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章 搬家
    桑晚晚苦笑了一下,这个号码他已经弃之不用几年了,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往里面充钱的话,估计早就被收回了。

    再聪明的人也会有犯傻的时候,何况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人,所以在某些世上犯傻,那是必然的。

    而且她也不想要顿悟,她也不知道这个电话号码会不会有打通的那天,但是她愿意等下去,也许等着等着,她的心就死了,可在那之前,她似乎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沈流年走后,慕相思坐在床上,盯着自己被姜妈裹成了粽子的脚看了半天,姜妈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在发呆,“小姐,真是对不起。”

    慕相思收回视线,笑了笑,“怎么能怪你呢,是我自己不应该光着脚乱跑的,再说了就算要怪,也得怪沈流年,烦死了,姜妈,我很快就不在这里住了。”

    姜妈不可置信的看着慕相思,“先生……赶你走了?不能吧,我看他很关心你的。”

    其实姜妈也算是用心良苦,沈流年那里劝完,又来劝慕相思,但是沈流年是因为不记得了所以会听得进去,而慕相思一切都清清楚楚的,她有自己的评判。

    “那倒也不是,”慕相思也无意 抹黑沈流年,“只是他说会帮我把我家原来的宅子买回来,我想要回那里住去,这里……”

    她环视了一下住了一个多月的屋子,已经把男性化的风格转变的差不多了,“终究不是家。”

    姜妈年纪大了,也不愿意再折腾,而且慕相思对她很好,即便薪水降一些,她也不愿意走,去了新的主人家,不知道人家什么脾气,但是想要遇到这么好的女主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慕相思看出了姜妈的心事,“姜妈,我也很想让你留下来,不过……我没钱,真的,请不起人的,不过我可以找朋友让他们帮你重新找一份工作。”

    “没事的小姐,你不用为我操心,我手脚勤快不愁找不到活的,而且先生也没说辞退我。”

    “也对,是我想多了!”大概是在这里住的久了,就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姜妈也不例外,所以她才不想要再这里多呆下去,她怕到时候觉得这个屋子的主人也是属于他的,那就不好了。

    第二天的时候,慕相思在姜妈的搀扶下可以下楼了,她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的翻看着电视,娱乐新闻上大肆的报道着苏雨落重伤住院,沈流年不离不弃悉心照顾的事儿。

    蹲守在医院门口的记者拍到了沈流年出入的画面,而且很多都是看图说故事,自编自演的配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文字。

    慕相思觉得新文有点儿吵,嗯,那个女主持人的声音也很难听,索性就换了个频道去看电视剧好了,小时候她还能够做的住,后来她就没耐性一集接着一集的看电视剧了。

    想想最近看的一部,大概就是在飞机上看的韩尔演的了。

    好巧不巧,电视上播放的正是苏雨落主演的电视剧,慕相思撇撇嘴,还是关了吧,她不想要听到任何他们的消息,惹不起,躲着总成吧。

    原本脚受伤了她也没打算耽误排练,不能因为她影响了整体的进度,可是谁知道江大小姐发话了,她有事不参加排练了,倒不是因为怕她,她不去慕相思才敢不去,而是江小姐不去了,她的两个小跟班也翘了。

    只有她跟何娇娇两个人也没什么意思,慕相思就跟何娇娇回了消息,告诉她自己受伤了,先不去了。

    何娇娇又发了很多条消息,无非是问慕相思伤在哪里,严重不严重,诸如此类的。

    人家是好心,慕相思也就回了两句。

    就这么悠闲的过了两天,秦阳给慕相思打来了电话,告诉她,明天可以搬回慕家了。

    “这么快?”慕相思从沙发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不过样子还有些奇怪,是单腿跳着的。

    “嗯!”快吗?其实早就可以了,只不过沈总说既然要住,就让她舒服的住,虽然这些年一直有人去打扫维护,但是在住进去前又彻底的打扫了一通,至于家具和摆设,还是维持着老样子。

    但这些,沈总都下了封口令,秦阳不敢说。

    “好,今天太晚了,估计回去要打扫卫生,我明天一早就搬家。”慕相思难掩激动,“哦,对了,跟你们沈总说,谢谢他。”

    过多的话,慕相思没说,不然就显得她太矫情了。

    自己的第一次,难道还不值一栋宅子吗?

    即便现在的她可能一文不值,但是当时的慕小姐,绝对不止这个身价。

    她记得相城哥哥笑着说有位年轻的政要人事有意想要跟慕家联姻,开的价很高的,不过最后也不了了之了,至今为止,她都觉得那可能是个玩笑呢。

    慕相思其实没有多少东西,住进来的时候就是只身一个人,两袖秦风,兜比脸上还干净呢,但是这段时间也大大小小的添置了一些东西。

    秦阳挂断了电话后,看了一旁注意力集中在最近的几个合作案上面的沈流年,他记得他给慕小姐打电话的时候就是沈总看的就是这页,以他一目十行的快速阅读能力,这个拖了几分钟的电话后,还是这页,那就说明……

    沈流年继续淡定的看着合作案,连头都没抬,“打完了?”

    “嗯!她说明天一早就搬家!”秦阳见沈流年沉默,“慕小姐让我说谢谢您。”

    其实刚刚沈流年也能隐约的听到慕相思激动地声音,离开他的地方,就让她这么开心?

    深深的不悦占据了心房,但是却被他强势的镇压了。

    当晚十二点了,慕相思还子叮叮当当的收拾东西,她实在是兴奋地睡不著,而且这些琐碎的东西,她哪一样都不舍得丢下,满满的几大箱子,衣橱里有很多大牌的衣服,沈流年其实真的对她不错,在吃穿用度上,没有苛待她。

    不过那么多的衣服,她也只穿了几件,这些自然是要带走的,她穿过的衣服还能给谁呢,至于那些没拆标签的,丢也好,送人也罢,就不是她的事儿了。

    韩尔的电话是在慕相思满头大汗准备去冲个澡的时候打来的,虽然贴了防水的创可贴,可是姜妈不放心,怕她感染了,说什么也不让她洗澡。

    现在过了两天,伤口已经愈合,而且她刚刚弄得全身都是汗,再不洗澡就臭死了。

    韩尔的声音有些疲惫,通话中还能够听到他身边工作人员的收工时的声音。

    “还没睡?”

    慕相思坐在了地毯上,“睡了怎么接你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明天我休息,请你吃饭吧!”

    “不行啊,明天我要搬家,之后要打扫卫生。”

    “搬家,去哪儿?”韩尔打趣着问道:“沈流年不让你住了?”

    慕相思撇撇嘴,“是啊,被扫地出门了。”

    “那我收留你,来我家吧!”

    “才不要,我要回我自己的家!”慕相思笑的眉眼弯弯,“沈流年帮我把慕家买回来了,我要回慕家了。”

    “慕家的宅子在他那儿?难怪……”韩尔的黑眸在黑夜中散发着精锐的光,像天上的璀璨的星辰。

    “难怪什么?”

    难怪自己这两年一直在打听慕家宅子的主人是谁,买了又不住,就那么闲置着,而他愿意出高价买回来,可是他动用了所有能用的关系,就是没办法查到慕家宅子的主人。

    “难怪……你这么开心!”韩尔话锋一转,隐约听得见他上车然后关上车门的声音,“明天几点,我去帮你搬家,然后帮你打扫卫生,之后你请我吃饭,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你难得休息一天,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保证不会让狗仔拍到,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韩尔都这么说了,而她也恰好需要个男人,刚刚她试了下她的那几个整理箱,很重,她现在能有找来帮忙的男人,除了韩尔,勉强可以算的上秦阳。

    但是秦阳又是沈流年的人,她不想。

    一大早慕相思就起来了,吃了姜妈做的早餐,想着以后没机会再吃到了,慕相思就多吃了些,韩尔来的也挺早,在大门外按了几声喇叭。

    慕相思就让保镖把东西搬到了门口,姜妈一直跟着,甚至还抹了眼泪,“小姐,要不要等等先生。”

    “等他干什么,再说了,他日理万机,哪有空来,”慕相思被姜妈这一哭,弄得心情也有些糟,“好了,姜妈,别哭了,等我有钱了,我就把你请回来,你还给我做饭吃。”

    姜妈的眼泪越来越多,慕相思也很无奈。

    韩尔把东西都放在了后座上,然后关上车门,“好了吗?”

    慕相思点点头,“嗯,姜妈,又不是多远的地方,你要是想我了,就搭车去我家看我。”

    姜妈拉着慕相思的手,可再不舍她也没什么办法,“好,小姐,您路上小心点儿,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吃早饭,别总吃泡面。”

    “知道了!”慕相思松开了姜妈的手,坐上了车子,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