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 让男人提不起兴致
    如果看不出他的意图的话,那真是白活了,江芷气的跳脚,眼神如淬了毒一样的瞪着慕相思,恨不得在她的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不可。→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

    慕相思尚未开口,韩尔已经猜到了她要拒绝,“你自己涂吧,肿成那样,比赛的时候怎么办?”

    慕相思硬着头皮接过来,“谢谢啊,家里其实有药。”

    是真的有,她早上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药味,她最初以为是沈流年身上的呢,后面才知道,是自己手腕上的药膏的味道。

    韩尔噙着不温不火的笑意,“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像自从她选择尚导那组后,韩尔就没怎么跟她有过多的交际,考虑到人家的一片好心,慕相思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你们继续吧,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江芷一双眼睛就像长在了韩尔身上似的,听说他要走,刚刚的斗志也瞬间退去了,垮着脸,“咱们今天也练的差不多了,散了吧。”

    大小姐说要散,其余两个跟班自然就走了,剩下慕相思和何娇娇,也没有什么练习的必要了。

    排练了几次后,慕相思发现了大家都在保存实力,并没有完全的将情感代入,这样排练,真的索然无味,“咱们也走吧!”

    “好,相思,我们要不要去逛街啊,听说宏光商厦周年庆,折扣很大的!”

    慕相思眉头未曾动一下,眼角和眉梢都很淡然,“不去了,我还有事儿。”

    一个人顶着大太阳走着,没多久慕相思就有些累了,掏出手机,手指飞快的按了一串数字,然后又删除,最后打出的还是那串数字。

    电话接通的不快,嘟嘟几声后总算是有人回应了,“喂?”

    慕相思听到熟悉的声音,激动又兴奋,“梁医生,真的是你,没想到我真的记住你的号码了。”

    梁君谦温和的笑了笑,声音让人很舒服,“拿到你手机的那个男人给我打过电话了,我问他现在的联系方式,他没有告诉我。”

    “我的事儿,你没有说吧!”慕相思攥紧了衣角,看的出十分的紧张。

    “这个自然了。”

    电话中传来轻松舒缓的音乐,慕相思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那我就放心了。”

    “你还有在吃药吗?”梁君谦询问着。

    “嗯,有,不过快吃完了。”

    潜台词的意思就是她还需要。

    “需要我给你邮寄吗?”梁君谦话锋一转,“相思,其实我觉得你可以断药了,既然回去了那里,你可以试着解开心结,长期依赖药物对你的身体没什么好处。”

    “我知道了,那……药暂时先不用邮寄了,如果我感觉到不舒服,就马上联系你!”慕相思也不想长期的依赖药物,“对了,我的事儿,一定不要跟任何人说。”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相信我吗?”梁君谦对于慕相思之前发生的事儿不怎么了解,她没提过,他也没追问过,“哦,前几天有人在医院打听你,想要你的就诊记录,不光我的私人诊所,这里的所有医院都被询问过,相思,你那里发生了什么?”

    应该是沈流年,他几次问过自己最开始的那半年发生了什么,而她对医院的恐惧,她不认为能够逃得过沈流年的眼睛。

    “什么都没有。”

    “那就好,不过还好当时你聪明,用了假名字,”梁君谦唇畔挂着浅浅的笑容,“要回来吗?”

    “暂时还没计划。”

    ……

    挂断电话后,慕相思心里的大石头仍然没有放下,今天早晨的沈流年比凶她骂她的沈流年还要让人害怕,他眼中的掠夺那么的明显,让她再也没办法忽视掉了。

    一个荒唐的想法钻进了脑子,他说上自己上瘾了,那么是不是在得到自己的身体后,他就会腻味了。

    的确是个荒唐的想法,只是想想而已。

    或许是近些天来频繁的接触,那些被她刻意忽略的问题,一个个的时常出现在她的脑中,比如,沈流年说他并没有碰过苏雨落。

    试问相爱多年的恋人,怎么可能没有滚过床单,但慕相思知道,沈流年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他说没有,就真的没有。

    她自己亲身检验过,男人的身体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出现在苏雨落那儿?

    想想也不大可能,这种事儿她又不用出什么力气,只要好好的享受就行了。

    不过话说苏小花最近倒是安生了不少,除了片场的栽赃陷害和上次的警告外,倒是没有什么动作,这些可不像她的风格。

    交手了那么多次,慕相思是最清楚苏雨落为人的了,表面温良无害,其实就是一条毒蛇。

    慕相思不过是随便走走,可没想到天意弄人,她刚准备进一间看起来很惬意的咖啡屋,苏雨落和沈流年就从里面出来。

    三人相对,慕相思只是笑了笑,“真巧啊!”

    今天早上躺在自己的床上信誓旦旦的说要对自己如何如何的男人,转眼就去跟另一个女人成双入对,慕相思的脸小凯了花,故作嫣然一笑,看在沈流年眼里十分的讽刺。

    他知道,就像捉奸在床一样,他在小丫头眼里的形象又要毁于一旦了。

    不过就算要定他的罪,好歹也得问问他跟苏雨落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吧?

    谁说来咖啡屋就要海誓山盟,谈分手不行吗?

    苏雨落唇上的弧度一点点的加深,几乎在看到慕相思的瞬间就挽上了沈流年的胳膊,“流年,你能不能去车里等我一下,我跟相思说几句话就过去。”

    “我好像没什么跟你说的吧!”慕相思抬脚要走,看也不看沈流年一眼,这让男人很受伤,也很委屈。

    刚要解释,沈流年余光瞥见角落里一闪而过的人影,“好。”

    苏雨落的胳膊拦住了慕相思的去路,“别急啊,我又不对你做什么,只不过谈谈你跟流年的事儿!”

    慕相思盯着那双白玉无瑕的藕臂,眯了眯眼眸,“跟一个外人谈论你的男人,不觉得多此一举吗?”

    苏雨落早就习惯了慕相思的态度,也没期待她会多么的和颜悦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跟流年走的近,前几天在夜色闹得飞飞扬扬的钢管舞女郎,就是你吧?”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苏雨落知道她要演的角色,而且能够让齐修墨出面的人,满锦城也没有几个,一来齐大少爷懒得理会这些麻烦,二来能够惊动他的人还真不多。

    想来想去,也只有慕相思了。

    “慕相思,看在我们姐妹的份上,我提醒你,别以为你跟流年睡过,就可以拿来当做资本,沈伯母不喜欢你,你费尽心机也嫁不进沈家,流年对你除了有些亏欠大概有那么一点儿好奇,”苏雨落勾唇,但是并不是发自内的笑容,只会让她看起来像个吃醋的女人。

    “慕相思,你别逼我对你动手。”苏雨落没了刚刚的温婉,冷声警告着。

    慕相思轻蔑的看着她,“苏雨落,你知道你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像什么吗?”

    在苏雨落的错愕中,慕相思毒舌的说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依你的意思沈流年现在只是对我好奇或者想要玩弄我喽?”

    “不然你以为呢?”苏雨落强撑着让自己看起来很自信,“你以为他会喜欢你吗?不自量力。”

    “他喜不喜欢我,我不知道,但是他每天见到我就像饿狼一样,苏雨落,身为女人,你真的很失败,你想讽刺我只有被人玩弄的份,可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谁玩谁呢?”慕相思本来不想这么说的,实在是苏雨落自己往枪口上撞,“我可是三年前就搞定了他,不像你,这么多年还没献身成功,啧啧,苏雨落,让男人提不起兴趣,只想着去外面偷腥,你说你失败不失败。”

    苏雨落的脸色大变,“不知廉耻。”

    她反手就准备给慕相思一巴掌,不是临时起意,自打她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她就很想这么做了。

    慕相思从来就不是站着不动挨打的份,将她的手拦在半空中,声音带着一点儿小傲娇,“苏雨落,你知道沈流年在床上什么德行吗?”

    “你……”苏雨落的手被慕相思握着,想打打不了,而慕相思嘴角的笑容刺激着她的神经,太过讽刺了,沈流年这么多年真的没有碰过她,慕相思说的对,这的确是女人的耻辱。

    让她这么愤怒的原因还有一个,今天,沈流年居然说分手吧,难怪在国外的时候,她说结婚他没有回应,原来他早就酝酿着一切了。

    想要跟她取消婚约,然后跟慕相思在一起,门都没有。

    即便她不得不屈服,可是沈夫人那里也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今天二人并没有谈拢,但是苏雨落知道,沈流年一旦开口,他就绝对不会走回头路。

    男人几次谈到了爸爸的事儿,他是在暗示自己,如果不同意,当年的事儿似乎会被重查,毕竟做了亏心事,苏雨落还是有些害怕的。

    不想同意分手,也不想当年的真相公之于众,那就只能去见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