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章 她不相信他爱她
    苏雨落的心猛的被重重一击,脸色明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极力的掩饰着声音的颤抖,努力让听起来很平时没什么差别,“对,对啊,怎么突然又说起这个来了,是不是因为想起了流光的事儿所以心情不好才离开的?流年……”

    沈流年的眸极深,仿若一潭幽深的古井,“你爸爸出事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流年,你说这个做什么?是想要说我是个倒霉的人,跟我在一起,就总有人出意外吗?”苏雨落拉下了脸,表现得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那倒不是,我从来不信这些!”沈流年神色淡淡的。

    苏雨落知道,沈流年不是随便提起的人,而沈流年也知道她会懂的。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要看看,她是否会心虚,而心虚的人也许会做出些什么来。

    原本苏雨落是想要谈婚事的,上次他提起,自己当时心里有气就想要让他好好地哄哄所以拒绝了,可被他突然提起了这两件事,也就没有了兴致。

    挂断电话的时候,她的手先凉了,然后是全身。

    慕相思去的晚了,虽然没有被尚之敬当面骂,但是尚导的眼神已经把她拉出去示众,就差凌迟了,讲了一上午的东西,慕相思记的极为认真,之后不敢多留一分钟的快速闪人。

    尚之敬在回答完别的选手的问题后,想找慕相思说件事儿的,他正在筹拍一个电影,打算给慕相思留个角色,可这丫头跑的比谁都快,想必是迟到了怕挨骂吧。

    别人都是可劲儿的在他眼前晃悠,努力的表现,她倒好,见到自己跟见鬼似的,不过尚之敬这种人,早就说过性格古怪了,越是表现的对他抗拒他就越对慕相思上心。

    慕相思不想回去,可桑晚晚在忙着学习的事儿,她也不好总去打扰,没办法,带着抵触的情绪,还是往回走了,如她想的那样,厚脸皮的男人假借着度假的名义,却窝在她的家里,还吃了姜妈给她买的水果。

    可耻。

    自打她回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没给过他一个好脸色,沈流年只是笑笑,拿着书房的笔记本在工作,慕相思那里摔摔打打的也没弄出什么名堂来。

    别墅很大,但是多了个沈流年,她就是觉的别扭。

    “你到底什么时候走?”慕相思在有一次游戏失败后,把对猪队友的怒气转移到了沈流年的身上。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沈流年从电脑上抬起了头,“收留我两天也不行?”

    在她这里,他的心就莫名的安静。

    当然不行了,这还用说吗?慕相思不用说话,眼神就已经告诉他了,她不喜欢他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我可以给你做饭!”沈流年一上午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因为多了她的存在,的确比闲置的时候多了些生活的气息,冰箱里塞满了水果零食,只是那几包方便面瞧着碍眼,已经被他丢了出去。

    “我可以煮泡面,大不了还可以定外卖!”慕相思晃了晃手机,一脸的得意。

    沈流年长臂一伸,就把站着的小女人拉坐在了沙发上,跟他并排,手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你也就这点儿出息,外卖怎么跟我的厨艺比的了?”

    在慕相思的腹诽中,沈流年又带着点儿小得意的补了一句,“垃圾食品已经被我丢了。”

    慕相思这下可炸毛了,“你凭什么乱丢我的东西?沈流年,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不干涉我的生活。”

    沈流年黑了黑脸,自己的一片好心捧在她的面前,她却把它扔在了地上,还用脚踩了两下,“你就算垃圾食品吃的太多了,脑子也不好使。”

    乱丢她的东西也就罢了,还诋毁她,慕相思觉得就算她寄人篱下,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被他这么的欺负。

    “我就是脑子不好使,要你管,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

    沈流年叹息了一声,这不是他的初衷,本来是想着跟她好好地呆两天,即便短暂的时间无法抚平曾经的伤口,可谁想到气氛居然有带呢人僵,沈流年知道慕相思就不是个听话乖顺的绵软小女人。

    男人放下电脑起身,慕相思还以为他被自己骂走了呢,可没想到,他直接去了厨房,高大的男人穿着家居服,少了些严肃,多了些温和,只是他高贵的气质跟厨房仍然有些不符,但那一桌子让人食欲大开的好菜,却也证明了,君子远庖厨什

    么的都是男人不做家务想偷懒的借口。

    只有两个人,外面的保镖又不会进来吃,可他还在一道一道的往上端,慕相思斜眼看他,胃里的馋虫在叫嚣,可仍然窝在沙发里打游戏,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输了一上午,她差点儿就开语音骂那群猪队友了。

    也不想想她打两下就偷看厨房里的男人一眼,丝毫不专心,能赢了就怪了。

    只是暖暖的阳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堪比国际名模的身高跟身材,嘴角满足的浅笑让人恍惚的觉得这就是童话中的王子降临。

    沈流年的余光瞥见在沙发上发呆的小女人,回头毫不掩饰的笑着,等到所有的菜都做好了,他知道吃不完的的,但是他想要把这些年欠她的都补给她,沈流年看着因为输了游戏而郁闷的脸,淡淡的吐出三个字,“吃饭吧。”

    “不吃!”慕相思皱着一张脸,没好气的敷衍他,“你自己去吃,我才不吃你做的东西呢。”

    听着倒还挺有骨气的,只是这么一大桌子专门为她做得饭菜,她这个触觉怎么能不吃呢?

    沈流年抢过她的手机,瞧着她又在玩那种白痴游戏,而且还被人打的落花流水,女孩正在关键时刻,马上就要拿到人头了,却陡然失去了手机,再好的脾气也会爆发,何况她脾气还算不得好。

    “把手机还我,你怎么那么讨厌?”慕相思伸着手去抢,但男人的个头太高,当他执意的不想让她拿到的时候,只需要把手举高就行了。

    慕相思像个笨拙的鸭子,在地上跳来跳去也无济于事,男人拉下脸,声音恢复了冷漠,“去吃饭,吃完了再完。”

    慕相思仰着头看他,不想屈服,但是男人作势要把手机摔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窝囊过,吃就吃。

    只是当一顿饭吃完,她之前的那场有戏也结束了,因为她站在原地不动,被人投诉了,扣了很多信誉分,差点儿被禁赛,慕相思看完直接拿手机去砸沈流年的脸,但被他巧妙地躲过了。

    “你走吧,我求求你了,你要是喜欢这里你早说啊,我走还不行吗?”打个有戏都不能好好打,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慕相思晕染着薄怒的小脸充满了决绝。

    沈流年看她,就像是看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宠溺的任由着她撒泼。

    慕相思被他的眼神瞧的浑身不对劲,“你是不是被苏雨落甩了啊?我告诉你,我可没有给你捣乱,其实女人嘛,哄哄就好了,多送点儿礼物,说些好话,苏雨落那么喜欢你,不会不原谅你的。”

    沈流年觉的说她没心没肺真的一点儿都不过分,他腾出了几天时间来陪她,她却出谋划策帮着他去讨好别的女人。

    不过眼下苏雨落得事儿的确是要解决了,不然他在小丫头心里的形象就没办法挽回了。

    “如果我说,我离开苏雨落了呢?”

    “你?甩了苏雨落?”慕相思嗤笑了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这个字眼有些刺耳,沈流年定定的看着她,还不等他说什么,慕相思就给出了她的回答,“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你从小守护着的女神,虽然她虚伪了点儿,可是脸蛋身材都不错,也足够爱你,遍观锦城,我还真找不出能够比她对你更有吸引力的了!”

    “你看我做什么?”慕相思感觉他的眼神像是要灼伤她似的。

    “慕相思,难道你还不清楚,如果你不出现,一切就都会按照计划进行着,我会跟她结婚生子,然后平淡的过完一生,不好不坏,一个人承受着思念和惩罚,可是你回来了!”

    男人的声音透着疲惫,长长的一声叹息后,慕相思似乎预料到了他要说的,那些对于她可能是致命诱惑的话,于是她捂住了耳朵。

    但是沈流年却掰开了她的手,“可是你回来了,我没办法怼你视而不见,那些压抑着的情感,在长久的禁锢中蓄满了力气,冲破了牢笼,泛滥成灾,慕相思,我让你走的,可你不走,非要留下来,那么我就不会再放手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慕相思摇了摇头,眼神闪烁着不想去看他的眼睛,她怕一旦看进去了,就无法自拔。

    “你知道的,慕相思,做我的女人。”沈流年大声的宣布着,“不管有什么,都有我在。”

    “我不要!”她恐惧男人的眼中的强烈的掠夺,以至于她看不到爱,毕竟三年前伤痕累累,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相信沈流年是爱她的,顶多是征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