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沈流年失忆了
    1  “什么意思?”慕相思知道齐修墨不是无事生非的人,因为他一直甘心在沈流年的身边,不然他也是个锋芒的人,真的是个白痴,又怎么会跟沈流年成为兄弟。

    齐修墨也不饶弯子了,“这么说吧,虽然他们受伤是大货车的冲撞所致,但是在那之前,哥就险些出了车祸,摄像头只拍到了他的车子在拐弯处突然出现问题,然后撞到了路边的围栏,哥的车技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时候也有人去检查过,刹车并没有失灵。”

    “所以呢?”慕相思平静的问道。

    “当然,神智正常的哥即便喝了酒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要说愤怒之中,比如……”齐修墨微微有些停顿,最后还是决定说下去,“比如生气的他,而这世上能够有本事真正的让他发怒的人,也只有你了。”

    “你真是抬举我了。”

    “事实上,并没有!”齐修墨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说说的,他都有些替哥鸣不平了,明明在他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却还要承受着心爱的人的怨恨,这对他不公平,但是他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相思!”他叫她相思,而不是小名,意味着他接下来的话很重郑重,绝非是开玩笑,“有些话哥不让我说,但是我也看不得他一直这么被你憎恨着,当年那么多人想要慕家完蛋,哥他有什么办法,沈氏是牛,可是也抵不过证据确凿,罪证如山啊。”

    慕相思沉默不语。

    齐修墨打开了话匣子,就不吐不快,“就连慕叔叔养大的孩子都在危急时刻放弃了慕家,你让本来就不怎么和睦的沈氏,如何出手?相思,平心而论,哥他帮你是人情,不帮你也无可厚非,这些年,他除了没有接受你的感情,可否做过什么真正伤害你的事儿?”

    有吗?慕相思努力的回忆着,曾经身处感情之中的小丫头,可能觉得感情不被接受就是最大的伤害,但是现在她似乎有所改观了。

    “不接受,不代表心里没你,要是真的没你,当年……”齐修墨不是口无遮拦的人,但是深藏心里压抑了太久的真相叫嚣着要冲出来,一说就险些停不住了。

    不过紧要关头,齐修墨还是守住了秘密,“你回来后,捅出了那么大的篓子,哥也没把你怎么样吧,反而你有麻烦,他都会出手帮你解决,不管你信不信,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无奈,相思,哥他也听不容易的。”

    齐修墨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但是呼吸声告诉他,电话还在继续着,“你好好想想吧,要是没什么天大的事儿,明天下午五点,就来医院看看他,你说呢?”

    “再说吧!”

    没有一口否定,就说明是有可能的,而且这个可能还是很大的,齐修墨嘴边荡出一抹小得意,等哥醒了,可得好好感谢他一番。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齐修墨想要当个月老,可老天却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沈流年是在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醒来的,当时守了他一夜的乔宁玉被齐修墨好说歹说的劝了回去,并且再三保证一旦醒了,就会第一时间通知她,但是齐修墨食言了,他最先通知的是慕相思。

    彼时慕相思正在跟选手们对戏,今天所有人的准备工作都做的很足,只有她有些心不在焉,连连说错了几次台词,这样不专业的表现遭到了江芷的嘲讽,不过慕相思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齐修墨的那些话,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洗脑了,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自己当初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沈流年的身上,而他选择袖手旁观,她失望之极,因为她在心里觉得沈流年会帮她的,可是他也有选择不帮的权力,至于其他的那些如今看来算不上伤害的伤害,时过境迁,大多数都被遗忘了。

    韩尔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趁着休息的时候去跟她说话,慕相思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我看了新闻了,你在担心他?”韩尔温和的声音很平静,但语气透露着坚定。

    她就是在担心他。

    慕相思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根本就骗不了别人,“不知道,不过我从来没想过他会死,不过,他应该不会死。”

    在听到他出车祸的那一瞬间,慕相思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恐慌,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恨死他了。可是他真的在接近死亡的时候,她却害怕了。

    慕相思自嘲的笑了笑,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没骨气了。

    嘴上说着恨,却做不到恨的死心塌地。

    “既然他不会死,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难道你还爱他?”韩尔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像是开玩笑的问着,但是他的内心却很紧张,默默的祈祷着不要给他不想听的答案。

    “怎么可能!”慕相思回答的很干脆,“这世上不是只有爱和恨,不是这个就是那个,也可以有第三种选择的。”

    有些事可以释怀,但有些伤痛,不是说忘就能够忘的。

    齐修墨的电话来的很及时,打算了拷问慕相思内心的对话,有些东西,她自己都不想去深究,更不想被别人知道,所以逃避,是最好的办法。

    “哥醒了,你过来吧!”齐修墨的声音难掩喜悦。

    慕相思犹豫了片刻,“我在排练,就不去了。”

    就知道她要退缩,之前不是连对医院的恐惧都克服了吗?

    齐修墨不想让慕相思再退缩,“别呀,他现在还是很虚弱,随时都可能晕过去,你也知道他伤到了头部,手术在成功也还是有例外的,如果他心情不好,引发了术后并发症的话,万一……”

    明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可慕相思还是鬼使神差的上了他的套,“我又不是医生,我去了也不能阻止什么。”

    “可是你能够让他的心情好啊,快来吧,他吵着要见你,情绪有些激动!”齐修墨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沈流年刚刚苏醒后,他还没来的及说话,就给慕相思打电话了。

    他想,沈流年如果看到慕相思了,一定比什么药都能够管用。

    “要去看他?”即便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什么,但是从她的回答中,韩尔大概也能够猜到。

    慕相思被韩尔一双清明的眼睛盯的无所适从,而不待她回答,韩尔就像看穿了她心思一样,“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这种场面,慕相思觉得还是很尴尬的。

    “我不上去,这个时候是下班的高峰期,不好打车的。”韩尔轻轻地碰了下她的胳膊,“走吧!”

    看着韩尔跟慕相思相携着离开的背影,排练室的四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嫉妒和憎恨。

    韩尔把慕相思送到了医院的门口,果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看来他到底是不同的,你那么抗拒医院,如今为了他,还是选择来了,”他苦笑了一下,“如果我也快要死了,你会不会为了我破例?”

    慕相思嗔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呢。”

    “行了,快上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待会儿一起去吃饭!”眼见着她又要拒绝,他又补了一句,“叫上晚晚,咱们一起。”

    慕相思点了点头,韩尔帮了她那么多,的确是该好好地清他吃顿饭了,上次手镯的钱,她还没给他呢,不过暂时没有那么多。

    慕相思径直的去了沈流年的病房,齐修墨办事,她还是放心的,所以她压根不用担心会见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沈夫人。

    “来了!”齐修墨在门口等了她好一会儿了,“快进去吧。”

    床上躺着的男人头上缠着纱布,有些虚弱,那双盯着来人瞧的眼睛,却冷酷的厉害,尤其是在看到慕相思后,“慕相思,你怎么在这儿?”

    一出口满满的嫌恶。

    齐修墨率先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哥,相思特意来看你的啊!”

    男人的眼神让慕相思的心脏疼了一下,大概是最近他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一些,以至于让她忘了曾经的伤疤。

    男人不悦的打量着慕相思,“从我的眼前立即消失。”

    “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齐修墨怕慕相思真的被他凶走了,赶忙去安抚她,“别生气,病人的心情起伏不定的。”

    慕相思冷冷的笑着,嘲笑自己不该来。

    “慕相思,我让你从我的眼前消失,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谁允许你回来的!”

    光听前面的话,慕相思真想掉头就走,但是他那种陌生的眼神,的确有些奇怪,慕相思像是寻找某种共同认知似的看向了齐修墨。

    齐修墨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她,最后二人又齐齐看着愤怒的沈流年。

    齐修墨快速的走到他的病床前,“哥,先别生气,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自己为什么来了这里?”

    沈流年摇摇头,“我正想问你呢,我的头怎么这么疼!”

    “那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八月五号啊,明天是我跟雨落订婚的日子。”

    齐修墨呆滞的看着慕相思,完蛋了,哥他失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