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 疼闺女似的疼着
    女孩说完,不等错愕的男人开口,她兀自在那里嗤嗤的笑着,也不理会男人是否眯着眼睛沉思着看她。闪舞小说网

    慕相思淡淡的开口,“沈少还有什么要求,不如一起说了吧?免得以后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怎么可以如此的洒脱?

    沈流年有种被睡的人是自己的羞辱感,而他才是那个一哭二闹着来要赔偿的人。

    慕相思的大方,她的释然,不得不说,扎扎实实的刺在了他的心上,剧烈的疼痛随之蔓延了全身。

    沈流年俊美的脸上神色复杂的难以分辨,他像是思索了良久后做了决定一样,“慕相思,你考虑清楚了吗?今天我给你机会向我开口,过了今天,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嗯,知道了!”慕相思眼带笑意,“是不是我不提出什么条件来让你补偿,沈少心里不安心啊?”

    她清浅的笑着,只是眼底却并无半点儿的喜悦。

    “想想是了,不然也不会在知道我们发生过那样的事儿后,就这么从医院跑出来了,”在这一场纠缠中,她真的累了,上一次她也是有骨气的什么都不要,可结果还是拗不过他的逼迫,最后住进了这里。

    这一次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再用同样的手段,既然不想要过多的接触,那就没有必要为了些事儿总是纠缠在一起。

    慕相思想通了,她叹息了一声,然后勾唇道:“如果我不拿你的馈赠让你心里不安的话,”她环视了下偌大的屋子,“我虽然挺喜欢这里的,但是这里中就不是我的家,能不能帮我把以前的家给买回来,钱呢,我以后会还给你,你要是不想要,我也可以不还。”

    “就这么简单?”大概是说了很久的话,沈流年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倦意,

    慕相思眨了眨眼睛,“嗯,对你来说很简单,对我来说,却很难,我去过慕家,那里已经易主,但是主人又长期的闲置着,不过我也没钱买,呵呵!”

    沈流年总算是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别样的表情,不是那种虚伪的让人很想撕碎的笑,“好,给我三天时间。闪舞小说网”

    “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的,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差这两天,你……可以等身体好一些了再办!”这只是很礼貌的关心,并没有别的感情。

    “还是快点吧!”沈流年道。

    慕相思笑了笑,也对,大概越快办完,沈少的心里的大石头也能早些放下,反正她无所谓。

    虽然她没说出口,但是意思已经写在脸上了,沈流年看了很不舒服,他告诉自己这种不舒服只是因为他不喜欢被折磨误会而已,她说的快点儿是早些让她住进去,跟他们之间的事儿,完全没有关系。

    “慕相思!”沈流年提高了声音,震的胸口疼,而他苍白的脸色慕相思却视而不见。

    慕相思放下手机,再度看向他。

    沈流年觉得自己的怒气值已经累计到了要爆发的点了,可是被她澄澈的眼睛一看,瞬间就散了大半。

    慕相思注视着她,还在等着他的下文,可是男人已经没了刚刚的盛气凌人,“聊天的时候玩手机很没有礼貌的,你不知道吗?”

    “是吗?没人跟我说!”慕相思笑了笑,要不是韩尔跟她有事要说,她也不会抱着手机聊天,可是她并没有耽误跟他讨论事情啊。

    这不是都解决了吗?

    沈流年觉得现在的慕相思实在是太知道怎么气人了,比之前的还厉害。

    他现在的表情可以用咬牙启齿来形容,”那我刚刚跟你说了。“

    慕相思快速的打了拜拜两个字,发送了出去,韩尔的妆也画完了,聊天结束,她察觉到了沈流年的愤怒,不过此刻的慕相思心情很好,于是甜甜的笑着点头,“哦,那我不玩手机了。”

    慕相思把手机放在了手边的沙发上,但是屏幕还没有变暗,沈流年总算看清楚了,跟她聊天的人叫韩尔,这个名字很熟悉,对了,是个演员,送苏雨落进剧组的时候他好像见过的。

    “现在说吧!”

    说,说什么?沈流年要说的已经毫不拖泥带水的解决了。

    本以为就要陷入僵局,但是姜妈回来了。

    看到沈流年做在沙发上,眼中泛着惊喜的光,紧忙的小跑了几步,“先生,您出院了?身体没事了吧?”

    沈流年对于姜妈是陌生的,上下打量着她。

    激动过后的姜妈恍然大悟,“哦,小姐说了,您不记得了,我是姜妈啊,是您请回来照顾小姐的,”可能是太高兴了,就多说了几句,“小姐,我就说先生最在意你了吧,以前一听说您生病,不管多晚都会赶过来,现在就算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可还是第一时间就过来找你。”

    姜妈的一番话,让沈流年和慕相思都有些尴尬,两个人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快速的躲避着,把头看向了别处。

    姜妈有心把两个人往前推一推,“先生,小姐的手前些天受伤了,我买了骨头给她补补,正好,您也一起尝尝吧。”

    “姜妈,他有事!”慕相思抢先说道。

    沈流年的那声“好”就卡在了喉咙里,嘴型都已经做出来了,只差声音了。

    姜妈知道慕相思是个别扭的性子,她心里也不是没有先生,只是顾虑太多,不敢往前走。

    “有事儿也得吃饱了啊?我动作快些,一会儿就能吃上了!”姜妈笑着已经去忙活了,慕相思知道姜妈的意思,但是他们两个人的确不是撮合撮合就能够在一起的了。

    他们的爱,岂止隔着山海那么远呢。

    姜妈已经快速的进了厨房,偷偷的笑着,偶尔回头看到尴尬的两个人,”小姐,我现在手上有油,您去给先生倒杯水吧。“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姜妈。”

    “那还是我去吧!”

    “算了!”慕相思起身,去倒了被温热的开水,放在了沈流年跟前,然后并没有去看他,“姜妈,我去楼上睡会儿,要是吃饭的时候我不下来,你就不要喊我了,你们……先吃吧。”

    排斥的意思那么明显,让沈流年更加觉得自己留下来就是个错误,刚刚姜妈太热情了,他也的确有些饿了。

    看着慕相思头也不回的上了楼去,沈流年僵僵的坐在那里,眯着眼睛打量着房子,关于这个房子他是有印象的,不过当时是打算自己来住的,不过因为离公司远一些,他就没来,但是装修的风格却是自己喜欢的。

    可是现在……屋子里多了很多女孩喜欢的东西,黑白灰的基调里多了些彩色的东西,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冷硬了。

    喝了一杯水后,沈流年觉得口还是有些发干,大概是之前失血过多的缘故,他也去了厨房,温水是放在那里的。

    姜妈听到脚步声靠近,回头一看发现是沈流年,“先生,有事吗?”

    “哦,我再倒杯水!”

    姜妈指了指在离他不远处的太子上放着的保温壶,“那儿呢,小姐也真实的,就这么丢下你去睡觉去了。”

    姜妈调大了些火,然后把洗干净的骨头放进了锅里,转身又去忙活别的。

    沈流年的手刚触碰到保温壶,又听姜妈说道:“您也别怪小姐对您冷,其实她可担心您了,之前她不知道为什么,不管生了多严重的病都不会去医院,我听您跟齐先生说是小姐有心结,害怕那里,可是这次您出车祸,小姐接到电话就去了。”

    沈流年握着水杯的手一顿,眸色动了动,脚步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的没办法移动。

    “这不就说明了,您在她心里很重要的吗?后来,她魂不守舍的的回来,我问了好半天她才说您忘了很多事儿,我也不知道您忘了多少,不过您没忘了您对她之前的好吧?”姜妈试探的回头看着他。

    齐修墨的话还没有打消他的疑惑,这会儿又多了个阿姨的证词,他不认为齐修墨会给跟个阿姨联合起来,而且没说他不会突然好起来,那些遗忘的事儿也许在某一天就想起来了,他们骗自己,也得掂量掂量不是吗?

    “我以前对她有多好?”他这个答案似乎已经是承认了他们的话。

    “有多好?”姜妈沉思了一会儿,“我就说我看到的,我来了这里一个多月,您不说每天都来,可一周也得有个三四次,明明被小姐气的不轻,可掉头又来了,小姐生病,您又哄又照顾的守了一夜,就上次小姐喝醉了,您也是亲手照顾的,就跟疼闺女似的那么疼着。”

    沈流年觉得姜妈说的这个人完全不是自己了,他会对慕相思这么好?

    他好像还没对谁这么好过呢?

    疼闺女似的疼着?

    姜妈瞧着他诧异的表情就知道了,八成是忘了,“忘了也不打紧,可别再伤小姐的心一次了,她刚刚对你好一些,之前据说您就是把小姐惹着了,先生,小姐没爹没妈了,您就多让着她点儿吧,免得将来后悔。”

    姜妈的话像是一道闪电,正好击中了沈流年,努力的想要求证一下这些是否是他做的,可是一回想,头疼的就厉害,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