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 你最好别出现在他跟前
    “嗯……”

    之后齐修墨又说了什么,慕相思已经听不清了,她闭上了眼睛,安静的站在那里,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有没有性命危险?”

    齐修墨好像很忙,即便这头跟慕相思通着电话,那里还在指挥着什么,慕相思只能隐约的分辨是什么输血之类的,车祸肯定是要流血的。

    “小红豆,一时也说不清楚,要不你过来一趟,哥他的情况很不好,苏雨落的就更糟了,我不跟你说了,哥的头部里面有血块……”

    “嘟嘟!”电话挂的很突然,但是齐修墨要传达的意思,已经都说了,情况很不好。

    姜妈站在她的身侧,殷切的看着她,“小姐,快去看看吧。”

    到了医院,慕相思的脚步有些踟蹰,但最后,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还是大步的走了过去。

    只是,她忘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沈夫人怎么可能不在?

    印象中的沈夫人只有在沈二少过世的时候有些颓废,但绝大部分,她都是衣着得体,妆容精致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此刻的她,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只是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

    岁月总是善待美人,她完全看不出是个年近五十的女人。

    乔宁玉没有注意到靠近的女孩,她只是焦急的拉着齐修墨的手,“修墨,流年怎么还不出来?”

    即便平时针锋相对,完全不像是母子,但是在沈流年出事的时候,乔宁玉差点儿晕过去,但是她知道,不能晕过去,老天已经夺走了她的一个儿子,剩下的这个绝对不能够再出什么事了。

    “伯母,给哥做手术的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专家,哥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挺过来的!”

    “吉人自有天相?”乔宁玉的情绪有些激动,“修墨,你是个医生,怎么也说起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来了,我要的是万无一失,百分之百,我……不能再失去一个儿子了。”

    虽然齐修墨是出于好心,却被反讽了,可这个时候,没人会跟一个担心与恐惧交织的母亲计较这些,手术室的灯还亮着,等的人百感交集。

    乔宁玉是自制力很强的人,在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后快速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修墨,你直接告诉我,流年这次能不能醒过来,没事,尽管说。”

    齐修墨皱了皱眉头,“伯母,哥他会醒来的,但是血块压迫神经,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听说会醒过来,乔宁玉悬着的心稍稍的落下了一些,“雨落呢?”

    “不好说!”苏雨落没有系安全带,受的伤比较严重,好在送来的及时,不过内部出血如果止不住的话……

    乔宁玉点了点头,“我年纪大了,没有你腿快,你去帮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出的车祸?”

    事态严重,齐修墨也不敢耽搁,卡车的司机也受了伤,但是跟手术室的两个人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他被包扎完后,就一直在医院接受盘问。

    知道了沈流年没有性命的危险,至于后遗症,哪里有命重要,慕相思知道沈夫人不喜欢自己,而她也没有出现的必要。

    刚刚转身准备离开,沈夫人略显疲惫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慕相思身形一顿,礼貌的打了招呼,“沈夫人。”

    乔宁玉对慕相思一直是很冷漠的,此刻仍然不会例外,“慕相思,别说你出现在这里是偶然,这么蹩脚的借口我是不会相信的,”她讽刺的笑着,“为了流年……你最好别出现在他跟前,从你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的那天开始,就没给他带来一件好事。”

    慕相思体量她身为母亲担心儿子的心情,即便她说话带刺,她也并没有反击。

    乔宁玉并没有感激她的礼让,眼神怨毒的看着慕相思,“离我的儿子远一点,听见没有,否则不管谁拦着,我都不会让你好过。”

    乔宁玉自小接受的教养让她保持着该有的风度,但是在寂静的走廊里,她的声音还是难以遏制的凄厉,近似于咆哮,“不要再见流年,不要再对他不依不饶,你这样会害死他的。”

    到底是谁缠着谁呢,可慕相思不想跟她解释,现在的沈夫人,大概什么都听不进去吧。

    然而她的一再退让,并没有换来乔宁玉的休止,“慕相思,你别逼我对你动手。”

    从始至终,慕相思除了那声招呼外,什么都没有说,解释和反驳,都没有。

    慕相思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没心情跟她吵,“我还有事,先走了。”

    身后是乔宁玉一声接着一声的警告,到了最后,甚至变成了咒骂。

    慕相思不知道,自己又不是害沈流年装车的罪魁祸首,沈夫人何以对自己有着如此深的怨恨和愤怒。

    离开前,她碰到了打探消息回来的齐修墨,慕相思能够来医院,齐修墨还是很替沈流年开心的,在电话里,他故意把情况说的很严重,看来小丫头也不像哥说的那么绝情。

    “既然来了,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哥的手术快结束了,他醒了应该很想要看到你!”

    慕相思摇了摇头,“我还有事儿。”

    同样的借口,她知道骗不过这些人精,其实她不该来的,但是人在情急时刻真的顾不得那么多了,遵从直觉,那是她唯一的选择。

    不管她愿不愿意,齐修墨主动的说道:“等哥醒了,我就告诉你,到时候你再过来看他。”

    慕相思的脚步一顿,“不必了。”

    齐修墨挑了挑眉,也没有过多的挽留,上了楼,把他从警察那里打听到的消息跟乔宁玉说了。

    “你说什么?”乔宁玉难以相信刚刚听到的,“你说在卡车撞过来的时候,流年的车是横在路边上的?”

    “是的!离那段路不远处有摄像头,也拍到了哥的车子突然出现问题,差点儿掉下去,好不容易停稳了,可是卡车司机又驶了过来,因为车速太快,刹车来不及了。”齐修墨刚刚已经看过了录像,卡车司机没有说谎,但是他超速和超载也是事实。

    乔宁玉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通,沈流年的车技堪比专业赛车选手,而且他也过了疯狂飙车的年纪,但好好地开个车,怎么就把车子开到了路边撞上了围栏呢?

    齐修墨也有同样的疑惑,但是这些摄像头没有拍到,只能等着手术室里的二人清醒的时候来解答了。

    手术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乔宁玉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而且一直都是站着的,直到沈流年被退出来,她才如释重负的瘫坐下来,而另一个手术室的灯还晾着,苏雨落还躺在里面。

    慕相思懵懵懂懂的回到家,姜妈担心的询问了她沈流年的情况,她只说命应该保住了,至于别的,她也不知道。

    电视里的新闻仍然在报道着这件事儿,慕相思还没坐下,姜妈就把一个保温盒推到了她的怀里,她狐疑的看着姜妈,“这是……”

    “这是给先生炖的汤啊,他那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不得好好照顾着吗?”

    慕相思苦笑了一下,“那里有他妈妈,用不上我,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姜妈,我有些累了,想一个人待会儿。”

    姜妈看着慕相思疲惫的背影,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慕相思是从医院走回来的,以为累的可以倒头就睡,可她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只要一闭上眼,就是鲜血淋漓的场面,沈流年的,还有她自己的。

    她是恐惧医院的,即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去医院,今天为什流年破了例,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

    齐修墨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慕相思正在盯着天花板瞧,接的很快,就像专程抱着手机等着似的,但一出口,却用冷漠掩饰,“什么事儿?”

    齐修墨不知道慕相思为什么恐惧医院,但是今天她来了,说明跟她心里的恐惧比起来,还是哥比较重要,所以这会儿也并没有无情的拆穿,“哦,我是来告诉你一下哥的情况。”

    “我不想听!”但是也没有立即挂断电话。

    齐修墨再笑,“手术已经结束了,哥的性命保住了,不过现在还昏迷着。”

    慕相思不说话,齐修墨自己说的倒是挺欢快的,“等到他全身的麻药退了,差不多就能够醒了,你看看你要不要来看看他?如果你不想见沈伯母的话,我安排个时间,你们……”

    “不必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慕相思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不过心里的担心已经放下了。

    “等等,今天下午在出事前,你是不是跟哥见过面?”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慕相思还是回答了,“嗯,见了,不过没说话。”

    “没说话?你确定你没气他?”齐修墨有些纳闷,之前车子撞上围栏,难道不是因为他情绪激动,心情不好所致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