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 借酒逞凶
    关于那件事儿,沈流年同样也背负着很多,这些年他被流光的死所笼罩着,明明爱却不能爱,只能选择伤害,他痛着,慕相思也痛着,因为这都是他们欠下的债。

    他也没想过一次算不上争吵的争吵,就害的弟弟意外丧命,慕相思受到了惊吓,十几岁的年纪身上就背负着一条生命,当年的慕相思不吃不喝不睡,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可乔宁玉还是不愿意放过慕相思,时刻摧残着她的心里。

    沈流年没办法,所以跟自己的母亲做了一场交易。

    放过慕相思,而他也不会跟慕相思在一起。

    而慕相思也在一次催眠中忘记了所有,就像做了一场梦似的,再醒来,沈流年已经跟换了个一个人似的。

    知道当年的事儿的人不多,也没人会跟她提起。

    母亲在歇斯底里的再一次撕裂了沈流年心里快要愈合的伤口,那些刚刚长出的粉嫩的新肉再一次浸在鲜血之中,他以为早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中变的麻木了,但还是有些疼。

    沈流年的沉默并没有让母亲停止这场咆哮,歇斯底里的哭泣拉扯着他的神经,“如果可以,我宁愿那次死的是我,这样,您是不是不会伤心了?”

    乔宁玉的声音戛然而止,但是很快愤怒再次袭来,“那你去死啊,你去死啊,为了那个害人精,你不是什么都愿意做吗?你不是我的儿子,我没你这么冷血的儿子。”

    所谓的度假,本来就没有让沈流年得到片刻的放松,因为身边的人,因为这个电话,沈流年更加的焦躁,可是在失去理智的母亲面前,他好像除了忍耐也没什么能做的,如果她清醒着,还能够跟她针锋相对的理论着。

    但是想想刚刚她的话,他的确没办法想像失去孩子的痛苦,但是失去流光,不论是沈家还是慕家,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母亲说的没错,他才是罪魁祸首。

    如果那天他顺着小丫头,她就不会去找流光,流光也不会出事。

    沈流年懊悔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就像是不知道疼似的,冷峻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电话那头嘤嘤的哭泣还在持续着,他叹了声气,终究忍不住出声,“您要是骂够了的话,我就挂了。”

    “沈流年,我再说一遍,你不能跟她在起,不能,我不允许,我死也不会同意的。”乔宁玉嘶吼着。

    ……

    慕相思跟桑晚晚拽着秦阳陪他们逛街,一来有免费车,二来有人拿东西,直到夜幕降临了,才回去。

    偌大的屋子空荡荡的,慕相思这才想起姜妈早上因为有急事请了两天假,门外的保镖一如既往的如假人一般,她也找不到什么话跟他们说。

    明天还要去上尚导的课,不光有摄像机跟拍,主要是尚之敬说的明白,他不喜欢迟到的人,而且出于她自己,她也不想错过。

    她本身就不是科班出身,底子就很弱,偶尔的小聪明并不能够让她走得很长远。

    慕相思把买来的衣服鞋子放好,洗个热水澡就准备睡觉了。

    头发还没来的及擦干,她就听见走廊里有脚步的声音,门外有保镖在,她是很放心的,难道是姜妈的事情办完了,提前回来了?

    “姜妈,是你吗?”慕相思睡觉不喜欢有灯光,即便是床头灯她也不留,所以刚刚进来的侍候,她随手就把走廊的灯给关上了,免得待会儿从门缝里透光,她又要起来去关。

    她从里面打开门,偌大的别墅里,只要这间卧室里有光,就像是给迷路的人点燃了一盏明灯,指引着他的归来。

    当慕相思意识到来人不是姜妈的时候,已经晚了,高大的黑影寻着灯光,脚步有些虚浮,老远就能够闻到酒气,男人墨色的眸子半眯着,不似清醒时的锐利,此刻慵懒而又迷离。

    他快走了几步,本想把小女人扯进自己的怀里,去不想快到跟前的事后,一个踉跄扑到了慕相思的身上。

    再好的酒量也不是千杯不醉,一杯不醉,就两杯,喝到了一定程度,总会醉的。

    男人的身体实打实的压在了慕相思的身上,险些就把她也给压倒了,慕相思的脑袋里还在思考着他不是出国度假了吗?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她瘦弱的身躯承受着不属于自己的重量,又被他身上的酒味熏着了,她刚洗过澡,香香的,结果又沾染上了他的气息,慕相思推了推沈流年,太重了,推不动。

    “沈流年,你发什么酒疯呢?”

    男人窝在她的脖颈间,呼出的热气也打在她被头发沾湿的皮肤上,男人醉意朦胧,眯长了一双眼眸,“乖一些,让我抱抱。”

    有些话,也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能说。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抱什么抱,回去抱你的苏雨落去,沈流年,你起开!”慕相思被他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只能一步步的往后退,找个支撑点,可是男人的身体也跟着她后退。

    最后二人双双倒在了床上,而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慕相思,长指划过她耸起的眉头,声音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你吃醋了吗?”

    慕相思看着男人的眼底的有些茫然了,那种陌生的情绪,她许久未曾见过,久到她都快忘记了,而他眼底的火焰迸发着,像是要将她烧成灰烬一般。

    慕相思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男人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掠夺着,她下意识的去推他,但即便男人的醉着,她也还不是对手,他稍稍用力,便轻而易举的将她的手固定在了身体两侧。

    “告诉我,你吃醋了吗?”他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薄唇一点点的靠近,慕相思偏过头不去看他,但是不属于她的灼热一点点的喷洒在她的脸上,她感受的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快要忽略不计了。

    “没有,我又不爱你,吃什么醋,你走开,别碰我,沈流年你个大混蛋,喝醉了就回你家去,别想着欺负我!”慕相思气的骂他。

    男人也不气,醉酒的沈流年痞气很好,充满了耐心,也很温柔,至少眼下是这样的,平时她骂人,就跟踩着他的尾巴似的,他立即跳脚。

    可现在她一口气骂了他那么多,沈流年不仅不生气反而还笑了,“就想欺负你。”

    “你不要脸!”慕相思咬着唇,眉头紧紧的皱着,身体也向沈流年传达着抗拒的信息。

    这是沈流年最不喜欢的。

    “小红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人很想……”

    很想怎样?慕相思最听不得半句话了,然而等到她偏头去看他的时候方知道自己中了他的计,喝醉的沈流年还这么贼,也是没谁了。

    男人低头深深地吻了下来,慕相思不管接不接受,都只能由着他欺负,双手被他按在了床上,但是对于她曾经受过伤的那只手,他的力气很小,但是也她一挣扎,他便会加力。

    柔软的唇瓣,沈流年渴望了太久,夙愿达成,不是心满意足,而是想要的更多,心里的那根栓住理智的线崩断了,他任由着自己沉沦在她的美好之中。

    唇齿的交缠,一个躲,一个追,沈流年好似寻到了趣味似的,直到她真得快要喘不过气来,沈流年才好心的放开她,声音霸道而又温柔,低低的落在她的耳边,“只能给我吻,嗯?”

    “想的美……啊!”

    男人笑着咬了她的脸蛋,像是惩罚她的反抗,慕相思被占了便宜本就怒到了极点,此刻嘴里都是他的味道,大部分是酒气,脸上不知道被他咬成什么样了,明天她还要见人呢。

    “你属狗的呀!滚开!”

    男人低低的笑着,然后又吻了吻被他咬过的地方,他当自己止痛药还是祛疤药啊,慕相思愤恨的想着。

    “小红豆,爱我吧,继续爱我吧,你不能先退场,你离开了,我怎么办?”他一个人守在这里,孤寂的内心再也没有人能够靠近。

    “呵……”愣愣的笑声从慕相思的唇中溢出,“你脑子是不说有病啊?还要我告诉你多少遍,我不爱你,不爱你了。”

    “不可以,我不允许!”沈流年霸道的宣布着。

    慕相思觉得他不是喝醉了,而是喝傻了。

    只是被他困在身下,暧昧的姿势配上她威胁的眼神,慕相思心里还真的没底了,“沈流年,你要是敢借酒逞凶,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今天要是敢碰我,我就让你娶不成苏雨落,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睡了我一次还想睡,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去告你。”

    “告我?”沈流年眯着眼眸,醉意渐渐退去,此刻已经只剩了三分,他瞥了她红透了的脸蛋,嗓音也愈发的沙哑。

    “对,告你。”

    “上一次你睡了我,我怎么也要睡回来才行啊!”沈流年勾着唇,这么不正经的事儿经他说出来,竟然有些公事公办的样子。

    “谁睡了你?明明是你……”慕相思瞪大了眼睛,这个臭流氓,他在脱自己的衣服,他真的想要再睡自己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