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我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不好的
    男人的视线落在眼神交流的二人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碍眼,大概是他最讨厌的女人跟他最好的兄弟眉来眼去,有种好白菜被猪拱了的心酸吧。

    慕相思感受到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一开口就是语气不善,“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慕相思挑了挑眉,先不管他的脑子是怎么回事,至少骂人骂的这么底气十足,说明身体没什么大事儿了,“你当我愿意来呢?”

    慕小姐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了。

    齐修墨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心会办了坏事,千算万算没算到哥会失忆啊,顾不得床上动弹不得的男人了,反正他也跑不掉,赶紧追小姑奶奶吧,要是把人气走了,想要再弄来,那可不容易了。

    “相思,相思!”齐修墨喊着追了出去。

    沈流年看着二人相继离去的背影,觉得胸口更加的闷了,他是怎么躺在这儿的,稍稍一想,头疼的就厉害。

    齐修墨腿长,三两步就追上了慕相思,把她拉到走廊的拐角处,“你别生气,刚刚你也听见了,他的脑袋好像出了点儿问题。”

    慕相思没有说话,只是冷笑着凝视着齐修墨。

    她的眼神太过凌厉,齐修墨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电话里跟你说的是骗你的,虽然哥没有亲口说,但我保证他心里就是那么想的,咳咳,是脑子没出问题的哥想的。”

    “你说完了吗?”慕相思笑着问他,“说完了我要回去了,外面还有人等着我,我觉得你应该回去看看他,”慕相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万一傻了就糟了。”

    齐修墨当然知道了,不过慕相思这里要是解释不清楚,也不行。

    “总之你别多想,我先去给他做个检查,待会给你打电话,就这样,小红豆,就当刚刚的事儿是个幻觉,ok?”齐修墨说的有些着急,因为病房里的男人已经在喊人了。

    慕相思耸耸肩,淡淡一笑,扭身离开了。

    齐修墨再次推门而入,看着病床上有些暴躁的男人,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男人还维持着刚刚桀骜的表情,“你跟她怎么回事?修墨,别告诉我你喜欢上慕相思了?”

    齐修墨觉得锅从天上来,怎么就变成了他喜欢慕相思了,明明是您老人家好不好?

    齐修墨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他是医生,要保持良好的素养,“哥,你说我喜欢慕相思?”

    “难道不是吗?”沈流年不屑的看着他,“把她带到我跟前来,然后眉来眼去的,修墨,她是什么德行,你不是不清楚,我不能看着你误入歧途。”

    “没那么严重!”齐修墨打着哈哈,不过他觉得事情倒是挺严重的,“哥,喜欢慕相思的人,不是我,是你,从小就喜欢,这些,你不记得了?”

    沈流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我会喜欢她,开什么玩笑。”

    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哥他在自己跟前从来不会隐瞒的,如果不承认,那就说明,他忘了。

    “那你还记得流光吗?”

    “废话,被慕相思那丫头害死了,她就是个害人精!”

    齐修墨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哥,你摊上事儿了。”

    齐修墨找来了专家,从头到脚给沈流年做了个检查,然后又花了两个小时让他知道,现在已经是十月初了,变相的告诉他,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很重要的那部分。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问了专家,也把专家的话转述给了乔宁玉。

    “他昨天的手术没有解决那个血块吗?”乔宁玉听说沈流年的记忆混乱是因为脑中的血块所致,身为母亲,不可能不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血块的位置很不好,风险太大,专家们的意思是暂时先观察,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做手术。”

    齐修墨的话说的很委婉了,乔宁玉也不为难他,“我去看看他。”

    沈流年记忆残缺,也就没办法从他的嘴里得知出车祸之前的事儿了,只能等苏雨落醒过来。

    躺在床上的沈流年,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在得知自己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后,更是很恼怒,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但是关于齐修墨说他喜欢慕相思的事儿,他到现在都还接受不了。

    看着推门而入的母亲,没来由的,他就有些抗拒。

    ……

    慕相思从病房离开后就上了韩尔的车,当他说起吃饭的事儿,慕相思完全提不起兴致来了,前些天觉得沈流年的纠缠造成了她的困扰,可是他突然又变回了冷漠和厌恶,她

    的心却开始疼了。

    “怎么不开心了?他不是已经醒了吗?”韩尔带着她兜风,过了盛夏,白天还是很热,但晚上却是带着些凉意的。

    慕相思的声音带着些沙哑,喉咙像是被人攥紧了一样,“醒了,不过他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韩尔表现出了跟常人一样的吃惊,但却快速的回神,“忘了你?”

    “差不多吧,这是好事。”慕相思不打算说服别人,说服自己就够了,“这是好事儿,呵呵。”

    “如果真的是好事,就不会不开心了!”韩尔温柔的看着她,“不过,我也觉得是件好事儿。”

    慕相思苦笑了一下,“好好开车吧,我可不想出车祸失忆。”

    “遵命!”韩尔专注的开车,但却不是她回家的方向,慕相思懒得说话,现在的她脑子很乱,男人厌恶的眼神将她灼伤了,此刻伤口隐隐作痛,让人无法呼吸。

    韩尔的车停在了江边的栈道上,他特意挑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毕竟这个时间了,散步的也要回家去了。

    风吹着慕相思的脸,身上的温度也快速的散去,她有心事,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何时,身上披了件西装外套。

    偏头,对上韩尔温柔的眉眼,好像认识他之后,自己失落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人都是韩尔,“韩尔,能问你个问题吗?”

    “知无不言!”韩尔替她把滑下来的西装整理好,紧紧的裹在她身上。

    “我上辈子是救了你吗?”慕相思笑着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这辈子你总在我心情低落的时候出现,我觉得我上辈子可能是拯救了你,所以你来报恩的吧?”

    韩尔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笑的温和,“你可以去写小说了。”

    沾染着笑意的眸子在夜色中越发的闪亮,“也许是你这辈子救了我也说不定呢?”

    慕相思愣愣的看他,很快,韩尔笑了,“你记得吗?”

    慕相思摇头。

    “那就是骗你的了。”

    “呵呵!”

    慕相思在江边坐了很久,韩尔就陪了她很久,即便一言不发,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就那么跟她并肩的坐着。

    ……

    苏雨落在几天后也醒来了,身体上多处骨折,评委的人选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主要咖位不够的,观众们不买账,咖位跟苏雨落旗鼓相当的,人家又不愿意来替补,节目组目前仍然在跟两位重量级的演员接洽,但是有些条件还没有谈拢,所以比赛要推迟一个星期了。

    延期拍摄也好,她的手腕就能够多养养了,慕相思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了两管一模一样的药膏,一个是沈流年买的,一个是韩尔给的,一个用了很多次,一个只用了一次。

    活动了下手腕,她准备下楼去吃点儿东西。

    手机是要随身带着的,她最近迷一款游戏迷的紧,看剧本累了就会打一局,可人还没到楼下呢,就接到了齐修墨的电话。

    电话接通,入耳的是粗重的喘息声,过了几秒齐修墨才说话,“小红豆,哥,哥不见了?”

    “不见了?那你不应该来找我啊,他现在看我那么烦,巴不得离我远远的呢!你找错人了。”

    “等……等等,先别挂电话,我刚刚……刚刚跟他说了那张照片的事儿!”齐修墨不想沈流年错过机会,想着在他跟前多说说过去的事儿,他兴许就能够想起来了,这叫刺激疗法。

    但没想到沈流年的反应会那么大,趁着他去换药的空当,他就拔掉了针管,这才一个星期啊,根本没好利索呢,怎么能够下床乱跑呢。

    “齐修墨,”慕相思连名带姓的喊他,“你怎么那么能添乱呢?要不是跟你一起长大,我还真以为你喜欢苏雨落,所以极力的撮合我跟沈流年!”

    齐修墨搔搔头,不管是慕相思还是苏雨落,这两个女人他都不像沾边,一旦沾上了就没好事儿。

    不过听着慕相思的抱怨,齐修墨觉得自己真是好心没好报。

    “齐修墨,既然他忘了,说明我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不好的,你又何必提起呢,我能不能求你,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楼下,门铃声不停的响着,吵的人心烦,姜妈去买菜了,没人去开门。

    “挂了!”慕相思透过监视器看到外面站着的沈流年,他该不会是连门锁的密码都不记得了吧?

    “慕相思,开门!”沈流年愤怒地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