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2章 一大早就发情的男人
    酒倒满了,刚刚好,没有洒出一滴,但再多一滴就会溢出来了。

    沈流年仍然低沉着脸一言不发,把酒杯往慕相思的方向推了推,那意思很明显,他要跟她做交易。

    慕相思没有动,沈流年看着蹙眉的她,“不是想喝酒吗?喝吧,喝完了去跳舞。”

    之前看到齐修墨发来的照片,他就已经火冒三丈了,如今近距离的看着衣着暴露的她,其实还好,只是性感火辣了一些,但是在沈流年看来,已经是暴露了,那都是什么,衣服再低点儿就什么都遮不住了。

    “不要,我喝够了,也跳够了,我要回家!”慕相思起身要离开,却被男人长臂一伸拉的坐在了他的腿上。

    这个姿势有些暧昧,可是偏偏男人的却做着并不暧昧的事儿。

    修长的手指捏着杯子的边缘,递到了她的唇边,沈流年低笑了一声,“你的酒量很好,怎么会那么容易就醉了呢?嗯?”

    慕相思推开他的手,酒水太满,晃了两下,洒了出来,“我说我不喝,沈流年,你打算强迫我吗?”

    沈流年放下酒杯,很轻,声音也不大,“慕相思,你以前常来夜色,该知道我这里的规矩,在我这儿闹事儿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男人眯着眼眸,大手落在她的腰际,红果果的威胁。

    “冯少手里握着一块地,是我很想要的,我要是直接把你送出去,想必待会儿就能够签合同了。”沈流年淡淡的说着。

    慕相思却绷紧了身子,大眼中盛着惊恐,“你不能,沈流年,你怎么可以这么龌龊。”

    男人存了心要让她长记性,面对她可怜兮兮的神情,丝毫不为所动,“不送出去也可以,把酒喝了。”

    “沈流年你混蛋!”慕相思十分的委屈,“明明是他想要对我图谋不轨,你不去替我主持公道,却在这里欺负我?”

    “我为什么要替你主持公道,我是个商人,站在他那边我可以少花很多钱拿到那块地。”沈流年挑眉,眼眸深沉而淡然,“再者,是你先喝了人家送的酒,人家以为你对他有意思,这事儿也是你开的头。”

    慕相思明明觉得自己委屈的要死,怎么被他三言两语的一说,自己就成了罪魁祸首,活该被欺负的呢。

    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灼热的手掌熨烫着腰间敏感的嫩肉,慕相思动了动,可仍然摆脱不掉他大掌的禁锢。

    男人威慑力十足的看着她,慕相思咬了咬牙,“我不喝了这些酒,你就打算把我送出去给你换钱呗?”

    她说的够直白,本以为就算男人点头也会略微带些迟疑的,可是男人更加的干脆,“没错。”

    “你……”慕相思眼神一紧,盯着那杯渐渐平息晃动的酒,猛的从他手里抢了过来,一仰脖就见了底。

    男人的目光柔软,流淌着深深地不舍。

    酒喝的快而急,三大杯,慕相思到量了。

    慕相思堵气似的,还准备再喝,喝完了可以早点回家了,然而酒杯却被沈流年给移开了。

    说好了让她长记性,可到了最后,还是他先心软。

    今天要不是齐修墨看到了,她这臭脾气准会吃大亏,冯国伦是什么人,心狠手辣,光想想小丫头落入他手里的后果,沈流年就恨不得揍她一顿。

    怎么可以这么任性。

    酒劲儿上来的很快,慕相思眯缝着眼睛,半睡半醒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身子发软,险些从他的腿上掉下去,出于自我保护,她主动地揽着男人的脖子,“沈流年,你个大混蛋,我被欺负了,你不帮我,还欺负我。”

    慕相思努力地看清男人的脸,“你就会欺负我,还要拿我去换钱。”

    沈流年知道她已经醉了,不然她绝对不会主动地靠近自己,早就避的远远的,“谁叫你不听话,穿成这样跑到这里来捣乱。”

    慕相思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调整了姿势,让自己面对着他,“你冤枉我,我是为了……为了演戏才来的……你看,我的手还疼着呢……”

    慕相思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空气的温度也渐渐的升高了,带着酒意的声音娇娇软软的,就像是在撒娇。

    她的皮肤极嫩,之前在国外自食其力没怎么保养,但是住在别墅后,她又恢复了养尊处优的日子,这会儿红红的,似乎还有些肿,沈流年看的心疼,更因为她刚刚说的那些话。

    为了演戏?

    不过还是问仔细的好,“演什么?”

    “晚秋啊,笨死了!”慕相思有点儿困了,可是身边的男人的不停的吵着她,很烦。

    沈流年可不是整天没事儿看电视的小姑娘,晚秋早秋的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小丫头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想来自己是误会她了,不过穿成这样还是不合适。

    “别吵,我要睡觉!”慕相思挥了挥手,推开在耳边呢喃的男人。

    沈流年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直到她睡得沉了。

    回到家的时候,女人还手脚并用的挂在他的身上,即便自己不拖着她的屁股,就这么牢靠的姿势也不会掉下来,姜妈想要过去帮忙,沈流年轻轻地摇了摇头。

    沈流年亲力亲为的给她换了睡衣,擦了脸,整个过程小女人睡的跟小猪一样,时而不满的哼唧两声,等到折腾完,他便躺在了她的身侧,而沉睡的小丫头一骨碌就进了他的怀里。

    沈流年想到刚刚给她擦手的时候看到她腕上的红印,拿起手机找到最近的联系人齐修墨,发了条短信,然后就把手机丢在了一边,拍了拍怀里的小丫头,心满意足的睡了。

    慕相思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最近她已经不用药就能够睡的很好,不用再颠沛流离,不用再为明天是否会饿肚子而担心,她的失眠可能也会跟着好转的。

    宿醉随之而来的是头疼,她觉得胸口有些闷,睁开眼睛后发现一条胳膊压在她的胸口,把她的小山丘压成了飞机场,偏头去看罪魁祸首,近在咫尺的睡颜少了些戾气。

    她搬开他胳膊的动作弄醒了沈流年,见到她醒了,沈流年勾唇,“以后不许去夜色,不许喝酒……”似乎觉得这些条款太霸道,沈流年又补了一句,“跟我一起才行。”

    刚刚睡醒,慕相思的脑子还有些吃顿,少了压在胸口的手臂,她觉得呼吸也顺畅了,“沈流年,你混蛋,灌醉我,然后对我……”

    沈流年勾唇看着她笑,那微微嘟起来的红唇,看的人心痒痒的,撩拨着晨起的脆弱神经,男人如饿虎扑食一般,把人压在了身下,动作之快,只在一秒间,“我要是不对你做点儿什么,白白担了这罪名。”

    慕相思蹙着眉头,抬脚就想要踹他,但刚刚发力就被男人洞悉了,他顺势扯开她的两条长腿,沉着身子卡在了中间,渐渐苏醒的某物也抵在了她的腿心,慕相思吓的脸都白了。

    虽然经验不多,只有那么一次,但是自己身下清爽不是被欺负过的样子,“那你还灌醉我了呢?”

    沈流年的唇落下,却被她躲闪的印在了下巴上,“那是你得罪了我的客人的惩罚。”

    “我也是客人,”慕相思胸口起伏的厉害,这样的姿势,还有身下的威胁,让她更加的紧张,“你不能厚此薄彼。”

    男人看着她愠怒的小脸,白里透红,柔软的小身子微微轻颤着,他要是再放开就真的不是男人了,“那是你勾搭别得男人的惩罚。”

    他知道,像冯国伦那种纨绔子弟,是绝对不会入了慕相思的眼的。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男人眼中的**太浓,吓得慕相思没了抵抗的胆子,不得不跟他解释,“我……我是去找感觉的,下周比赛我要演个舞女,可是我进入不了角色,在夜色所做的所说的,都是我按照角色来的。”

    慕相思一撇嘴,大眼里盛满了被冤枉的委屈。

    听到她完整的解释,沈流年眼中的阴云散去了,但**却更加的浓重了,他饱含着**的喘息听的慕相思胆战心惊。

    她记得上次二人吵架的时候他说过,他没碰过苏雨落,也没碰过别人,难怪会见到她就想要发情呢,看来是憋的。

    男人的手指轻易的挑开了睡群,不断地有往上攀沿的架势,沈流年湿热的吻落在她的耳垂上,脖颈上,身下那又热又硬的东西也传来了更加危险的信号。

    慕想死觉得身上的男人气势发生了变化,她知道这个时候硬碰硬自己绝对讨不到好处,急急忙忙的喊了一声,“我答应你,以后不去夜色,不喝酒,除非……有你在,你别碰我,流年哥哥。”

    许久不曾听到的称呼,让沈流年染着**的眸子清明了一些,内心的渴望被狂喜取代,他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含着她的唇瓣,“小红豆,再叫一声,再叫一声我就不碰你。”

    为了她,妥协一次又何妨,反正,她早晚都是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