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章 怼人会上瘾的
    沈流年站在重新恢复成了黑白色调的卧室里,属于她的一切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早上的风带着些凉意,把屋中最后残留着的她的气息也带走了。

    沈流年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居然一大早的开了几十分钟的车跑了过来,可是他以为很早的,事实上还是晚了一步。

    人去屋空,桌子上的伤药膏,上次抱她进来的时候,还是两支,现在却只剩下了一支。

    沈流年下楼的时候,发现姜妈眼巴巴的看着她,“你怎么还在这儿?”

    问完才想起,姜妈好像是自己请回来照顾慕相思的,既然是自己请的,她肯定不会带走,这个女人决绝的令人发指,就连那一柜子的衣服,大多数没有动过,沈流年觉得自己的脸就像是被人毫不留情的狠狠甩了一巴掌似的。

    疼,倒不是多疼,但是却很羞辱。

    “先生,我是不是也要走了?”姜妈其实猜到了,自己留下来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谁料沈流年却摆摆手,“为什么要走?薪水不够吗?”

    “那倒不是,可是小姐都走了,您又不在这里住,我去照顾谁啊?”

    总不会花钱白养着她吧,年轻的时候她都没做过这种梦,何况现在已经人老珠黄了呢。

    沈流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是凝视了一圈,忽然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那双可爱的拖鞋还在门口。

    姜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呀,小姐的拖鞋怎么落下了,我本来是想着提醒她带走的,可是那个男人来接她的时候,我就一着急给忘了。”

    “男人,什么男人?”沈流年冷冷的看着姜妈,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疼,这个女人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即便如今住的房子,也是他花钱买下的,一转头就又找了个男人,“韩尔?”

    能够入的了慕小姐的眼的男人并不多,能够跟她成为朋友的就更少之又少了,沈流年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一个小白脸来。

    “好像是,我在电视里见过他。”姜妈仔细的回忆着,这句话她倒不是有心说的,小姐都已经离开了,她再劝也没什么用了。

    “他来干什么?”沈流年自问自答,“帮慕相思搬家?”

    沈妈茫然的看着沈流年,点点头,“是啊,小姐的东西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一个人也搬不走,本来我说去给她叫个车,可她说有朋友来接,就是那个韩尔。”

    韩尔,还真的是无孔不入啊,沈流年觉得这个词尤为的贴切。

    “你去把拖鞋给她送过去,然后……”

    姜妈还在等着他的下一步吩咐。

    “然后就留在那里,薪水照付,别的什么也都跟以前一样。”沈流年记得秦阳说过,以前慕相思的生活费是他出的,不过慕相思说了会在赚钱后还给他,当时沈流年就笑了,他是差那点儿钱的人吗?

    “生活费什么的我会让秦阳每个月送过去。”

    姜妈听说自己还能够照顾慕相思,不用换主人,开心的不得了,赶忙去找个盒子把拖鞋拿上。

    直到坐上了沈流年的车了,姜妈觉得自己还是懵的呢,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没想到事情就这么的峰回路转了,“先生,要是小姐不同意怎么办?”

    “你只管去,她不同意让她给我打电话。”

    姜妈不说话了,到了慕家宅子的门口,沈流年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先生,您不一起进去吗?”

    “不了,公司还有事,你去吧!”

    姜妈觉得先生好别扭,她是弄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的心了。

    其实他们也就是差了一个小时,慕相思本来以为这里会布满很多灰尘呢,但是一进门她就懵了,干净的就像刚刚打扫过一样,倒是省了麻烦。

    慕家的宅子很大,屋子也很多,不过她还是喜欢自己的那一间,里面的摆设跟自己走前差不多,只是以前屋子里的那些花什么的都不见了,她喜欢看的小说,漫画都在书架上好好的放着。

    这些都是 她曾经没有带走的东西,以为会被前主人丢掉呢,可没想到还保存完好,慕相思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开心的滚了一圈。

    韩尔站在门口,在她的脸上重现了天真,只可惜让她展露笑颜的人不是自己,这大概是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吧。

    不用打扫卫生了,就直接整理她从身流年那里带回来的东西就好了。

    多了韩尔收拾的挺快,最后她发现少了一样东西,慕相思一拍脑门,“笨死了,早上还穿着拖鞋呢,怎么出门就给忘了呢。”

    “多大的事儿,待会儿我陪你再买一双。”<

    br />

    “嗯,也只能这样了!”

    门铃响了,二人面面相觑,会是谁呢?

    慕相思打算下楼去开,可韩尔却抢先一步,“你的脚还没完全好,我去吧!”

    还是在车上才知道的她的脚受伤了,马上就要比赛了,她先是伤了手,又是伤了脚,真是命途多舛。

    慕相思吐了吐舌头,“哪有叫客人去开门的道理。”

    在这里,她很自然的就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她本来也是这里的主人。

    因为不知道是谁,慕相思还是决定跟韩尔一起下去了,不过有些慢,但是门外的人似乎也没有很催促的样子。

    门开了,看到姜妈的那一刻,慕相思还微微发愣了一下,“姜妈,你怎么来了?”

    姜妈已经没了离别时的伤心,她把手里的盒子递到慕相思跟前,“我给你送拖鞋来了。”

    “我再买就行了,还让你跑这么老远。”慕相思把人请了进来,“真不好意思,家里应该没有水。”

    姜妈可不这么认为,“没事儿。”

    “姜妈,这样吧,这里也不好打车,待会儿我们要出去买些东西,顺便送你回去。”

    姜妈摇头,“不回去,先生说了,让我来照顾你。”

    “啊?照顾我?”

    “对啊,先生说了,还跟以前一样,薪水他付给我,你的吃穿用度暂时他也会支付,等你赚钱了再还给他,他会算上利息的。”

    姜妈看到慕相思一脸的抗拒,她可没能耐摆平小姐,“先生说了,您要是有疑问可以给他打电话。”

    慕相思皱着眉头,她知道姜妈不会拿这种事儿来骗她的,她喘了口气起,“你先坐会儿。”

    她转身去楼上给沈流年打电话了。

    号码拨过去,像是极为考验人的耐心似的,迟迟没有人接通,慕相思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不打通了誓不罢休。

    沈流年正在盯着韩尔的资料看,桌子上的手机嗡嗡的响个不停,他唇瓣的笑意渐浓,猜测着对面的人似乎快要发狂的时候,他才悠闲的按下了接听键。

    漫不经心的声音,不慌不忙的传来,“看样子姜妈已经跟你说了。”

    慕相思蹙着眉,唇齿间压抑着怒火,“沈流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让姜妈过来?”

    “你需要人照顾,恰好,姜妈也需要这份工作!”沈流年沉声道,总算不用被小丫头气的暴跳如雷了,如今享受着气人的乐趣,沈流年觉得这感觉不错,难怪她这么喜欢跟自己作对呢。

    “我不需要人照顾,我离开了那里,就是想要跟你彻底的划清界限,从此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你这算什么?”慕相思怒不可遏的捶了下枕头,把那个可爱的大胡萝卜当成了沈流年的脸。

    一拳头下去,砸出了个大坑,但是手离开的刹那,又恢复成了微笑的模样。

    “划清界限?”沈流年冷冷的笑着,“慕相思,你现在住的宅子是我买的,你居然还说要跟我划清界限。呵呵。”

    最后的那声冷哼很欠扁,也让慕相思嗅到了一丝嘲讽的气息。

    沈流年觉得怼人果然是一个很容易上瘾的嘴上活动,他丝毫不给慕相思还嘴的空隙,“一个走路都能扎到脚的人,填饱肚子只会吃煮泡面的人,还好意思跟我说不需要人照顾?”

    “你……”

    “慕相思,既然你要跟我划清界限,那至少也得是你有能力把买宅子的钱,连本带利的还给我才有足够的底气跟我叫嚣吧?”男人勾唇,得意的笑着,“我虽然忘了很多事,但是据我所知,你之前住在我的别墅里,也是说不要我的钱,可你吃的用的,水电煤气,请佣人的钱,都是我在出吧?连本带利,你一毛都没给我呢。”

    “沈流年,你个混蛋!”慕相思咬牙切齿的咒骂。

    沈流年慵懒的靠在了转椅上,“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慕相思,你为什么还学不乖呢。”

    “万恶的资本家。”

    “行了,我还忙,没时间跟你磨嘴皮子,姜妈不照顾你就得回老家了,她女儿也不在身边,孤寡老人挺可怜的,正好你们俩可以做个伴。”

    “你才孤寡老人呢!”你妹的,居然这么说她。

    “我说的是姜妈,你这么气干什么?你孤寡,但是离老还有几年呢,”沈流年得意的转动着手上的钢笔,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不过他好像用了很多年了,“衣橱里的衣服都是你的型号,等你那里收拾完了就过来拿吧,那种尺寸送人又拿不出手,退又退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