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章 鱼饵已抛,静等上钩
    “这段时间公司里发生了很多事儿,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拿下了十几亿的大合同……”秦阳是打算娓娓道来的,但是在沈流年听来,他却像是避重就轻似的,公司的事儿,回去一看就知道了,他想知道的是他跟慕相思的事儿。

    齐修墨对慕相思多少还有一起长大的情意在,所以说话难免偏向了些她,但是秦阳是这两年才调到他身边的,跟慕相思之前是没什么瓜葛的。

    自己为什么会把慕相思养在别墅里,他很是费解。

    秦阳说了有十几分钟,发现沈流年没有任何的回应,哪怕是“嗯”的一声都没有,意识到他可能说错了方向,“公司的事儿大的也就这么几件,小的太琐碎了,您回去看看资料就知道了,至于您跟慕小姐……”

    秦阳的余光一直在留意着自家boss的脸色,发现在提到慕小姐的时候,明显的多了些神采,看来这次说对了。

    但是关于慕相思的,他知道的也不多呀。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就是您偶尔会吩咐我去接她送她,对了,您还送给她一部手机!”

    提到手机,沈流年就想起了那个夺走慕相思所有注意力的罪魁祸首,居然还是他送的,现在想发火都没地方了。

    “为了她的业绩,您还让我从她那里买过镯子!”秦阳又想起了一件事来。

    秦阳说的,都不是他想要知道的,关于他跟慕相思微妙的情感,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这个问题问秦阳,肯定是没有答案的。

    “慕相思一个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人,怎么会认识韩尔的?”沈流年极不情愿地提起那个膈应了他一中午的名字,慕相思跟他聊的那个开心呀,想想就生气。

    “韩尔啊……”秦阳仔细的想着,沈流年求婚的那晚他也在,不过一直在前前后后的忙活着招待客人,事情发生了好一会儿,他才知道,赶过来基本上已经快散场了。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慕小姐之前应该不认识韩尔,是回来那天,咳咳,就是您的订婚宴上认识的,当时韩尔还说慕小姐是他的女朋友来着,后来我查了,并不是!”秦阳把知道的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沈流年听。

    “以前不是,以后就说不定了!”

    “额……”秦阳也从桑晚晚那里知道慕小姐跟韩尔的关系非同一般的,即便不是情侣,但也比朋友近一步,端看慕小姐的态度,嗯,晚晚是这么跟他说的。

    “沈总,其实我猜,您想问的是不是您跟慕小姐之前的关系怎么样啊?”秦阳大着胆子试探的问道。

    沈流年没有立刻拉下脸来,就证明着他的猜测是对的,只是**oss不想承认罢了。

    “这么说吧,三年前慕家出事,您袖手旁观,没有出面帮忙,树倒猢狲散,慕小姐走投无路,最后出了国,而您前半年忍着没打听她的消息,或者打听了没打听到,这个我不清楚,但是后面您一直有她的消息,前些日子,您让我去追查她离开的前半年发生了什么,消息像是经过什么人的手,完全封锁,根本查不到。”

    “哦?查不到?是谁封锁的?”沈流年表现出了兴趣。

    “目前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慕小姐那半年一直在某个地方,比如,医院,这种猜测是基于她对医院的恐惧!”秦阳说到这里的时候,沈流年突然想起了姜妈在厨房跟他说的那些话,也是让他失神打碎了水杯的原因。

    不过他没有打断秦阳,让他继续说下去。

    “不过是哪家医院,又是什么原因,在那边的人去慕小姐所在地的医院问过,没有一家医院有关于慕小姐就诊的消息。”

    “另一种可能呢!”沈流年的心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似的,不挖出这个原因,他就有种寝食难安的感觉。

    车子已经到了医院,可是沈流年恍若未觉般的继续等着秦阳说下去。

    “沈总,要不要先带您上去处理下伤口?”秦阳是觉得这些事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了,不差这么会功夫。

    可没想到却遭到了沈流年的拒绝,“不用,你说你的。”

    “第二种可能是有人故意的抹掉了慕小姐的行踪,而据您所说的,慕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她对医院恐惧,所以那半年里,她还是去过医院。”

    “她怕高?”沈流年问道。

    “对啊 ,她怕高,您想起来了?”秦阳一脸兴奋的看着沈流年,是不是刚刚说的这些让他多少的回忆起什么来了。

    “不是,我是根据你说的猜的!”

    秦阳不解的看着他,他说什么了人,让他猜到了这些,完全都是不相关的问题啊。

    沈流年没有解释,他自己却是明白了,如果因为在医院发生来什么不愉快的事儿,对她造成了伤害,让她不敢踏进医院,那么目睹着流光在攀岩的时候安全绳断了掉下去摔死,她应该也怕高才是。

    这都是他的猜测,没想到事实的确如此。

    不过从这些零零散散的事情里,他拼凑出来的这短时间的自己,好像对慕相思不仅不恨,反而还呵护备至,这样也就解释通了,为什么在听到她的痛呼的时候,自己立即冲了过去。

    而这些,都跟齐修墨说的不谋而和。

    难道,自己这段时间真的对慕相思动了心吗?

    想想又觉得荒唐,慕相思虽然不是亲手把流光推下去的,但是流光的死毕竟是因为她,他又怎么会爱上杀害自己弟弟的凶手呢。

    只可惜大部分旁人无法口述,无法探究的记忆都被他遗忘了。

    罪魁祸首,就是这场车祸。

    沈流年总算是暂且放下了他跟慕相思的事儿,但是心却没办法平静,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着。

    “这次我出车祸的原因呢?”

    “直接原因是大货车超载超速撞了您的车,导致您的车冲出围栏……”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说些我没听过的,为什么我跟雨落的车先前会撞上围栏?”沈流年对于自己的车技还是很有自信的。

    “这个不得而知,只能等苏小姐醒了,您亲自问她,不过那天您推了跟鼎盛的江总的见面,去见的苏小姐,说有重要的事儿要跟她说,我瞧您那样子,好像一刻也等不了了似的。”秦阳没有添油加醋,只是用最平静的口吻,把自己见到的,听到的,以及查到的东西都说给了沈流年。

    是非曲直,真相如何,沈流年自己会判断。

    “嗯,我们公司跟鼎盛最近有合作?”沈流年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应该是母亲发话,所以工作上的事儿没有一件拿到他的面前来。

    “有,就是慕小姐参加比赛的那个选秀节目,您有出资。”

    “为了她?”

    秦阳摇头,“这跟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事情的确发生在慕小姐参加比赛之后。”

    反正你自己想去吧,多半是这么个原因。

    秦阳了解沈流年的个性,他不喜欢过多掺杂个人感情的言论,所以他并没有加入自己的猜测。

    “嗯,那这次我们要谈的是什么?”沈流年已经躺不住了,待会儿包扎好了就会回公司,处理事务。

    “您要收购鼎盛。”

    沈流年这次笑了,“我还想要进军娱乐业?”

    “额……是的,鼎盛旗下的艺人七七八八的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捧也捧不红的,这次砸了重金筹划了这档节目,想要的是破釜沉舟的一搏,不过最近鼎盛的江总好像遇到了些麻烦,所以有意想让您收购鼎盛。”

    沈流年不动声色的听完,“这个计划先搁置吧,我对娱乐业没什么兴趣,那个圈子里面龌龊的很,懒得管那些。”

    “好,江总一直在打听您的身体情况,怕是等急了,那我待会儿就回绝了他。”

    **oss说不收购,那就没办法了。

    彻底的谈完是在办个小时以后了,沈流年衬衫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不过还是要去医院里上点儿药,处理一下,病房里也有他干净的衣服。

    “你在这里等我,待会儿一起回公司!”

    “好的!”

    秦阳下车给沈流年拉开了车门,又目送着他进入了医院,然后坐回车里,掏出手机给桑晚晚发了信息,“鱼饵已抛,静等上钩。”

    桑晚晚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听到消息的声音,解开了屏幕锁,笑了笑,“你挽救了即将坠入黑暗的**oss,等他迷途知返,记起所有的事儿后,会给你加鸡腿的。”

    秦阳盯着最后的那个大鸡腿的表情勾唇笑了,“我今晚就想吃鸡腿,能不能赏脸啊?”

    “不行,我今晚还有事,要不改天?”

    “没问题!”

    桑晚晚放下手机,好事多磨,可是沈大少爷跟相思的事儿,也太命途多舛了些吧。

    从知道慕相思去了医院看沈流年开始,桑晚晚就知道,对于慕相思来说,她愿意为沈大少爷破例,就说明他在她的心里分量不轻。

    所以,她打算帮他们一把,自己可能永远等不到幸福来临的那一天了,不过能够看到他们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话,她也开心。

    桑晚晚握着手机,又给那个占据了她的通话记录的号码打了一遍电话,跟之前的许许多多次一样,手机里的女声很好听,却不带一丝情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