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 九十九次告白
    慕相思的那一场即兴表演怎么样?

    笑中带泪,苦中有甜,她先前带给人震撼的愉悦还没有褪去,随之而来的感动又再度占据了人们的脑海。

    韩尔又或者是管月,也有可能是尚之敬,具体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是有人带头鼓起了掌,掌声排山倒海般的袭来,跟慕相思演对手戏的男演员因为距离慕相思最近,他也看的最清楚。

    她眼角的那滴泪悬而未掉,最后在掌声响起的刹那滚落,晶莹的泪滴跟刚刚真挚的感情被掌声湮没。

    “我刚刚……以为你真的喜欢我。”男演员一同跟慕相思鞠躬,这样的角度没人会看到他们小声的攀谈。

    慕相思微微勾唇,没有说话。

    原本名次就很好的慕相思,因为两场表演都很不错,场次得分是第一,奈何要统计网站上的投票,所以,她仍然第二,第一的是江芷,第三的是何娇娇,其余的两个人则被淘汰。

    也就是说,慕相思已经稳稳地成了鼎盛的艺人。

    节目录制结束,何娇娇本来还想要跟慕相思一起的,可慕相思已经被尚之敬叫走了,她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出来。

    何娇娇气的快疯了,故意不告诉她有这个环节,就是想要她措手不及,可谁知道她刚刚的表演,即便是她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真的很精彩,尤其是最后的反转,她设计的尤为巧妙。

    “我喜欢你,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那个时候我应该还在流着口水,喜欢了你一整个童年,一整个青春……”女孩子眨巴着水波大眼,干净的黑白分明。

    慕相思低着头,有小女孩的娇羞也有小女孩的果敢。

    因为她才是这场戏的主角,对面跟他配戏的男人等着她说完。

    “这已经是我跟你的第九十九次告白了。”慕相思抬头,深情的望着对面男人的眼睛,“喜欢你,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真正的喜欢,不是非要跟你在一起,只是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不要不理我,不要总对我横眉冷目,每次站在你面前跟你告白,我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是即兴,男演员也不知道下一刻慕相思要说什么,不过他准备开始他的表演了。

    奈何,他刚准备接话,慕相思察觉到后,抢先一步的,用手堵着他的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嫌我是个麻烦,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就在这时,摄像机拉成了近景,慕相思眼中的泪清晰可见,让人看着心疼,也情不自禁的猜测着,这滴眼泪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因为我决定,明天开始,我要爱自己超过爱你了。”

    表演结束,本来是男女对手戏的,可结果变成了慕相思一个人的独角戏,但是最后她嘴角的那一抹笑容,深深的印在了人们的心中。

    沈流年盯着屏幕上的那一幕笑容,不断地回放,莫名的,他的心开始疼了。

    好像她的那些话,不是说给对面的那个演员听的,而这也不是一场即兴表演,而是真真切切的发自她的内心。

    男人盯着屏幕上已经定格的笑容,太多的情绪让人无法一一分辨,总之,看着会很想拥她入怀,

    但是她的表演恰到好处的就在这里结束了,也留给大家一个悬念,对面的男人,到底刚刚要开口说的是同意还是拒绝呢。

    面对一个女孩的九十九次情真意切的告白,就凭着这份韧劲儿也该被感动了吧?

    但是慕相思巧妙地没有让男演员说话,一切恰好好处的戛然而止,成为了永恒的美丽。

    之后这段视频在网上被剪辑后,点击率很高,沈流年也看眼下面的评论。

    古怪的网名让沈流年皱眉。

    谁家那小谁:我猜慕相思其实想要告白的是韩尔。

    “话说八道!”沈流年低咒了一声,继续往下拉。

    卖小女孩的火柴:我不同意二楼的观点,你了解不了解慕相思的过望,她喜欢的是锦城钻石王老五,沈流年。

    其他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评论,有的说心疼这个女孩,有的说这个男人真是眼睛瞎了。

    其中关于慕相思到底想要告白谁的两个评论的讨论最多,已经被拱成了热门回复。

    沈流年移动鼠标,卖小孩的火柴的评论里点了个赞,然后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只是一想到她那句,“明天开始,我要爱自己超过爱你了!”深深的刺疼了他的心,就像是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沈流年打从心底生出了些凉意。

    “慕小姐,我很喜欢你的表演!”一身旗袍的管月,很有民国名媛的风采,举手投足间是属于成熟女人的美丽。

    一旁的尚之敬也对着慕相思频频点头,即便二人都心知肚明,慕相思的表演完全是在演自己,但是表演的最高境界,不就是演员和角色融为一体,不为彼此的吗?

    角色中有演员的切身感受,演员又带着角色的影子。

    而好的演员绝对不是个笨人,她懂如何巧妙地让将自己索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

    至少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慕相思绝对是这些人中的姣姣者。

    “谢谢您,管老师!”慕相思其实也没有从刚刚的情绪中抽离,那些过往的伤口,被她亲自撕裂开来,疼,这是唯一的感受。

    管月自带一股妖娆,盈盈浅笑着,“不客气,我说的是实话,只可惜我这组全军覆没,沦为陪衬了,可见苏雨落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

    慕相思没有随声附和,仍旧维持着她该有的谦逊。

    “下周的决赛是是自己选的节目,你有什么思路没?”

    慕相思看了看管月,管月笑了,“我在不方面吗?那我先出去一下,待会儿一起吃饭啊,老尚。”

    “不是的,本来是没有的,不过刚刚看到您,我就想到了一个节目。”

    “哦?什么,我还能够激发人的灵感?”管月笑了笑,优雅的抽着女士香烟,“不介意吧?”

    尚之敬皱了下眉,慕相思笑着摇摇头。

    “你能不能激发人的灵感,你自己不知道吗?”尚之敬的话里有话,他相信管月懂的。

    果然管月的神情一顿,不过快的让人眨眼就错过了,随后眼中仍然盛着快要溢出来的笑意,只是这笑容里好像掺杂了些苦涩。

    那是他们还年轻时候的故事了,彼时慕相思还小,没有那么八卦,怎么会知道。

    管月嗔了一眼尚之敬,“听你的学生说吧,就你话多。”

    慕相思觉得这两个人斗嘴也挺好玩的,刚刚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刚刚在进来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演什么,脑子里很乱,不过看到您,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都没说,眼中却好像有很多故事,那些故事是无法向人诉说,也许只能一个人在落寞的时候想想,也许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缅怀……”

    管月吐出了一个烟圈,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平淡了下来,她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慕相思,“你还看出了什么?”

    现在已经不是在好气她要想什么了,而是好奇她竟然有如此敏锐的观察力。

    管月吃惊,知道内幕的尚之敬也同样的吃惊。

    “我……我知道您好像有心事,一些无法诉说的心事。”

    “所以呢,你要表演我?”管月笑了笑,弹了弹烟灰,懂心理的人应该知道,她的眼神包括一些动作,都是在掩饰她的内心慌乱,恰好,慕相思稍稍的懂一些。

    “我不敢冒犯您,我想要重新挑战已故老实关玉琴老实的民国戏,《说不出的心事》。”

    “什么?”尚之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说不出的心事》讲的是一个哑女的故事,她是大家闺秀,但因为天生聋哑,嫁给了个贫寒的教书先生,可是当时正赶上抗日战争,教书先生被抓走了,生死未必,哑女一家也因为战乱,不得不离开原来的城市。

    逃跑的途中,哑女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顾母亲的反对,一个人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城市,家已经没了,她就用自己身上的钱,重新在一片废墟上建了个小屋,然后一个人从早上等到晚上,再从晚上等到早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到孩子都大了,所有人都说她的男人死了,可她还执意等着。

    这一等就是五十年。

    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一幕,也是尚之敬猜测慕相思想要表演的就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独坐在门口,身穿着颜色老旧的旗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等待着男人归来的一幕。

    她最后终于走了,没有等到那个归人。

    只是在她断气的第二天,她的男人回来了,同样,他也找了她五十年,为了她,他终身未娶,她也终生未嫁。

    “那部戏,你不仅要挑战老年装,不能够说话,就全部要靠表情和神态以及动作,这样对你来说,太难了。”尚之敬有些担心的提醒。

    慕相思点头,“是挺难的,可是决赛了呢,大家都卯足了劲儿,我也想尝试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