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 不好的预感
    浓妆艳抹下之下,早已看不出她本来的面容,三杯两盏烈酒下肚,慕相思的胆子也越发的大了起来,她跳上舞台,为了显示她是醉意朦胧的女人,佯装着有些站不稳。

    音乐调换的空隙,她的声音就那么穿过层层人群,进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一开始,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人瞩目的动作来,嘴角噙着迷离的笑,只是一手抓着钢管,围着绕了一圈。

    简简单单的一个亮相,火辣性感的神采,撩拨人心的姿势,即便并没有多么的风骚,可还是极具挑逗的,在场所有男人的神经像是被她紧紧的抓住了一样,一点点收紧,最后靠在了台子前。

    “小姐想喝酒吗?我请了。”男人坐在吧台前对着慕相思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随后侍应生就送了一款蓝色魅惑的鸡尾酒,慕相思对着男人笑了笑,接过酒杯,一饮而下。

    之后不断地冒出男人的声音,台子周围已经摆了十几杯酒,等着她去品尝。

    不过慕相思这会儿已经准备来重头戏了,手心里沁出了细细的一层冷汗,她闭上眼睛,连同羞涩和胆怯,片刻后睁开,眼中只剩下了冷漠的妖娆,如藐视着芸芸众生的神。

    慕相思左手抓管,尽量的让身体放的柔软,围绕着钢管,她做出了几个热情奔放的动作,合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慕相思将自己代入角色之中,使出了浑身解数,因为毕竟不是专业的,又许久没有练习,动作有些生疏,甚至有两个高难度的动作,她都没有走出来。

    不过这又不是比赛,只要足够性格火辣,让人亢奋就够了。

    跳钢管舞是很累的,不然怎么说能够减肥呢,等到慕相思跳完,全身都湿了,刚刚在跳舞的时候,她脑子里也在回想着晚秋是什么心情,明明可以拜托命运,可最后她又不得不屈服。

    手缓缓的放开钢管,被摩擦的有些红和热,最后,慕相思还没忘了露出妩媚动人的笑容,那是不能抗争亦不肯妥协的倔强。

    就是这样一抹笑容,之前她对着镜子练了很久都觉得没有感觉,但是现在,她似乎找到了,看来身临其境是很有必要的。

    也正是这抹笑容,看的那些热血沸腾的男人大气都不敢出,甚至忘了呼吸。

    慕相思长呼一口气,刚刚所有的感受她都记在了心里,切身的体会过一次,比凭空想象要忒切的很多。

    齐修墨进门的时候,*刚噶落下,正好看到慕相思推开递到眼前的酒杯,游戏结束,她现在不是晚秋,而是慕相思。

    要不是自小一起长大,齐修墨或许也当她是个混夜场的辣妹,但是那桀骜的眼神,理直气壮地拒绝,除了胆大包天的小红豆,还能有谁。

    她怎么在这儿?而且身边的人还在议论着她刚刚魅惑人心的舞蹈,齐修墨发现男人们看她的眼神如看中了猎物一般,贪婪而肆意。

    他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给沈流年,然后继续坐在暗处,在沈流年来之前,他绝对不能让慕相思被占了便宜。

    就在慕相思刚坐回自己的座位的时候,慕相思的手机隐隐的震动了,而刚刚请她喝酒的男人也不请自来坐在了她的对面,好歹吃人家的嘴短,慕相思礼貌的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然后摸到了手机。

    沈流年没有立即说话,粗重的喘息宣布着男人此刻正在愤怒之中,几秒后,沈流年才寒着声音开口,“慕相思,你在哪儿?”

    明明不是什么可以约束的关系,但是慕相思就说是有些心虚,蹙着眉头,压低了声音道:“晚晚这儿。”

    说家里肯定会穿帮的,慕相思也还不算傻。

    “撒谎!”男人毫不留情的拆穿,此刻正在飙车的男人,俊脸阴沉,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谁让你去夜色的?谁让你跳舞的?慕相思,一个韩尔不够是不是,你还要勾搭多少人才罢休?”

    男人也是气的狠了,所以才口出恶言,但是听着齐修墨给他的描述,他觉得他说的还轻了。

    什么一杯酒一段舞,难道她缺钱买酒吗?

    慕相思翻了个白眼,在场子里萨摩了一拳,发现没有人专注的盯着她,到底是谁嘴巴这么贱,跟沈流年告状呢。

    明明可以解释清楚的,可慕相思被他的语气勾起了火,莫说她是有正事儿才来的,就算跟这里的男那女女一样,是为了买醉,找刺激,甚至约炮,他沈流年也管不着吧。

    “总要比较一下才知道谁最适合我对吧?”慕相思咕哝了一声,对面的男人仍然盯着她笑,笑的她浑身发麻。

    “你自己回来,还是我抓你回来?”沈流年动了气,满满的都是威胁。,

    慕相思其实已经起身了,她才不会为了跟沈流年置气,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呢,不想跟男人废话,慕相思不悦的挂断了电话,将讨厌的声音彻底的关掉。

    然而她刚刚起身,对面的男人的却精准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因为穿了高跟鞋,被巨大的力气震得一个趔趄,幸好她的手扶了下椅子,不然就要摔倒了。

    慕相思的小脸笑意尽退,染着薄怒,瞪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人,“先生,一杯酒,一段舞蹈,咱们两清了。”

    男人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并没有要松开慕相思的意思,眼睛放肆的在她的脸上流连,一点点的下移,停留在她的胸前。

    “咱们再来做一笔交易如何?”男人玩味的看着慕相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男人握着慕相思的手却加了些力气,慕相思的手腕本就受过伤,刚刚跳舞时全靠着手腕支撑,已经有些吃力了,这会儿一阵阵的疼压来。

    慕相思已经不悦到了极点,“对不起先生,我并不想跟您做任何的交易,请您自重。”

    “开个价吧!”男人仍然紧抓着不放,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啪!”响亮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男人的被打的一愣,大概没想过一个夜场钓凯子的女人居然会不是想得打他吧。

    突如其来的巴掌,让男人错愕的松开了手,而慕相思厚着眉头揉着被他抓疼的手腕,不知道有没有伤着。

    场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是来这里寻开心你的,女人跟女人为了争男人大打出手的有,男人跟男人为了抢女人而大打出手的也有。

    男人跟女人动手的还是少见,另外这里是夜色,想要在这里闹事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被打的男人脸色难看,觉的自己的自尊心被一个下贱的女人践踏了似的,怒视着慕相思,警告的道:“臭女人,别给脸不要脸。”

    “冯少这是要给谁脸呢?”齐修墨知道沈流年正在往这边儿赶,本来想要把英雄救美的机会留给沈流年,但再等下去,只怕小红豆要遭殃了。

    谁也没想到她刚刚打的那么干脆,以至于加快了事情的进展。

    “呦,这不是齐少吗?您来了,沈少是不是也来了,城西那片荒地的事儿,我正想问问沈少的意思呢?”冯国伦嘴上打着哈哈,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慕相思。

    齐修墨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他肆无忌惮的眼神,“我哥啊,今天有事儿来不了,不过我也正好有事儿要找冯少谈谈呢。”

    齐修墨出马了,夜色的人自然也跟了上来,齐修墨对着经历使了个眼色,让他把慕相思带走,慕相思也不是不识趣的。

    “唉……那个女人……”冯国伦被打了一巴掌,怎没可能就这么了了。

    “冯少,不过是个女人,强扭的瓜不甜,她得罪了客人,我哥自然不会让她好过的,但你也知道,我哥最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人了。”齐修墨笑着警告。

    冯家自然比不过沈家,齐修墨之所以跟他好好说话,是不想事情闹大,慕相思现在的身份没有被认出来,要是耽搁的久了,传到了沈伯母那里,他担心破坏哥的计划。

    齐修墨亲自出来当和事老,冯国伦再怎么不甘心也没办法,不过这笔账他可是记在心里了。

    慕相思被经理带着七扭八拐的来到了个包间,然后经理就出去了,门外很快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以为是齐修墨呢。

    “怎么是你?”慕相思看着门口周身散发着寒意的男人,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

    沈流年大步的进来,顺势落了锁,慕相思听着锁门的清脆声音,自己的心也跟着落了下去。

    室内的冷气开得很足,慕相思的胳膊上被吹出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男人阴鸷的看着她,一步步的靠近,却也不说话。

    “慕相思,一杯酒一段舞是吗?”沈流年嘴角噙着冷笑,在靠近沙发的时候就坐了下来,随后门外有人敲门,沈流年看了眼被反锁的门,起身打开了。

    侍应生连眼睛都不敢抬,小心翼翼的放下酒瓶,然后就退了出去。

    慕相思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动作优雅的往被子里倒酒,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