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章 需要我发誓吗
    慕相思站在原地,没有要去开门的意思,但是门外的人也很执着,不停的按着门铃,至于门口的保镖,知道沈总前些天出了车祸,但是具体的消息却不知道,以前都是输入密码进去,今天非要敲门是闹哪样?

    “慕相思,赶紧滚出来给我开门!”沈流年有耐心,但是耐心不多,没一会儿就气急败坏了。

    慕相思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被他这么吵下去,真的会很头疼,大概是知道躲也躲不过的,早晚都是要面对,那么早说也没什么坏处。

    就在沈少打算用无力解决的时候,门开了。

    沈流年看着门口一身居家服的女孩,比那日苍白的脸色瞧起来好很多了,他的脸色愈发的深沉,盯着慕相思瞧,模样看起来很不悦。

    男人拧着一双俊眉,脸上的怒气像是要把人吞没似的,慕相思满不在乎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身。

    手腕却被沈流年抓住了,“站住,我有话问你。”

    慕相思看了看被他抓着的手腕,“是不是你自己受伤了,就见不得我好着?”

    她的手腕养了些日子总算是好了,再被他用力的捏下去,又要重新修养了,反反复复几次下去,这只手怕是要废了。

    “有什么话非要站着说的?坐着不行吗?”慕相思挑眉,似是有些不耐烦,不过那眼神就跟看白痴似的。

    沈流年他只是有些事儿忘了,不是真的傻了,被慕相思那种嫌弃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堵。

    慕相思从一言不发的男人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大步的朝着沙发去了。

    男人到底是身子没有彻底的恢复,虚弱还是有一些的,见他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慕相思不咸不淡的说道:“沈少喜欢站着说话吗?也好,那我坐着,你站着吧!”

    沈流年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胆子跟自己这么说话,他残缺不全的记忆里,她在被人跟前固然是嚣张的不可一世,但是在自己跟前,却很乖顺,现在的自己对于她的讨厌,都是来自于记忆里她对苏雨落的刁难,还有的就是弟弟的死。

    沈流年被慕相思冷嘲热讽的脸色很臭,像是随时都要扑过来撕碎了她似的,可慕相思一袋儿都不害怕,“什么事儿,让你大老远的跑来?”

    沈流年不打算拐弯抹角,“修墨说,我们曾经睡过。”

    “嗯,所以呢?”慕相思仍然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轻佻的让人憎恨。自己失忆的事儿瞒不过身边的人,他也没想要瞒着,而那天慕相思也去了,她肯定也知道。

    沈流年在来的路上预想过很多种场面,比如慕相思趁机要挟,或者提出别的条件,但是唯一没想过的是,她这副比他还不在乎的表情,好像对于她来说,两个人发声了那样的关系,就真的跟她自己睡了一觉似的。

    而他在听了这个消息后,反而情绪激动,惴惴不安,总觉得是个天大的事儿一样。

    这种恐慌之前都是他施加给别人的,从未被人捏着鼻子走。

    沈流年不喜欢这样不能够掌控局面的感觉。

    慕相思随手抄起了个苹果,都是姜妈之前洗干净的,她也懒得削皮,直接就啃了起来,大概是看到他只是脑子有些问题,其余的身体部件都还完整着,卸下了这么多天的担心吧。

    慕相思虽然从小被娇养着,但是她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娇气,或许之前还有一些的,但这三年,早就已经磨没了。

    慕相思发现沈流年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苹果瞧,好像很想吃的样子,这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她轻轻一笑,眼睑微垂,“要吃吗?自己拿吧,不用客气。”

    这似乎是他的屋子吧,她是哪里来的主人姿态?

    沈少的一张脸顿时黑了个底朝天,漆黑漆黑的。

    沈流年受不了慕相思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件事儿的。”

    其实早在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慕相思就猜到了,甚至能够猜的出他接下来要说的大意,放下苹果,她稍稍的端正了些,打算很正经的很他说话了。

    “睡了就是睡了,我也没办法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儿,但是你要是担心我会以此来威胁你什么,大可不必,我不要你的钱,更不要你的人!”慕相思挑了挑眉,“这里也是你的地方,你要是觉得我不适合呆在这里,那我现在就可以搬出去。”

    她的果决让沈流年再次被震撼住了。

    她的确说了他这次来要表达的意思,只是,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沈流年又觉得哪里不对来着。

    “需要我现在就搬出去吗?”大概是尝过了甜头,就再也没办法吞咽苦涩的东西,自打她回来后,沈流年已经许久没用这种眼神看着她了,慕相思表面虽然是镇定的,但是心,还是不可控制的疼着。

    沈流年不悦的皱眉,冷冷的出声,“坐下,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一直都这么没规矩?”

    慕相思看了他一眼,“嗯,难道你记忆里我是很有礼貌,很懂规矩的吗?难道我不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专门欺负你的苏小花?那我可真要谢谢你了!”

    她的话在沈流年听来总是夹枪带棍的,有些刺耳,不过想着自己来的目的,还是忍下来了。

    “你不需要知道,”沈流年的眼神一阵阵的变化,“你只要知道,我是不会跟你怎么样的。”

    “嗯,那正好,我也不像跟你怎么样,不是说了嘛,你的人,你的钱,我统统不要。”慕相思觉得今天的苹果很甜,她就多吃了几口,“你不要听齐修墨乱说,他可能喜欢你的苏小花,所以就像糊弄你,让你跟我在一起。”

    谁叫齐修墨给她添乱来着,她也给他找点麻烦,大家一起不开心。

    沈流年瞟了眼慕相思,齐修墨是什么人,他不可能不清楚,何况关于齐修墨的记忆,他并没有失去,而啃着苹果的女孩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他刚刚恰好看到。

    让他沉思的不是刚刚她胡诌的话,而是她对自己的态度。

    男人的眸暗了暗,脸上依然是冷漠,现在的他对慕相思也没有太多的表情,“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修墨说你没有别的地方去,那你就在这里住着。”

    “不用,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我待会儿就可以搬走。”

    她的拒绝让沈流年很不痛快,“我说了不用搬。”

    慕相思也不矫情,现在回到晚晚那里,自己又要给她添麻烦了,“好。”

    接收了他的好意,可慕相思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感激来,“还有别的事儿吗?没有的话就请回去吧,我下午还有事儿。”

    “听说你想要进入娱乐圈,当演员,现在正在参加个比赛?”沈流年原本就是打算进来说完了的事儿就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相思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而此刻,他竟然想要多呆一会儿。

    这种奇怪的感觉,他也说不清。

    慕相思点了点头,不用说肯定是齐修墨说的了,“是。”

    她的回答简短干脆,似是不想要跟他有过多的交集似的。

    “齐修墨说我……”话到了嘴边,沈流年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齐修墨说他很喜欢她,喜欢到为她可以做任何事,可是在他的记忆里,真的没有喜欢她的感觉,但是看到她,似乎也不像记忆里那么讨厌。

    唯一让他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她现在的态度,冷冰冰的,比他还要冷漠。

    慕相思收起在屏幕上的视线,“他还说什么了?关于我们的事儿,就不要听别人说了,我呢,在你心里就是个大奸大恶的坏人,对吧?所以别听别人的,自己感受就行了。”

    男人的不喜欢被她掌控着谈话的节奏,“慕相思,你是为了引起我的愧疚,所以故意表现得不在乎呢,还是你真的放弃了。”

    “无所谓,你老大,你说了算,我以退为进也好,真的放弃也好,决定权不是一直在你手里吗?只要你继续讨厌我就行了。”慕相思继续跟韩尔聊天,他是在问她的手有没有好点儿,节目组刚刚已经通知他了,下周恢复节目的录制,应该待会儿就会通知选手了吧。

    沈流年的角度,看不清跟她聊天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对面发来的消息是什么,让她笑的那么开心,嘴角弯弯,清浅的笑容让人很舒服。

    只可惜她一抬头对上自己,就恢复成了一片冰冷。

    “慕相思,我在跟你谈事情,你就用这种态度敷衍我!”男人终究爆发了,他怒视着慕相思,很想抢过她的手机然后丢在地上,摔碎了,这样她就不会被手机吸引住,投去过多的关注。

    太深的原因,沈流年不愿意深究。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看来还是脑子不清楚,怎么连性格都变了呢,“我很认真的跟你谈了啊,我刚刚说的就是我的态度,我不纠缠,不打扰,我可以保证,需要我对天发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