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出车祸了
    慕相思吊儿郎当的模样,谈论着这么害羞私密的事儿却波澜不惊,她知道在苏雨落眼中自己是不堪的,然而慕相思却不想落实了这个名声。

    其实对于第一次,她的回忆一点儿也不美好,但是为了气挑衅的苏雨落,她努力的让自己的笑容显得灿烂,一脸的回味无穷,然而就在挑起了苏雨落的兴致的时候,她却狡黠的不准备说下去了,“想知道吗?自己去试啊,你不是说他爱你爱的不行吗?那你主动勾引他,他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样,他也不用每天像是个色鬼一样的盯着自己了。

    沈流年站的本来是有些远的,但是看着慕相思神采飞扬的样子,忍不住的好奇,想要知道她在跟苏雨落说什么。

    上一次在订婚宴的时候也是,她总能够三言两语的让苏雨落从胸有成竹到狼狈不堪。

    慕相思看了眼不断靠近的男人,心里有些犯嘀咕,不知道他听去了多少,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她也没说什么过分的事儿,而且这次也不是自己主动找茬。

    “还拦着?我可没兴趣给你讲床上的事儿,苏小姐要是想知道,可以去看看生理卫生课本,要是再不行,可以看看两个人就演完的小电影!”慕相思冷眼推开了苏雨落,头也没回的进了咖啡屋。

    苏雨落的脸都快被气绿了,头顶上蹭蹭的冒着火,此时沈流年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如果是平时,她还可以向沈流年告状,但是这一次,她着实的心里没底了。

    沈流年没什么表情,“我送你回去。”

    想到刚刚慕相思的话,沈流年忍不住勾唇笑了笑,苏雨落不是个傻子,沈流年的态度说明了一切,“流年,你要跟我分手,是不是因为她?”

    沈流年微微皱着眉头,但语气却很平静,“雨落,你一早就该知道,娶你是我母亲的意思。”

    “是啊,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让我更加觉得自己很可怜!”苏雨落的情绪有些崩溃,刚刚被慕相思好一番的奚落,现在连半句的抚慰都没有得到,她愤恨的凝望着沈流年,眼角的泪泫然欲泣,“沈流年,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沈流年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整个人看起来也很冷静,他蹙着眉,认真的思考,“雨落,我不想骗你,没有。”

    他回答的很干脆,干脆的毫不留情。

    谁说沈流年温柔的,冷血起来,简直一刀毙命。

    苏雨落冷笑着,瞳孔一点点的收紧,“哈哈……从头到尾,我一直都是替身,沈流年,你够狠。”

    沈流年那声“抱歉”被女人凄厉的宣泄盖了过去,出于愧疚,他没有打断。

    “那你跟我订婚呢,也是假的,还是……”苏雨落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然后她恐惧的看着这个心思深沉的男人,不仅仅是自己,就连他的母亲,似乎都被他耍的团团转。

    她发现,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她好像从来没有看懂过这个男人。

    “还是你大肆的宣扬要给你我结婚,只是为了让慕相思主动的投入你的怀抱?”苏雨落的心情没办法平静了,整个人的出于一种崩溃的状态,这个想法就像是一道响雷,在她的世界里炸了开来,炸的她面目全非,炸的她体无完肤,“不,不,那之后你还说要跟我结婚来着!”

    她像是着了魔一样去拉沈流年的胳膊,“流年,你都是骗我的对不对?”

    沈流年仍然的淡淡的,“雨落,至少在那一刻,我想结婚是真的,但是你拒绝了我,而她也回来了,你知道,为了她我连自己的感情都可以出卖,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就像交易的那样,我会让你在娱乐圈继续大红大紫,没有人能够威胁你,伤害你。”

    苏雨落咬着唇,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即便他说的是事实,但是这些年被虚假的温柔包裹着,她早已经忘记了事情的真相,沈流年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了他爱的是苏雨落,甚至是她,但只有他始终是清醒的。

    在他的心里,清晰的刻着,沈流年爱的是慕相思。

    当假象幻灭的一瞬间,就像十二点的钟声,公主变成了灰姑娘,没有了华丽的衣服和漂亮的水晶鞋,她只能落荒而逃。

    “流年,我从来没把我们的感情当做是交易,难道我这么多年来的陪伴,还抵不过她吗?”苏雨落带着哭腔的声音近乎哀求。

    但感情不是乞求来的,只能是心甘情愿。

    沈流年见苏雨落像是受了刺激的,他没办法,这辈子对一个人钟情,就注定对别的女人绝情,在这件事上,或许他做的不对,但当时是苏雨落主动找上门来的,母亲的逼迫不能够让他妥协。

    是苏雨落说,她可以跟他演一场戏,当时她正被几个娱乐圈的大佬骚扰,所以她提出的条件是沈流年要护着她在娱乐圈里不被任何人欺负。

    慕老年轻时候积怨太多,大家像是约好了一样在他出事儿的时候齐齐的报复他,即便他出手,也保不住慕家,而慕相思留下来,也实在是危险,母亲那里,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

    沈流年知道自己是个很好的商人,跟母亲和苏雨落都可以交易。

    时间久了,大概会让人忘了本质,他也渐渐的以为自己忘了跟苏雨落得感情是真的,然后结婚,生子,平静的过一声。

    苏雨落说他们的订婚只是一个诱饵,其实当时的他已经彻底的死心了,毕竟女孩离开的时候眼中的恨意让人害怕。

    但是,她真的回来了,一切似乎又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沈流年的沉默让苏雨落最后的那根弦断了,不是只有他沈流年一个人狠,她也可以,回她别墅的路上恰好有一段弯路,而此时速度不低的车子恰好就行驶在了这里,苏雨落眼中闪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光。

    沈流年只想着把她平安的送回去,然后让她慢慢的想想,他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改变的。

    “流年,是不是我们一起死了,你就永远属于我了?”

    苏雨落的话音刚落,沈流年心里便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然而女人猛的抓紧了方向盘,自己的身体也从副驾驶上靠了过来,刚刚她已经悄无声息的解开了安全带,此刻全身的重量压在方向盘上。

    沈流年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他还是慢了一步。

    在她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踩了刹车,车子打滑飞出了很远,但幸运的是在山崖边上停了下来,沈流年的脸色也有些白,命悬一线谁还真的能够淡然处之,“你疯了吗?”

    苏雨落抬眸,“我……”

    空洞的眼神瞬间被惊恐取代,“哐!”

    尖锐的刹车声刺激着人的耳膜,随后是接二连三巨大的撞击声,疼痛随之而来,沈流年在失去意识前入目的满眼的红色。

    他还系着安全带,但是苏雨落没有了束缚,巨大的撞击震的她在车子里滚动了几次。

    ……

    慕相思怼的苏雨落无话可说,心情大好,喝完了一杯咖啡就回家去了。

    “姜妈,怎么三副碗筷?”家里只有两个人,所以她都让姜妈跟自己一起吃饭。

    姜妈笑了笑,“先生中午的时候打过电话,说了晚上要回来的。”

    “回来?”慕相思不喜欢这个字眼,“姜妈,这里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放。”

    姜妈只当她是在闹别扭,做好了晚饭,慕相思吵着要吃,还让姜妈也不要等了。

    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姜妈会看看电视,她不像年轻人,抱着一部手机就像拥有的全世界,她的手机还是老人机呢。

    “今日下午十五点,在我市荔湾别墅区附近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伤者是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沈流年,以及新晋影后苏雨落……”

    姜妈可能年纪大了,电视的声音开得也不打,慕相思正在夹菜的手一顿,像是被冰冻了一样,整个人停止了思考,双眼呆滞的她有些恍惚。

    不知为什么,她希望自己听错了。

    “姜……姜妈……”慕相思黑白分明的眼眸盯着脸色惨白的姜妈看,“快……快来吃饭呀!”

    姜妈愣了了几秒,小跑着来到了慕相思跟前,“小姐……先生他出车祸了,情况很危险,现在还没醒。”

    慕相思觉得自己的脑袋可能锈住了,完全不能思考,甚至无法分辨现在自己的表情,“怎么可能呢?”

    但人已经从椅子上起来了,漫无目的的胡乱找着什么东西。

    “没错,那是先生的车,我认得,小姐,您快去看看他吧。”姜妈精准的锁定了手机的位置,快速的走过去拿起再折回放到了慕相思的手里。

    慕相思想要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手指颤抖的完全没有办法按键,输入了几次都错了,最后她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才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电话那段始终无人接听。

    她又给另一个人打,“齐修墨,沈流年……他……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