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章 你今天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吗
    车子的灯光让慕相思的眼睛很不舒服,这些天为了比赛的事儿,她几乎不怎么出门,今天难得让自己放松一下,就在附近走了走,怎么说呢,变化不大,都在细微之处。

    即便差别再小,可这里是慕相思魂牵梦萦的家,只一眼就能分辨的出来,小公园里多了些健身器材,曾经的一堵小矮墙已经拆掉了,如今是些葱郁的植物。

    原本以为对面的车不过是路过,一下子就走了,可慕相思发现,车子就那样堪堪的停住了,她周身被车灯的光笼罩着,在她微微皱眉的时候,车门拉开,沈流年寒气逼人的从里面出来。

    大概是走的有些累了,她想要回去休息,没有精力跟他磨牙。

    再走几米,就是她的家了,然而慕相思发现,如果男人铁了心的不想让她回,那么她就真的回不去。

    他如一座大山一般,而且还是会移动的,不管她如何闪躲,他都精准无误的挡在她前面,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无论是 他现在审视的眼神,还是他的行为,都让慕相思很不爽,她停下脚步,反正也过不去,那么所幸就不走了,抬着头,仰望着男人,带着些许的薄怒,“沈流年,你到底要做什么?这样很好玩吗?”

    或许是记忆里都是她讨好自己的模样,沈流年很不喜欢她现在浑身是刺,铁齿铜牙的样子,男人有些不满,“慕相思,好好说话。”

    他的威胁并没有换来想要的结果,慕相思勾唇,笑的极为讽刺,“你挡着我的路,不让我回家,还让我好好跟你说话,你是脑子有问题了吗?大晚上的不去过你的夜生活,怎么,沈氏经济危机了啊?让你亲自来劫财?”

    距离是慕相思的自我保护,而对沈流年说话总是刻薄,也是她不想让自己沉沦的一种方式。

    男人眸光微闪,勾唇笑的意味深长,眼带戏谑,“月黑风高,我倒是觉得更加适合劫色。”

    如果是车祸之前的沈流年,慕相思或许还会流露出些害怕,可是现在的沈流年,讨厌的她讨厌的要死,这话仅仅是说说而已,绝对不会付诸行动的,“你无聊不无聊啊?没什么事儿就让开,我要回去了。”

    沈流年见她打算从缝隙间钻过去,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种有趣的场景取悦,难得的露出了些笑容,她想离开,哪有那么容易,沈流年揪着她的衣领,直接把人给拽了回来。

    慕相思彻底的怒了,太羞辱人了,自己就像是个小鸡仔一样,“沈流年,你是不是有病?”

    “嗯,这里……受伤了,也算是病了吧!”沈流年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

    慕相思挣扎了两下,发现根本就是螳臂挡车,毫无用处,“有病就去医院,别来烦我。”

    她气的想要动嘴咬人了,但是沈流年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钳着她的下巴,迫使着她与自己对视,曾经那双漂亮的眼睛满含着爱意,如今仍旧漂亮的无话可说,可是却少了些东西。

    对他的爱。

    沈流年再度想起她在比赛场上说得那些话,明知道没了她的纠缠该高兴得,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真得开心不起来,不然也不会再次来这里跟她吵架,嗯,只要是她,即便是吵架似乎也很有意思。

    比他一个人坐在屋子里要好很多。

    “你到底有没有事,没事就让开!”慕相思甩掉他的手,这样的姿势让她觉的很屈辱。

    “有!”沈流年放开手,就见到小女人用手背擦了擦被自己碰过的地方,一脸嫌弃的模样,“房子已经过户到你名下,我把东西带来了给你。”

    沈流年的目光移向了车子,慕相思也随之看了过去,大晚上的就为了这?

    “放在你那吧,我也没钱给你,房子还是放在你名下吧,等我以后赚了钱再买回来。”因为说的是正事儿,慕相思平和了许多。

    本来就是临时挑起的话题,沈流年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恰好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齐修墨,声音很急切,“哥,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过来?大家就等着你了。”

    沈流年微蹙了下眉头,恍然想起,今天的确是跟齐修墨等人约好了的,齐修墨的姐姐生日,都是一起长大的,这个面子自然是要给的,“半个小时后到。”

    男人利落的挂断电话,慕相思以为他要走了,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却没想到男人仍然站在原地,而且再度盯着自己看,看得人浑身不自在,“你不是要走吗?”

    沈流年点头,“嗯,马上。”

    慕相思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帮我一个忙!”

    不是征求她的同意,而是霸道的宣布结果。

    “凭什么?”慕相思真的想不到自己能够帮沈大少爷什么忙的,这大概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听到他让自己帮忙的。

    “今天子墨姐生日,你也知道她不喜欢雨落……”接下去的话,不用沈流年说,慕相思也知道了,齐子墨是齐修墨的亲姐姐,但是姐弟二人的性格却天壤之别,齐修墨温和大气,而这位子墨姐姐却嚣张的不可一世。

    这样的人,本就是天之娇女,入了她的眼,那就是她的朋友,日后有她照着,入不了她的眼,那就一辈子都只能被她针对。

    慕相思跟这位姐姐差了**岁,很少一起玩,但是记忆里,她好像并不讨厌自己,倒是苏雨落,她嫌弃的不得了。

    绿茶和太妹,本来就是两个极端。

    而这位子墨姐姐瞧不上苏雨落已经到了要破坏她跟沈流年的关系的地步,在曾经的某些时候,慕相思觉的她跟子墨姐姐是同道中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但凡是有齐子墨的场合,她都会不遗余力的拆散沈流年和苏雨落,而她的手段就是把她的那些姐妹介绍给沈流年,为此让沈流年头疼不已。

    慕相思想到那些陈年旧事,忍不住笑了笑,“我跟子墨姐姐也不算熟,而且人家也没邀请我,这样去太不合适了,你自己去吧,沈少爷,多见见外面的花花草草,才好对比自家的那位到底好不好啊。”

    沈流年瞪了慕相思一眼,“我帮你买回了慕家,你好歹也要谢谢我吧?”

    “那不是我用身体换的吗?”慕相思打趣的说道,只是眼角有些不易被察觉的凄楚。

    沈流年已经不由她拒绝的拉着她的手,被他握着的地方,像是被烫着了一样,慕相思紧紧地盯着那处。

    “我不会让你白帮我的忙。”

    “什么意思?”慕相思不情愿的被他拉着,自己一身休闲的衣服,齐子墨的生日会,肯定是大场合,这样太违和了一些,“等一下,就算让我去,也得让我换件衣服吧?”

    男人勾唇,“不用,这样就挺好的。”

    是真的挺好,清新淡雅,有多了些俏皮可爱,就像个临家小妹妹,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

    慕相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他上了车,她用想要去见见齐子墨,这位志同道合的姐姐来安慰自己,但是她知道,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没准备礼物!”车子发动后,慕相思惊呼了一声,“你还是自己去吧!”

    “想当逃兵?”沈流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加快了车速。

    “别开这么快,你难道还想出一次车祸吗?慢一点!”慕相思不敢去碰他,但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

    “你很担心我?说不定再撞一次,就把忘记的东西想起来了。”嘴上这么说着,可速度还是慢了下来,空旷的马路,不开快些,着实的有些浪费了。

    慕相思惊魂未定,担心沈流年再飙车,抽空还不忘顶回去,“我是担心你我自己,一颗新星冉冉升起,才不要陪着你一起出车祸呢。”

    降下玻璃窗,让风灌入,吹动她的发丝,整个人显得有些落寞,“忘了的事儿,说明不重要,还千辛万苦的记起来做什么。”

    “谁告诉你不重要的?”他从没这么说过。

    车子里的气氛很怪异,沈流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回头看了看后车座上的礼盒,“礼物我准备了,待会儿你就说是你送的。”

    “那你呢?”慕相思问道,显然自己也是被临时拉去的。

    “我想送的话,随便什么都行。”这个自然,齐修墨不继承家里的生意,就把重任交给了自家的姐姐,沈氏和齐氏一直都是有合作的,随便让利一点儿,都是很隆重的礼物了。

    “哦!”慕相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再次选择了沉默。

    沈流年发现,哪怕是跟她斗嘴吵架都比沉默要好,这让他有些恐惧,无法掌控她的情绪,“慕相思?”

    “嗯!”

    他喊她的名字,她轻声的回答,只是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看这窗外发呆。

    “你今天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吗?”沈流年酝酿了一个晚上,总算是开口问出来了,然后就听见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着,简直比表白还要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