看过我的几部电影,谈谈你的看法。”

    慕相思刚刚也在想着,会不会大导演留下自己大骂一通,毕竟跟自己同组的另一个姑娘,安小可是他之前中意的,但是因为自己得了反选的机会,安小可最后就进了苏雨落的那组。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大导演居然要跟她畅谈电影,心中微微有些紧张,导师就是师长,她的心里十分的尊敬,“我能说我都看过吗?”

    “什么时候看的?”尚之敬仍旧不露出一丝微笑,让慕相思是神情始终紧绷着。

    “大部分是这几天看得,只有一小部分是之前看的,不过太早了,印象不深,所以我就又多看了一遍。”

    “谈谈你的感想。”尚之敬示意她坐下来,慕相思今天穿了细跟的高跟鞋,有八公分高,这么踩着的确有些脚疼。

    没有意料之中的刁难和责骂,慕相思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她不知道大导演为何会跟她闲聊着个,反正她怎么想的怎么说呗,而且这个导演的脾气古怪,也不用刻意的恭维。

    慕相思鼓着腮帮子,仔细的回忆尚之敬的十一部电影,他跟有些导演不通,有些导演是谁红用谁,而他则是用谁谁红,不管电影红不红,反正演员是火了。

    原本慕相思是打算聆听教导的,可真实情况却是她在说,尚之敬在听,而且听得颇为认真,像是个小学生一样,只是坐姿有些慵懒和随意罢了,时而蹙眉,慕相思想着要不就不说了,可是他还会示意慕相思,“继续说。”

    慕相思谈了几部印象深刻的,说了她的见解,“其实我也不懂电影,就是个普通的观众,说的不对的地方,您别介意。”

    “电影拍出来不就是给普通观众看的吗?”尚之敬说话有些冲,但是他并不是针对慕相思,“你对《秋夜伊人》的见解我很喜欢,如果重拍的话,或许我会请你做我的女主角。”

    虽然是个空头支票,但是慕相思还是很高兴地,至少她得到了认可,“可是我没有演技?”

    “林婷有演技?”林婷是《秋夜伊人》的女主角,如今她在影视圈也颇有威望,虽然比不得苏雨落那么火,但是小新人还是望尘莫及的。

    这话也就尚之敬敢说,其实他的年纪也不算大,不过四十岁左右,能够有现在的成就,也很了不得了。

    说起林婷,尚之敬如雕塑一样的脸上总算有了些情绪,“我早就跟她说过,不要去演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非不听,不然她绝对不是这个高度。”

    话虽然是责备的,但是慕相思也听出了一些惋惜,不过林婷这几年虽然火了,钱也赚了不少,但是还真的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作品来,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吧。

    尚之敬感叹完,发现墓相思还在,“你怎么不走?”

    他有说让自己走吗?

    慕相思回忆了两遍,发现似乎没有,她应该没有失聪。

    “你回去吧!”尚之敬开始下了逐客令。

    慕相思略微一沉思,小声的试探,“我能够问您个问题吗?”

    似乎嫌弃她事儿多,男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

    “您为什么会给我那么高的分啊?”慕相思问完,就有些后悔了,她看到尚之敬起了怒意,“你以为是什么?你这次演的值这个分我才给的,要是你下次演的糟,我可不会像韩尔那样包容你。”

    慕相思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被凶了,但是内心却是高兴的,不过她也发现了这个古怪导演的可爱之处,“谢谢您的认可,我会努力的。”

    悄悄的退出了休息室,慕相思从外面把门给戴上,没走几步就见到翘首以盼的桑晚晚,许是等急了,“你怎么才出来,我看你们那组的人早就出来了啊?尚导是不是骂你了?”

    慕相思笑着摇头,温和的笑容表示她现在心情很好,“没有,我们聊了会儿天。”

    “哦,他真的没骂你?”桑晚晚表示不信。

    “没有,真的没有。”慕相思勾唇,阳光洒在她自信的笑脸上,别样的生动,“需要我发誓吗?”

    桑晚晚长舒一口气,“没有就好,我都担心死你了,对了韩尔让你给他打电话,他这种大明星虽然好,但是也身不由己啊,下了这个节目,我见他就匆匆的去片场了。”

    表面光鲜,背后苦楚,哪有外面说的那么容易啊。

    慕相思大概能够猜到他找自己是什么事儿,给他打了过去,但是却没人接听,应该是还在忙吧,晚些时候再说好了。

    慕相思也问了下桑晚晚的情况,据桑晚晚说苏雨落没有为难她,但是慕相思太了解苏雨落了,她是个很记仇的人,她表面笑得多云淡风轻,内心里就有多么的波澜起伏。

    “都是我连累你了!”

    “说什么呢!”桑晚晚自嘲的一笑,“就算没你们的事儿,我只怕也进入不了前三。”

    “慕相思!”

    二人就差一步就走出了鼎盛大厦,就像是卡准了时间似的,有人高声的喊了慕相思的名字,光听那语气就知道来者不善。

    江芷是韩尔那组的,身后的何娇娇有些唯唯诺诺,江芷瞥了她一眼,继续被同组的几个女孩簇拥着,大概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吧。

    “哒哒”的高跟鞋声有节奏的回荡在大厦内,江芷噙着高傲不可一世的笑容走到慕相思跟前,“韩尔是我的。”

    “嗯!”慕相思以为这次终于不用老套的先动嘴后动手了呢,可没想到还是少不得一些唇舌相争。

    不过她没那个闲工夫跟她争。

    江芷也没想到慕相思居然不跟自己呛声,她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来吵架的,她不接话,这架还怎么吵?

    “哼,知道就好,离韩尔远一点。”江芷再次警告。

    这世上最有力的还击不是打她一拳,踢她一脚,而是她最在意的事儿,却是你压根不放在心上的。

    此刻江芷就有这种感觉,原本自己想要拍戏,让老爸投资一部就好了,何必参加什么选秀,但是这样却能够有足够的理由来接近韩尔了,要不是他拒绝了自己太多次,她也不会想出这个办法。

    她那么喜欢韩尔,怎么慕相思却没点儿喜欢的样子呢?

    她当然不希望慕相思喜欢韩尔了,但是慕相思真得不喜欢的话,却让她无形中比自己多了些资本。

    她江芷喜欢的男人,是慕相思不屑喜欢的。

    “江小姐,你喜欢韩尔,想要得到他,那你就去追,在这里警告我,似乎没什么用吧?”慕相思扯开唇瓣,冷漠而轻蔑的笑着。

    旁边的何娇娇偷偷的打量着二人的你来我往,她需要一个靠山,一个垫脚石,在慕相思和江芷之间,她曾经徘徊过,但是犹豫很短暂,在慕相思嘴角那抹笑容绽放的侍候,她就做了最后的决定。

    何娇娇压根瞧不上自己这一号,而慕相思不同,她只有桑晚晚,而目前来看,桑晚晚止步十强是必然的了,她也需要个携手共进的朋友,自己再合适不过了。

    何娇娇瞧瞧的移动了脚步,坦然的站在了慕相思的旁边,这个举动在向在场的人宣布,她是跟慕相思一伙的。

    江芷心里的恼怒不断地蔓延着,冲击到了头顶,每根发丝上,“怎么样得到韩尔,我自己知道,不用你多嘴,既然你聪明的没有选择韩尔这组,那就好好的跟着尚导,要是让我发现你再勾搭我家韩尔,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慕相思淡淡的笑着,曾几何时,她从飞扬跋扈到了谁都可以警告她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