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 同病相怜的伤患
    水杯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水也洒了,蔓延了一大片。

    姜妈赶忙放下锅铲,跑了过来,“呀,这是怎么了,先生,先生?”

    来不及去清理碎片,姜妈赶忙把人扶到了客厅,沈流年坐下后,缓了一会儿也就好了,不过脸色仍然白的吓人,姜妈不敢耽搁,上楼去找慕相思了。

    慕相思其实并没有睡着,听到了敲门声,只是她懒得起来,继续装睡。

    姜妈照顾她也有些日子了,知道她的小脾气,一不高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而且她平时都是吃了午饭才睡觉的,根本不是这个时间,“小姐,快开门啊,先生……先生不好了。”

    慕相思的声音闷闷的从门里传来,“我又不是医生,不好了就去打120。”

    “其实……也……也没那么严重,您下去看看吧,我厨房里的火都没关,您就去看一眼!”姜妈的语气和样子都很着急。

    慕相思暴躁的把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然后撩开薄被,下床找拖鞋,发现她回来的急,没有穿上来,不过在别墅里她都习惯了赤脚走路,踩在柔软的地摊上,很舒服。

    “小姐,小姐……”

    “来了!”慕相思沉着脸打开了门,在她出来的那一刻,姜妈的在心里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您快去看看吧,我去厨房看着!”

    慕相思烦躁的瞥了眼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的确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有精神,“真是的,病美好就不要乱跑,老老实实地在医院里躺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还得落麻烦。”

    沈流年只是有些头疼,并不是晕了过去,慕相思不高兴的抱怨,他可是听得清楚。

    记忆里她是很喜欢自己的,整天追着自己,缠着自己,烦都烦的不行,什么时候,她对自己这么冷漠了呢?

    慕相思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沈流年,她也没怎么照顾过病人,“你没事吧?”

    沈流年也被她的态度刺激到了,抬眸看她,“死不了。”

    “嗯,看你说话这样,也死不了,”慕相思瞥了他一眼,“姜妈,你太大惊小怪了,人家不是好好地吗?”

    姜妈叹息了收拾地上的碎玻璃,可没想到慕相思光着脚就走了进来,“小姐慢……”

    “啊……嘶!”慕相思疼的吸气,脚还没抬起,已经殷红了一片,姜妈吓得大惊失色,“哎呀,这……出血了,你站着别动。”

    慕相思抬起脚,脚心上插着一快玻璃,根据那钻心的疼,她猜伤口应该很深,反正玻璃随便只有一带你点露了出来。

    她以前最怕疼了,可是后来比这个疼几十倍的疼,她都受过,姜妈吓得不轻,慕相思安抚的笑了笑,“姜妈,没事儿,都素了你大惊小怪,帮我把医药箱拿来就行……”

    话还没说完,她就觉得身体一轻,人已经被抱了起来,除了沈流年,还能有谁。

    慕相思侧头看着男人的下巴,他身上还有伤,虽然她不是很重,但是抱着她仍然有些吃力,但是在他的怀里,是很安稳的,并没有要摔出去的恐慌。

    沈流年皱着眉头把人放到了沙发上,瞥了眼被她丢在一边的拖鞋,“走路要穿鞋子这个也要别人跟你说?慕相思,你能不能长点儿心。”

    被割伤了脚,已经很懊恼了,他还板着脸教训她,别以为她听不出他是为了刚刚她玩手机的事儿挤兑她,“我平时都是这样的,再说了谁知道厨房里面有玻璃,谁弄的?”

    姜妈提着医药箱已经回来了,听到慕相思的询问,眼神往沈流年的身上瞟。

    “哼,要不是你打碎了玻璃,我能被伤到吗?”慕相思理直气壮地说着。

    “别动!”男人握着她的脚踝,示意姜妈打开医药箱,里面各种应急的药都有,他先用棉签沾了些医用酒精,擦了擦镊子。

    慕相思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就想要把腿收回来,“我自己来,不用你,哎呀,我说了不用你。”

    “别乱动,伤口那么深,你自己怎么弄!”沈流年瞪了她一眼,她这么不安分,倒不是不能取碎片,而是会弄疼她而已,这丫头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沈流年,不用你,让沈妈来!”

    沈妈看到血就已经怕的要晕过去了,伤口那么深,她的手都在斗,话都说不清了,“我……我不敢。”

    “那……那打电话叫齐修墨来,他是医生!”

    沈流年冷冷的看着她,声音也很低沉,“他很忙,哪有空管你这么小的事儿,再说了,你请得动他?”

    慕相思犹豫了,她还真的没这个把我,以前惊动齐修墨都是神流年开口的,可就算不是齐修墨,也可以是别人啊。

    “那就找别的医生,总之我不相信你。”

    慕相思觉得刚刚他们闹了些不愉快,谁知道男人会不会故意的把她弄疼呢。

    然而最后的一句话彻底的刺激到了沈流年,“慕相思,你给我闭嘴。”

    “我不……啊!”

    沈流年的动作很快,眨眼之间,沾着血的碎玻璃已经被取了出来,而刚刚那一下也是真的疼了。

    慕相思的眼角挂着泪,沈流年刚刚本来是想要嘲讽几句的,之前的盛气凌人和淡然哪儿去了,这会儿却胆小如鼠,但是看到她的眼泪,沈流年的心里一股熟悉的痛楚蔓延着。

    沈流年快速的起身,“姜妈,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她消毒,然后包扎一下。”

    等到姜妈把纱布缠好,松了口气,“小姐,现在天气也凉了,可不能再光着脚在家里跑了,备不住哪下就伤着脚了。”

    “都怪他,他不打碎杯子,怎么会弄成这样,以前我也是光着脚的,怎么都没事?”慕相思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想要在沈流年跟前认怂。

    沈流年没有说话,靠在沙发上,骨头汤的香气传了过来,“姜妈,汤是不是好了?”

    姜妈从来没觉得做顿饭这么的一波三折,“好,我这急求看看。”

    临走前还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两个伤者,怎么觉得像是同病相怜呢。

    本来想要避而不见的让他吃完饭滚蛋,可现在脚受了伤,刚刚止血的伤口,还是禁不住大折腾,她想着等再过一会儿,彻底的止住血了,再单脚跳到楼上去。

    吃饭的时候,不管姜妈怎么缓和气氛,桌子前的两位都是大眼瞪小眼,互不理睬。

    她也不能一直在旁边唠叨着,毕竟她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

    慕相思吃的不是很多,很快就吃饱了,姜妈去给沈流年盛汤的功夫,她就单腿跳回了沙发上,然后坐在那里玩手机。

    沈流年看着她笨拙的蹦跶的背影,还在想着刚刚自己怎么会在第一时间冲过去的,当时的大脑完全不受控制,几乎是本能的就过去了,直到把人抱起,他才回过神来。

    “先生,再吃些吧?”姜妈见沈流年也放下了筷子,就又劝了劝。

    “吃饱了!”沈流年不是注重口腹之欲的人,对饭菜也没那么多的讲究,不过姜妈的厨艺很对他的胃口。

    慕相思坐在沙发上,心里想着吃也吃完了,是不是该走了?

    而此时男人却往她这边走来。

    眼看着就要靠近了,慕相思愣愣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你……你要干什么?”

    沈流年很不喜欢她对自己的抗拒,“慕相思,我没兴趣对你做什么。”

    “那你还……”抱我。

    沈流年弯腰把人从沙发上抱起,然后大步的往楼上走去,一半的时候大概是牵扯到了伤口,他站住缓了一下。

    “那个,还是我自己走吧。”

    “你的伤口刚刚止住血,还想弄裂开是不是?”沈流年瞪了她一眼,走到了门口,沉声吩咐,“开门。”

    “哦!”慕相思也不是狼心狗肺的人,听话的照着他的吩咐做。

    男人把她放在床上,起身的时候呼吸一窒,慕相思看到他的脸色很难看,而胸前渗出了些血迹。

    明明都要各走各的了,说好了不要有纠缠,他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好。

    “你的伤口……赶紧回医院去包扎下吧。”慕相思总算是没有再出口商人或者是挑衅。

    沈流年低头扫了一眼,“这就回去了,之前说好的慕家,我会尽快的买下来。”

    “嗯!”慕相思看着他离开,然后关上了房门。

    沈流年下楼的时候又嘱咐了姜妈待会儿给慕相思吃些消炎药,刚刚吃过饭,得等上一会儿。

    姜妈连连点头,“先生,您的伤口……”

    “我没事,走了!”

    沈流年是打电话让秦阳来接的,顺便跟他说说慕家宅子的事儿。

    “沈总,慕家之前一直在您的名下,您前些日子……哦对了,您大概忘了,前段时间您让我过户给了慕小姐!”

    沈流年面色凝重,低头看着不断渗出血的伤口,“也就是说现在是慕相思的了。”

    “是的!”秦阳也注意到了他的伤口裂开了,“沈总,我先送您去医院吧。”

    “先跟我说说这段时间的事儿……包括我跟慕相思,还有……这场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