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钢管舞
    沈流年是个工作狂,休假的第三天,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想必也是在忙工作的事儿。

    而总算是落得清静的慕相思,终于可以好好地看剧本、打游戏了,却觉得生活中又少了点儿什么,不过她可不会主动地去哄沈流年,这项技能早在三年前就被她遗忘了。

    吃饭的时候她懒得麻烦,就煮了碗面,太复杂的她也不会,但当男人下楼看到她吃独食的时候,眼神恶毒的就像是她在一个人享用能够长生不老的唐僧肉似的,不过是一碗清水煮面,而已。

    自己做的面索然无味,沈流年亲自下厨,三两下就能够香飘十里,慕相思在内心里祈祷姜妈快点儿回来,不然她就要被馋死了,男人似乎是在跟她赌气,做了很多好吃的,也不招呼她吃。

    慕相思也不好意思主动地凑过去,但是那香味却勾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所幸就上楼去了,眼不见心不烦,闻不到就不会馋了。

    假期一过,沈流年就投身到了繁忙的事业中去了,沈氏几万个员工都是靠着他吃饭,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更主要的是,跟慕相思在别墅里大眼瞪小眼,偏偏那丫头没心没肺的无所谓,他却气的胸口疼。

    真是拿她没办法,骂不得,打不得,稍微凶两句,她就要从别墅里搬出去,离开了他的视线,外面有多少人想要将她拆吃入腹,甚至恨之入骨呢?

    尚之敬可不是闲的没戏拍的小导演,人家在筹备自己的新戏忙的不亦乐乎,之所以答应鼎盛娱乐来当这次评委,他就是想要找一个新戏的女二号。

    每周两次的课慕相思上的极为认真,而她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功晋级,当然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外人似乎并不觉得,即便没有潜规则,也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再不济她身上的话题度,也是其他选手比不起的。

    每次在台上见到苏雨落,慕相思都感觉她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样的狠狠盯着自己,而苏女神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后面的几期并没有过多的为难她。

    时间如流水,眨眼之间慕相思就进入了五强,而桑晚晚很遗憾的被淘汰了,目前慕相思的排名是五个人中垫底的。

    这五个人分别是江芷,何娇娇,萧白歌,程子俏,慕相思。

    尚之敬这组的人除了慕相思都被淘汰了,萧白歌和程子俏是苏雨落那组的,尚之敬忙里偷闲的找慕相思说了会儿话,大意是不必紧张,正常发挥就行了。

    即便如此,慕相思还是觉得亚历山大。

    一周后,剩下的这五个人是要集中在一起演一段戏,是一部老电影的节选,各自领了角色后就回去准备了。

    姜妈看慕相思抱着手机废寝忘食一般的盯着屏幕看,有的时候累了就窝在沙发里面睡着了,姜妈就会给她盖个毛毯,怕她凉着,但是明明很轻的动作还是把人给吵醒了,说明她睡的更轻。

    “小姐,睡会儿吧,一直盯着看,眼睛会不舒服的。”姜妈柔声的劝着,可慕相思摇摇头,“没事儿,我再看一会儿,我现在没办法体会这个角色的内心,我演出来的我自己都觉得有问题。”

    “小姐,您要演什么呀?”

    慕相思面上一红,羞于启齿自己抽到的角色,“咳咳……”

    姜妈瞄了一眼她的屏幕,“哎呀,小姐,这个女人怎么扭腰摆臀的,一看就不像好人家的姑娘,您不会演这个吧?”

    慕相思撇撇嘴,默默的点了点头,“姜妈,恭喜你答对了,我就演这个,跳艳舞的夜场小姐,啊……”

    慕相思看了看自己的爪子,怎么就这么贱呢,看看人家抽的角色,再看看她的,不是没去过夜场,但是坐在台下看和台上看是两码事儿啊。

    不过她的导师尚之敬在知道她的角色是这个的时候,眼睛却闪着异样的光彩,更为难得的是他还主动的打电话来,告诉慕相思,这是五个角色里最为颠覆,也最有挑战的角色了。

    “如果你是个好演员,或者立志成为一个靠演技不靠颜值的实力派,好好地权势这个角色,揣摸晚秋被命运一次次捉弄后的无奈和落魄,”尚之敬在讲戏的时候,神采奕奕,“晚秋虽然不是这部戏中的主要角色,却绝对是个灵魂人物,慕相思,你要好好把握。”

    “我……”

    “别告诉我你没信心,我的学生没有胆小鬼,”尚之敬不会温柔的讲道理,他的教导跟他的性格倒是有些不符,比较粗暴,“钢管舞你会跳吧?”

     

    “我……”

    “我什么我,会就去练,不会就去学,还有五天时间。”

    尚导已经挂断电话多时了,慕相思还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肩膀上披着毛毯,说的轻松,五天要学会钢管舞,简直是痴人说梦,好在之前她为了勾引沈流年,倒是学过,只可惜一直没有跳的机会。

    尚之敬说的对,她不能做个胆小鬼,多年不跳了,得去练练才行,而且还要找找晚秋的感觉,慕相思腾的从沙发上起身,丢掉毛毯,忙的光着脚就要上楼去换衣服。

    “小姐……穿鞋,穿鞋……”姜妈拎着鞋子在后面喊。

    慕相思摆摆手,“来不及了。”

    不过她回卧室所经过的路,大部分都有地毯,像是有先见之明似的,就为了这个以防万一。

    原本是想要随便找件舒服的衣服穿上算了,可是当慕相思的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忽然改了主意,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画了个浓妆,衣服嘛,也在不走光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火爆一些。

    姜妈就像是看个怪物似的看着慕相思从楼上下来,指着慕相思,还来不及说什么呢,慕相思就跑了出去。

    锦城的娱乐场所不少,她以前只去夜色,因为那里是沈流年开的,以前想着会来个偶遇吧,可沈流年从未出现在她的面前,因为苏小花不喜欢乌烟瘴气的地方,即便夜色比别的要好很多,可苏小花不喜欢的,沈流年也就不喜欢了。

    等了半天才等到一辆出租车,慕相思还没说要去哪儿呢,司机瞧着她一身装扮就猜到了七八分,一连说了几个娱乐场所让慕相思来选。

    犹豫了一会儿,慕相思还是选择了夜色。

    当然跟之前去的目的已经不同了,只是去惯了那里而已。

    大概是许久没来这里了,慕相思站在夜色的门口迟迟迈不开步子。

    她记得晚秋最精彩的一场戏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然后绽放出一抹不肯妥协的笑靥,最后重返舞台,对于一个男人的依恋,伴着酒精随着汗水蒸发。

    一舞终了,她也就释然了,最难的是要有醉熏熏的感觉,跳出魅惑的舞姿,然后要有不同的表情,其实这场戏里,慕相思的台词很少,跟江芷和何娇娇等人比起来,简直少的可怜。

    可是一个好演员的评价标准,绝对不是台词的多少,着个慕相思一早就知道的。

    进入了夜色,过去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曾经因为她喝醉酒大闹了夜色,自此就被沈流年放在了黑名单上,当时的那个经理眼睛特别的好使,不管她化妆成什么样,都能够把她揪出来,然后请出去。

    就在刚刚她进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没底,不过三年的时间,这里从上到下差不多都换了一遍,偶尔有几个熟悉的面孔,看着装也从侍应生升到了管理层,不过没人注意到角落里的她。

    夜色的东西贵的离谱,一段时间没有赚钱的慕相思,已经快要囊中羞涩了,不过为她还是点了一杯酒,安静的坐在角落,脑子里回放着晚秋的画面。

    此刻的晚秋,被心爱的男人抛弃,她身无分文,不知道去哪里。

    喧闹的音乐震耳欲聋,可能因为场景的关系,慕相思竟然心里酸涩,她知道已经有了些晚秋的情绪,不敢高兴,怕狂喜冲散了刚酝酿好的悲凉。

    慕相思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吞吞的倒,然后慢慢地喝,她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胃里,火烧一样的,但是心里的疼痛也被麻痹了,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难怪晚秋会在这个时候笑,起初她不懂,喝一杯酒怎么就能够笑出来,原来这就是水到渠成的表演,莫说晚秋,就是她自己,刚刚进入这里时的负面情绪也因为这杯酒而有些改变。

    只不过酒不是药,麻痹也是一瞬间,除非酩酊大醉,但是晚秋身上的钱不多,只够买两杯酒的。

    慕相思又喊人给自己送了一杯酒,继续小口的喝着,她的酒量不好也不坏,区区两杯酒倒还不至于让她醉的不省人事,真正表演的时候不会让她喝这么多,甚至会用茶水和饮料代替,但是她要留住这种感觉,以至于表演的时候显得真实。

    大概是两杯酒喝的人神经亢奋,慕相思也放开了一些,想到接下来晚秋要做的事儿,她装作醉了的摇摇晃晃,恰逢音乐转换的时候,她高声喊了一嗓子,“一杯酒,一段舞,有人要请我喝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