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7章 当年你也在场吧
    慕相思又气又觉得难堪,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了,随手抄起身边的枕头被子,以及床头柜上的书,但凡是能够拿起来的全都往沈流年的身上招呼。

    沈流年低头看着愤怒地女孩,大眼中蓄满了泪水,上一次自己想要吻她,她也是如此的抗拒,今天因为过去的事儿,他从国外飞回来后就直接去闷头喝酒了,就是奔着喝醉了去的。

    可没想到人醉了,心却格外的清醒,竟然来了这里。

    “别动,我不碰你了,让我抱抱。”男人的终究是不忍她难过,忍着强烈的渴望,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抱着她。

    慕相思还想要挣扎,这种姿势,本就让人没有安全感,何况沈流年现在在她的眼里就是个渣,人渣说的话,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本就不能相信,何况还是个人渣呢,

    她方一挣扎,沈流年墨色的眸子中的警告就浓重了许多,如今是连抱都不给抱了,今天回忆了太多的过去,又坐了很久的飞机,沈流年在酒精的作用下,北显疲惫。

    英挺的眉间仿佛藏着什么无法宣泄的情绪,皱的极深。

    事实证明,沈流年还算个说话算话的,至少在慕相思放弃抵抗的时候,他也只是侧着抱着她,其余的什么也没做。

    不知道有多久没睡这么舒服了,还没睁开眼,沈流年就被鼻息间熟悉的香味灌的心间满满。

    慕相思安静的躺在她的身侧,背对着他,也瞧不出是什么表情来,但是弓着腰,尽量的想要远离自己,要不是他的手死死的抱着她的腰,只怕她据对不会跟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

    窗帘是把阳光挡在了外面,屋子里昏暗的极其的适合睡觉,手机不在身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女人睡的并不安稳,可沈流年却心满意足,他从未奢望过醒来第一眼看到她的场景,以往只会出现在梦里,薄唇勾出浅浅的笑意,墨色的眸中溺满了柔情。

    慕相思在男人的视线中醒来,因为有些突然,沈流年的眼中的情绪还来不及掩饰就被她瞧了个正着。

    他原本是想要勾唇笑笑的,但是嘴角还未上扬到该有额弧度,就快速的落了下来,因为慕相思甩了他一巴掌。

    知道她起床气大,但是睡醒了就打人,这个毛病可不好。

    任谁被打了,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沈流年的脸色一沉,没有说话。

    慕相思昨晚窝了一肚子的气,打他一巴掌都不解恨,“把你的手从我的身上拿开,然后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沈流年拧着眉头,却没有要动的意思。

    慕相思更加的生气了,大声的骂他,“沈流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是不是就觉得我好欺负?”

    “嗯,的确是这样,你现在的样子,我很想欺负!”男人的声音板着薄怒落在她的耳中,更加的让人抓狂。

    “沈流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把你欺负我的事儿跟苏雨落说啊?”慕相思伸手还想要打人,但男人的却早一步看出了她的意图,先发制人,抓着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明面上是钳制,实则是把玩。

    沈流年另一只手撑着头,宿醉后有些隐隐的疼,脸色也算不上好看,凝视着她愤怒地脸,“你昨晚又拍照片了?”

    在女人的错愕之中,沈流年轻轻的把她的身体圈入了怀中,“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还算数,我养你。”

    慕相思推不开她,但是她也没打算顺从,“你不说酒醒了吗?还说什么疯话,我的话也算数,我不爱你了,我不需要你养着,沈流年,你不是专情的好男人吗?现在是想怎样?想要包养我吗?”

    沈流年勾唇淡笑,手指在摩挲着她的手心,撩拨着慕想死脆弱的神经,“别说的那么难听,你不是不希望我娶苏雨落吗?”

    “你会听我的?呵!”慕相思讥讽的看着他,沈流年知道,她不相信自己,但是过去的痛苦,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当时给她催眠的时候,医生就说过,如果受到刺激,她还会想起来的,伤口被撕裂的滋味,他舍不得她去成手。

    慕相思的声音带着晨起的沙哑,“我让你离我远点你怎么不听呢?”

    “这个除外。”

    “沈流年,我不是玩物,不是你想逗弄就逗弄,想丢掉就丢掉的。”慕相思怒视着男人的,如此近的距离,如此让人想入非非的场景,好像再决绝的狠话都透着些软绵的暧昧,“我说了不爱你了就算不爱你了,而你对我的兴趣,大概也是因为以前我疯狂的追逐,你的潜意识里觉得我就应该是围着你转的,我一旦悔悟了,离开你了,你觉的不习惯了而已,这只是习惯,不是喜欢,也不是爱,沈流年,你是不是弄混了?”

    听着她一套一套的,沈流年的脸色黑了黑,看着她的神情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什么是习惯,什么是喜欢,我还不用你来教我辨别。”

    他勾了勾唇,笑的有些苦涩,“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出现,我已经做好了这辈子没有你的打算,可你又出现了,慕相思,你还真是自私,想喜欢就不管不顾,不理会别人有多么的抗拒,顺着你的心意去作,可不喜欢了,你就连半点儿的余地都不给,你怎么就那么狠呢,嗯?”

    最后那个字,很轻,近距离都看着他的眉眼,慕相思竟然有种被抛弃的那个人不是自己,而是他。

    “你是不是弄错了深情的对象?”慕相思自嘲的笑了笑,“是不说昨天度假苏雨落跟你吵架了,沈流年,我不是你的备胎。”

    “哪有你这么让人想掐死的备胎!”沈流年回答的很快,头又落在了枕头上,并没有打算起床的意思。

    “这栋别墅是你的不假,是你强行让我住的,可现在算什么,你说来就来,连招呼都不打,也不经过我的同意,沈流年,我不住了!”慕相思掀开他的手,打算下床收拾行李,就算流落街头,她也不打算在这里了。

    上半身刚起来,就被男人的长臂一勾,重新躺回了床上,“陪我在睡会,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好像她是多么的无理取闹似的,慕相思气的在那里喘着粗气,这叫什么。这又算什么?

    “沈流年,我们得谈谈了!”她看着天花板,却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他的回应。

    偏头,入目的是男人的安静的睡颜。

    他似乎很累似的。

    沈流年再醒来,床上已经没有人了,属于她的那半边也没有了温度,应该起来半天了。

    这里是他的别墅,自然有他的衣服,洗漱完毕,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颓废的醉酒男人又意气风发了起来。

    慕相思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尚之敬讲课的地方,瞥了一眼从楼梯上缓缓下来的男人,“你要是再敢对我乱来,我一定拍成视频放到网上,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德行,看苏雨落还嫁不嫁你。”

    “去哪儿?我送你!”沈流年没有接话,而是从沙发上拿起手机,随意的瞥了一眼,几十个未接电话,他连看都没看,更没有要回的意思,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了。

    “不劳大驾!”慕相思赌气的说,其实她已经起晚了,再走到能够搭车的地方,想必去了也是迟到,想到尚之敬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她就更加火大了。

    “我听说江家的那位小姐要找你麻烦?”沈流年坐在沙发上,长指转动着手机,她说不让送,倒是真的没有要动的意思。

    慕相思已经在穿鞋了,除了必要的场合,她都会穿平底鞋,才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脚,她的手一顿,“我的事儿你能不能不要插手,不要管我,不要搭理我,求求你从我的世界离开行吗?”

    她更想说的是滚出去,不过考虑惹怒他的后果,慕相思还是忍了下去。

    男人的黑眸眯的狭长,定定的锁住阳光中的女人,“不插手可以,离开,不行,我说了,游戏是你开始的,但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

    慕相思没时间跟他掰扯,真得来不及了,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的,也花了几十块打了车,可结果还是迟到了,可想而知,尚之敬的白眼快把黑眼珠给挤没了。

    一堂课下来,慕相思压根不敢看尚之敬,即便她低着头的侍候,也能够感受到头顶上那道严厉的想要掐死她的目光。

    慕相思走后,苏雨落的电话再一次的打了进来,这一次沈流年接了,目光清冷,不带一丝温度。

    “流年,你去哪儿了,我昨天从秀场回来就一直给你打电话,急死我了。”

    二人一起出去,其实并不是像媒体说的那样,而是苏雨落应邀出席一场时装秀,沈流年是陪同的,但是那边风景不错,度假也挺好。

    “我回来了,这边有点儿事儿。”

    “那你先忙你的,我还有三天也回去了,我这次见到了我那个代言品牌的高层,跟她商量了下合约修订的事儿,我说了我想要结婚的意思,她说考虑一下再给我答案。”苏雨落心里有些失落,但是想到既不失去代言又能够跟沈流年结婚,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雨落,流光当年出意外的事后,你也在场吧?”沈流年突然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