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如果没有当年的事儿
    “什么?”慕相思缓慢的回过头,其实她是听见了的,毕竟刚刚她还应声了呢,只是这个问题撩动了她心里的弦,搅动的她有些慌乱。

    沈流年自嘲的笑了笑,“没什么!”

    女孩的眼神澄澈懵懂,不谙世事的如个没经历过任何风雨的稚童。

    他不继续追问,慕相思自然也不会过多的纠缠这个话题,本来她就是打算逃避的。

    平静,只是表面上的。

    沈流年的话如一颗石子,打破了湖面的平静,那些微微荡漾的涟漪久久不能消退。

    路程并不是很远,但慕相思走了那么久,的确有些累了,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这样也能够将男人探究的眼神一并的阻挡在外面。

    沈流年专注的开车的空隙,会偷偷的瞄一眼身侧的女孩,竟然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低低的笑着,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古怪的想法,还是在笑女人睡的没有任何防备。

    “到了吗?”慕相思没想到自己眯着眯着竟然真的睡着了的,但是车子停下,浅眠的她还是有些感觉的。

    “嗯,很累?”

    慕相思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浅笑,“是啊,走了那么久,当然累了。”

    她嘟着嘴,明明只是在抱怨沈流年逼着自己来的暴行,可看在男人眼中,却像是在撒娇,冰冷的心被这柔软的举动抚摸着,竟然觉得很舒服。

    “待一会儿就送你回去,子墨姐生日,我不来有些说不过去。”沈流年很少解释什么的,今天也算是破天荒了。

    他今天倒是脾气挺好的,慕相思看了他一眼,然后率先拉开了车门,嘴里嘟囔着,“你不来说不过去,跟我有什么关系,非逼着我来。”

    小女人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让沈流年听见,她应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人都陪着自己来了,沈流年自然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低低的笑着,长臂一伸,把后座上的包装精美的礼盒拿在了手上,也跟着下了车。

    如此高大上的地方,慕相思这副随意的打扮还真的是很违和,如果不是跟着沈少爷的话,她觉得就她这身打扮,估计会被门口的人给拦下来吧。

    灯光并不是很明亮,而且闪烁的让人眼花缭乱,素面朝天的她跟上次浓妆艳抹真的是天壤之别,进门的时候,侍应生还特意的多打量了她几眼,不过被沈流年一瞪,吓得立即收回了视线。

    慕相思挑眉,夜色,是沈流年的地盘,她竟然生出了些狐假虎威的感觉,有了沈流年这个大靠山,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有底气多了。

    “来了,来了!”沈流年还没有完全进入包厢里,只是欠了一条缝,里面就传来了期待已久的声音。

    这种大场面,慕相思以前见多了,但那毕竟是以前,像是过了很久似的,她紧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目之所及是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

    沈流年的出现引起了轰动,这是必然的,但是当他身后的慕相思亮相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原本热闹的屋子突然静了几秒。

    慕相思是有些尴尬的,就像是错误的闯入了别人的领地,她局促的低着头,耳根子也开始发热了,脸蛋也有些烫。

    齐子墨是个女强人,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内心里也有些起伏,慕相思回来,早就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今天她本来想要趁机给沈流年介绍几个不错的姑娘的,可是他居然带了这个小丫头来。

    齐子墨跟慕相思虽然不是特别的熟,但也是见过面的,而且次数还不少,此刻她很有主人风范的止住尴尬,“我当是谁呢,还以为沈少爷带了个红颜知己,原来是相思丫头啊。”

    慕相思很感激她的示好,至少这样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不请自来,“子墨姐,生日快乐。”

    送上沈流年准备的礼物,齐子墨欣然的接过,只一眼,她就知道这礼物绝对不是慕相思准备的,只是有人借花献佛,她也没道理拆穿,但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沈流年。

    “谢谢,来了就好,带什么礼物啊,”一转头,她笑着对沈流年伸出手,“沈少,我的生日礼物呢?”

    气氛很好,沈流年就知道,齐子墨这只狐狸不会让慕相思尴尬的,果不其然,“子墨姐,你怎么能够不一视同仁呢,刚刚还说来了就好,怎么对我,就要礼物呢?”

    齐子墨的视线在二人的脸上来回的打量着,最后笑的有些奸诈,“那怎么能一样的,你是你,相思是相思,还是说这份礼物是你们两个一起送的?”

    对于齐子墨来说,不管沈流年身边找站着的人是谁,只要不是苏雨落那个虚伪的女人就行,要是慕相思的话,她反而很赞成。

    沈流年没有反驳,笑的有些深意,齐子墨也不是差一个礼物的人,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拉着慕相思就进入了场子。

    气氛再度热闹了起来,只是对于慕相思为什么会出现,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猜测,尤其是她是跟着沈流年来的。

    因为来晚了,沈流年被齐子墨罚了几杯酒,“相思,你也来一杯吧!”

    出来玩,哪有不喝酒的,只有苏雨落那种小白花才会扫兴的端着喝什么饮料吧。

    慕相思觉得一杯酒而已,没什么的,刚准备去接,身侧的男人却抢了过去,“她不能喝酒。”

    “哦?”齐子墨本就觉得二人之间有些古怪,自己的弟弟知道的多,但是却不肯跟自己透露,如今这么护着,沈流年是想通了吗?

    慕相思看了沈流年一眼,忍住没有开口,自己今天本来就是个陪衬,无非就是让齐子墨断了给沈流年塞女人的念头,而这些人即便看到了什么,也不会出去乱说的,除非是想要得罪锦城最有权势的两家人,不然还是管住自己的嘴吧。

    沈流年一仰头,把原本是给慕相思的酒也喝完了,齐修墨怕老姐玩开了,于是出来制止了,“姐,差不多了,光喝酒多没意思,来跟我们一起玩吧。”

    早在慕相思跟着进来的时候,齐子墨就已经改变了主意,眼神一转,一个新的念头就计划好了,“对啊,一起玩吧。”

    沈流年眼睛跳了跳,知道齐子墨又在给自己挖坑了,“你们先去玩,我……”

    齐子墨和不想跟他废话,此刻如在商场上一样的雷厉风行,“你什么你,大男人这么矫情干什么,真是跟什么人呆着就成了什么样。”

    齐子墨讨厌苏雨落,真是到了极致,什么时候都不忘了损她。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讨厌归讨厌,齐子墨还是有分寸的,只是不希望自己看着长大的如弟弟一般的人物,一辈子就栽在那样的女人手里。

    同性相斥,沈流年也没办法,好在苏雨落这会儿不在,不然肯定又要受委屈了。

    这些人玩得很开,慕相思准备就是过来当个花瓶的,少说话,多吃东西,显然,齐子墨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她实在是太好奇为什么这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人凑到了一块去了。

    在他们进门前,游戏就已经开始了,而且进行了几轮,大概这种刺激的游戏不管是几年前还是几年后都是聚会的保留项目吧,而且这些上流人士,哪个身上没些让人好奇的故事?

    齐子墨不管慕相思愿不愿意,固执的拉着她跟沈流年一起加入,因为她是今天的寿星,瓶子自然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子墨姐,你来吧!”齐子墨看了一眼佟家的小子,有眼力见,是个可造之才。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磨刀霍霍,手里拿着空空的酒瓶子,沈流年就生出了些不好的预感,慕相思则一脸置之度外的淡漠,曾经她也是属于喧闹的,可是现在,她习惯了安静,大概这些奢靡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离她很远了。

    沈流年将她的落寞尽收眼底,柔软的心房涌出了大量的心疼,可是齐子墨就像是故意的,不给他太多怜爱的机会,“看什么呢,快点儿来玩游戏了。”

    都是玩乐中的老手,虽然酒瓶子这东西转起来无法控制,但是架不住齐子墨动心眼啊,瓶口转了几圈,最后被人为助力的停在了沈流年跟前,齐子墨一脸得逞的看着沈流年。

    “流年,准备好接招了吗?”齐子墨笑的跟只狐狸一样。

    沈流年看了一眼从犯齐修墨,齐修墨也没办法,自家老姐发话了,他也只能照办,“子墨姐,手下留情。”

    “会的,会的!”齐子墨坏坏的笑着,明明笑的很好看,却让流年觉得阴风阵阵。

    “别这么看着我!”齐子墨笑着道,“流年,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压在我心里很久了,要不是今天看到……”她的视线停留在有些神游的慕相思的脸上,“我想我大概不会问出口的。”

    冗长的铺垫之后,齐子墨的声音没有了那些玩闹的意味,很正经,如一个长者般,“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没有当年的事儿,你是不是不会选择苏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