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慕相思跟沈流年的关系
    慕相思姿态温和,眼中只盛着轻轻的笑意,明明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可是在对手看来,她就像是在讥笑自己一般。

    大抵,这就是慕小霸王的余威吧。

    三年,还不足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骨子里的东西不是说没就没的,不然也不会有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

    “如果你真的那么有办法,又何必来警告我呢?”慕相思勾唇,墨黑的眸子一闪而过的几分戾气,“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警告我的呢?”

    何娇娇拉了拉慕相思的胳膊,她是想要让慕相思息事宁人,毕竟眼下的慕相思不比从前了,她在锦城呼风唤雨的时代已经随着那场风波彻底的埋葬,如今她们一样都是要依赖鼎盛这颗大树。

    这个时候得罪鼎盛的大小姐,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但是何娇娇这人虽然心思深,但她也还不算目光短浅,巴结江芷的人太多了,而江芷压根都不拿正眼瞧她,她如果也去讨好江芷,只怕没什么发展。

    所以她孤注一掷的选择了慕相思,这样慕相思日后大火了,总会看在她们曾经在危难之时不离不弃的感情帮助她的。

    慕相思大红大火那是日后的事儿,眼下,不惹到江芷才是关键。

    慕相思看了一眼搭在她胳膊上微凉的手,女孩眼中满是恐惧,从何娇娇站在自己身边的侍候,她虽然没有可以过多的投以关注,但她不是没有发现。

    对于她的倒戈,慕相思也挺疑惑的。

    何娇娇跟江芷是一个组的,日后打交道肯定比跟自己多,而且她又是太子女,何娇娇却选择了站在自己这边,倒是挺有意思的。

    明明害怕,为什么还要跟她一起?

    何娇娇迎着慕相思的暮光,她知道眼下慕相思还没有完全的相信自己,她们相识的时间太短,想要得道跟桑晚晚一样的感情,的确有些不可能。

    但是她要让慕相思知道自己是跟她一伙儿的。

    “哼!”江芷大概也没想到慕相思如今都这般境地了,还敢跟她对着干,自己说什么,她听着便是了,非要还嘴,“慕相思,你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还以为你是慕家的大小姐呢?如今慕家的医馆私生女都比你过的好,人家高高在上,受万人仰慕,最关键的是还得到了你穷追不舍也得不到的男人,你来鼎盛不就是想要谋个前程,东山再起吗?可你得罪我,有好处吗?”

    江芷讥讽的笑着,目光高傲的不可一世。

    “江小姐,相思不是那个意思!”何娇娇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卖慕相思个人情。

    “你是哪儿根葱啊!”江芷看不上慕相思,更别提一个普通人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慕相思也没想到何娇娇会突然插嘴,安心地做个小透明躲好,何必惹火烧身呢,她其实看的很明白,就算事事顺着江芷,她对自己的挑衅也不会不发生,既然如此,何必要委屈了自己,让人觉得没有了慕家,她就是个任人欺凌的可怜人。

    何娇娇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被江芷怒声的呵斥后,委屈的红了眼眶,桑晚晚也是气不过,但是她知道,慕相思一个人对付这些人就够了,“江小姐,与其在这里警告相思,不如多花点儿心思去想办法,哦对了,相思,沈少的助理刚刚给我发信息,他在外面等我们呢。”

    慕相思目光微微一沉,心里猜度着,桑晚晚这么说是要告诉何娇娇她的身后也不是没有靠山的,还是说,秦阳真的来了,但是想想大概是前者吧。

    桑晚晚知道了些不能说的事儿,因为她不知道现在慕相思内心是怎么想的,所以也没有在她跟前过多的提起沈流年。

    刚刚的确是有心想要警告江芷,她有靠山,慕相思也不是没人,但秦阳,的确在外面个,刚刚他给自己发了信息。

    二人现在算不得顶好的朋友,但是也比陌生人进一步,因为慕相思跟沈流年的纠葛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多了一些,偶尔会聊个天。

    旁人不知道,江芷就是这个圈子里的,怎没可能不知道桑晚晚口中的沈少是何许人也,沈流年的名字足够有震慑力,但是很快,不足一秒的退缩被眼中狭长的讽刺取代。

    江芷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张狂不掩饰,“哈哈……沈少的助理,或许他是真的来了,可人家要接也接的是苏雨落吧,慕相思……也就只有追人家车尾的份。”

    桑晚晚也跟着笑了,勾起了轻蔑的弧度,她习惯了在慕相思身边,只陪伴不打扰,可一旦慕相思有了难题,她就会替她阻挡,“苏雨落早就走了,难道你不知道?”

    她看着江芷脸上略微的尴尬,拉上了慕相思的手,“走吧,别让沈少等级了。”

    慕相思由着桑晚晚牵着她出去,何娇娇的心思爱这短暂的瞬间变幻了几次,最后嘴角荡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但消失的却很快,随后大步的跟上了慕相思。

    江芷皱着眉头,凝视着门口,想了想还是要出去看个究竟才行,只可惜她慢了一步,看到的只有一个车尾巴。

    但是那个车牌号,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

    慕相思真的跟沈少还有来往,不是说搞砸了沈少的订婚宴吗?

    那天她也想去来着,但是沈流年也好,苏雨落也罢,压根就没给她们江家发来请帖,也就意味着,鼎盛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可是在沈氏跟前,连邀请的资格都没有。

    江芷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身边的女孩不敢太大声的叫了她,“江小姐,咱们还去酒吧吗?”

    江芷这会儿心思都在慕相思跟沈流年的关系上,毕竟往小了说,这影响到这次《闪亮新星》的比赛结果,本来鼎盛高层的意思就是让慕相思在五晋三的时候被淘汰,一路留着她,就是因为她自带话题,跟韩尔也好,跟苏雨落也好,节目不用刻意的制造话题就能够引起热度。

    沈流年和慕相思的关系,要真的是她想的那样,那么三强之中怎么也得有慕相思一个。

    而往大了说,如果沈流年现在选择保护支持慕相思,那刚刚的口角,以慕相思曾经的名声,鼎盛能不能够保得住就是个问题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慕相思鞥沈流年有了什么,那她就不会缠着韩尔了。

    这大概是唯一的好处了。

    “不去了,没心情!”江芷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看着洒脱,但是内心却正抽搐着。

    慕相思跟沈流年的关系,苏雨落知道吗?

    自打上次订婚典礼被破坏后,就一直传出苏雨落和沈流年好事儿将近的消息,连媒体都不放过这条新闻,但如今已经有些日子了,屡屡都是捕风捉影,苏雨落含混的回答更让江芷多了些猜测。

    所以说,女人没有天生的蠢材,一旦涉及到感情,分分钟变成名侦探,心心思百转千回在宫斗剧里,绝对不是三四集的戏份。

    疑惑归疑惑,江芷不敢直接去找苏雨落,万一她的猜测有误,到时候沈流年知道了,给她安个挑拨是非的罪名,到时候鼎盛还是要摊上麻烦。

    手放在方向盘上,江芷咬着色采浓重的唇,吸气之后便做了个决定,她拿起刚刚被丢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鼎盛娱乐跟很多娱乐记者都是有私教的。

    而她选择了一个曾经跟慕相思也算是有过节的,她当是恰好看到了那个采访。

    电话接通,对面的声音恭敬而透着些讨好,“江小姐,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江芷勾唇,精致的脸上挂着冷冷的笑意,“给你个新闻……”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慕相思觉的气氛有些诡异,秦阳之前不是话多的人,但这次却东拉西扯的跟桑玩晚晚说个没完,镜子里男人如沐春风的样子,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桑晚晚。

    她好像明白了。

    慕相思不是棒打鸳鸯的人,每个人都有喜欢人和被喜欢的权力,她不能够因为桑晚晚执着的等一个没有归期的人,而阻断了她所有的桃花。

    秦阳也还不错,除了是沈流年的人外……不过,前提是得确保生命安全。

    “秦阳,虽然我们晚晚好看,不过你能不能不要在开车的时候偷着瞧啊,下了车大大方方的瞧多好呢。”

    秦阳被慕相思挑明了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没有说话。

    桑晚晚后知后觉的看着慕相思,一脸的茫然,好想并不知道有秦阳对她的心思。

    何娇娇一如之前的存在感不高,当时慕相思也没想着她会跟着上了车,但是坐都坐下了,她也不好意思把人赶下去。

    似乎是因为有外人在,所有人都绝口不提跟沈流年有关的一切,但是何娇娇早在那一声沈少之后,就猜到了这里面细微的不被人知晓的关系。

    果然,她的选择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