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弟073章 我不当小三
    人在情急之下会暴露自己的内心,慕相思知道,沈流年也知道,刚刚的那一声“流年哥哥”,简直喊到了他的心坎里,她哪有嘴上说的那么不待见自己呢?

    沈流年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样,准备乘胜追击。

    慕相思知道,僵持下去对她没有半点儿好处,她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拉开自己跟他的距离,但是她往上缩一分,男人进攻两分,“流……流年哥哥!”

    沈流年亲了亲她的唇,奖励她的乖顺,“以后就这么叫。”

    慕相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躲过了这一劫,以后肯定离他远远地,“我都叫了,你快下去。”

    沈流年身体里的燥热难消,小丫头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自己,“小红豆,你自己说说几次了,你挑起我的火儿,然后赶我走,知不知道再正常的男人也架不住你这么折磨,什么时候,”男人目光缱绻,宠溺的叹息,“什么时候愿意让我碰你?”

    男人简直是倒打一耙,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不过好像的确有几次了,在紧要关头,他都刹住车了,不知道是自己的眼泪换来了他的怜惜还是别的什么,慕相思不敢去深究,她只是害怕而已。

    “沈流年,明明是你见到我就跟发情了似的,”慕相思瞪他,“自作孽不可活,我不会给你碰的,你想也不要想。”

    “为什么?”沈流年笑着看他,身体也依靠着强大的自制力渐渐的平息了。

    “我不爱你,更不想要当小三,你想要女人,去找你的未婚妻去,外面有很多女人想要给你暖床,你为什么非要欺负我啊,我还不够惨吗?”

    男人低头用温柔的吻安抚着暴怒的小女人,“你不是小三。”

    慕相思讽刺的笑着,躲闪不及,被他吻了个正着,不过他并没有深入,大概是怕刚刚降下的燥热再次卷土重来吧,“你有正牌未婚妻,还跟我这暧昧不清,那我不是小三是什么?”

    “很快就没有了!”沈流年意味深长的笑着,双臂撑起身子,从她的身上离开,刚刚获了自由的女人,用薄被护住身体,防备的看着他,好想对于他刚刚的话并没有多么的好奇。

    “小红豆,我只要你知道,不管你现在还爱不爱我,你只能是我的,只要我想要,你就只能给,不要试图反抗我,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乖乖地留在我身边,知道吗?”沈流年霸气的宣布,仿佛是个主宰着人生死的帝王一般。

    床上蜷缩着的慕相思呆呆的看着他,“我……”

    “别拒绝,你越拒绝,我只会更加强烈的想要得到你。”男人勾唇,“下一次,你求着我放过你也没用,我不会再心软。”

    “你……是喜欢上我的身体了吗?”慕相思脑袋晕晕乎乎的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了这么个古怪的想法。

    男人听后,真想转身掐死她,自己的一片真心,她怎么就看不到呢,“嗯,不记得上次睡你是什么感觉了,一直很好奇。”

    慕相思抓起枕头去丢他,不过门已经关上了,枕头砸在门上,发出闷闷的声音,然后颓然的落下,如她此刻的心。

    慕相思擦了擦被他吻了半天的嘴巴,可仍然擦不到属于他的味道,今天要去跟选手们排练,她们是竞争对手,同样也是合作伙伴,褪去了被他欺负后的羞红,宿醉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

    自打她下楼,姜妈看她的眼神就有些古怪,慕相思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慕相思实在是被姜妈的眼神看的不自在了,放下了手里的汤碗,可姜妈却抢先说话了,“小姐,多喝点儿汤,先生特意交代了煮给您的。”

    “姜妈……我跟沈流年不是你想的那样!”

    姜妈笑了笑,“小姐,那就对了,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

    昨天两个人睡在一个屋子的,她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慕相思欲哭无泪,“姜妈……算了,我不吃了,今天要去排练,可能回来的晚一些。”

    出了门,慕相思抬头望着晴朗的天,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沈流年今天的话,他势在必得的眼神,让她有些畏惧。

    桑晚晚已经被淘汰了,不能够跟慕相思一起来,那不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吗?

    在鼎盛的大门口,慕相思遇到了何娇娇,离她老远何娇娇就热络的打招呼,伸手不打笑脸人,慕相思礼貌的回应。

    何娇娇发现慕相思是走着来的,状似无意的问道,“相思,你怎么不让司机把车开到门口啊,这么大的太阳,会晒黑的。”

    “司机?我这种穷人哪里来的司机?”慕相思笑了笑。

    何娇娇的眸光动了动,心里思量着看来慕相思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朋友,“那天来接你的那位……”

    “那不是来接我的,是晚晚的朋友,”慕相思来的不早不晚,排练室里已经站着两个人了,加上她跟何娇娇,缺的就是那位大小姐了。

    道具什么的都是节目组准备,今天目的是对戏,如果进度好才会上场排练,导师们那么忙,慕相思以为没人会来呢。

    四个人在对了一遍台词后,江大小姐才姗姗来迟,如女王般扫视全场,最后实现落在了慕相思的脸上,慕相思也看了过去,视线交汇,此处应该加些特效,火花四射正好。

    本以为江大小姐来了,就可以一起对词,可人家完全不当自己是来演戏的,坐在一边喝着咖啡,这还没成大明星的,身边就围着两个助理,这还是收敛着呢,不然七八个也是有的。

    何娇娇对着慕相思使了个眼色,慕相思无所谓的耸耸肩。

    “看来,是我来晚了!”人还没出现,辨识度很高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韩尔!”江芷激动的打翻了咖啡,踩着高跟鞋飞扑了过去,不过就在快如愿以偿的时候,被韩尔礼貌的隔出了距离,“你怎么来了?”

    “今天休息,过来看看大家!”韩尔对着慕相思轻笑着,慕相思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冲过去,只是站在原地,但是对于韩尔的出现,还是有些意外的。

    原本像个局外人的江芷,突然热情满满,整个排练室就听见她在那里叽叽喳喳,回荡着的也是她的声音,“太好了,终于有人帮我们指导了,来,咱们演一遍,让韩尔指正一下。”

    对于其他四个人来说无所谓,但张罗的最欢的江芷,错漏百出,别人早就把台词背熟了,而且为了不出现衔接错误,把其他的演员的词也记住了,至少知道在哪里接话。

    因为江芷的错误,排练频频中断,但出错的是鼎盛的大小姐,谁敢有怨言,“韩尔,对不起哦,我可能是刚回国,对中文的台词有些不适应。”

    说了那么多年的母语,有什么不适应的,韩尔挑了挑眉,“没事,还有时间,不过你这样会影响排练的进度的,对你自己也有影响。”

    江芷难得低下高贵的头,“我知道了。”

    在她的脸上没有半分的羞愧,而是洋溢着被喜欢的人关注的激动。

    “算了,你的台词你自己回去下功夫吧,”韩尔把注意力转移到慕相思身上,“我记得下一场是你的钢管舞表演,你练习的怎么样了?”

    慕相思已经找到了晚秋的感觉,但是现在表演的话,她的手有些吃不消,略微的迟疑,换来的却是几人的嘲笑,大概是觉得她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学会吧。

    “现在还不行,”她晃了晃手腕,“这里受伤了。”

    韩尔的视线紧紧的锁在那里,心一点点的下沉,“你这里曾经受过伤,跳钢管舞手腕需要很用力,你能吃的消吗?”

    “没事!”

    江芷不满意韩尔过多的关注慕相思,拿着台词本去纠缠韩尔,“韩尔,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是什么表情啊,你给我讲讲吧,我一直找不到感觉。”

    “自己揣摩!”韩尔冷冷的丢了一句,再度走到慕相思跟前,执着她的手,“真的不要紧?”

    “嗯,我有分寸!”慕相思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焦点,虽然只有四个女人,但是每一个都像是她强占了她们的男神,要把她撕碎似的。

    就说了,万人迷的男神,她靠近不得,珍爱生命,远离韩尔。

    明知道慕相思的手腕受伤了,江芷等人在一旁故意的抱怨,“差了一场戏,怎么往下演啊,总感觉怪怪的,慕相思,你到底是真的受伤了,还是不会跳呢?”

    韩尔出去了,江芷也就肆无忌惮,继续她的刻薄。

    “相思……要不咱俩换换吧,我这个角色不用跳舞!”何娇娇是学过跳舞的,对于钢管舞虽然不能说是精通,但也是驾轻就熟,而且她也觉得自己的角色并不出彩,如果能够在场上跳钢管舞,绝对会很出彩的。

    慕相思对于晚秋的角色已经投入了很多的感情,这几天她的情绪跟晚秋重合,并且为了这个角色差点儿被沈流年给吃掉,何况她的手只是轻微的挫伤,比赛还有几天,应该没问题的。

    “谢谢,不过不用了!”慕相思委婉的拒绝了。

    何娇娇的笑未达眼底,略显得有些尴尬,“那就好,我是担心你的手腕。”

    短暂出去的韩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盒药膏,径直的往慕相思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