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 上一次爱的鼓掌是什么时候
    这样的问题,只怕在场的也只有齐家的大小姐才敢问出口,就连齐修墨,都要斟酌再三。

    她的问题,引燃了全场,大家屏住了呼吸,就连慕相思也偏头去看沈流年,她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子墨姐说的当年的事儿,是什么事儿?

    又是有什么事儿重要到关乎他的选择呢,她带着疑惑的目光落在沈六年的侧脸上,但是没有答案,因为沈流年自己都忘了当年的事儿是什么了。

    “姐……”齐修墨欲言又止,不管哥记不记得,他付出了那么多就是不想要慕相思再想起当年的事儿来,所以他也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自家的这位姐姐,也真是够了。

    齐子墨是个人精,自家弟弟那像吞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的表情,再加上沈流年的茫然,她随即先笑了,“我倒是给忘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换个问题吧。”

    沈流年知道,忘了不过是借口,自己失去部分记忆的事儿,齐子墨不可能不知道,何况虽然没有大肆渲染,但是身边的人他而已没有瞒着,这些也是瞒不住的。

    她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心里清楚的很。

    齐子墨笑靥如花,“那我就换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跟相思一起来?”

    她没问为什么带慕相思来,只是不想要让慕相思难看,这份心意,沈流年懂。

    “这个也不能说吗?”齐子墨瞧了一眼状况之外的慕相思,“该不会修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们两个在一起吧?黑天半夜的,你们在一块……”

    齐子墨调侃的挑着眉头,看戏的神情十分的明显,她一边说着,视线若有似无的在慕相思的身上掠过。

    慕相思打算装哑巴,反正不是自己要来的,他让自己来,那就自己想办法回答好了。

    她乐得自在。

    齐子墨示意身边的人,“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沈少爷倒酒,不回答自然要喝酒了。”

    沈流年瞪了一眼齐修墨,他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自家老姐发作起来,他也是拦不住的。

    沈流年冷笑着接过那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慕相思看着他手里空掉的杯子,其实她觉得没什么不好回答的,就是给你自己在一起,碰到了,或者遇见了,随便什么借口都行啊。

    为什么不说呢?

    大概是不想要虚假的编个借口吧,或许他觉得早在第一个问题无法回答的时候,他就应该喝这杯酒了,但是同样的,他也很好奇刚刚子墨姐说的是事儿是什么事儿。

    齐修墨接收到了沈流年的眼神,他知道,待会儿肯定要解释一遍了。

    不让喝酒,慕相思就挑着水果拼盘里自己喜欢的水果吃,细嚼慢咽,看不出多么的渴望,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爽快!”齐子墨笑着拍手,然后推了推她身旁的慕相思,“相思,把水果给流年吃一口。”

    她这么一说,倒叫慕相思有些羞涩了,大家都没有吃,只有她一个人霸着一盘吃,从进门到现在,男人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了,什么都没有吃,再好的胃也受不住。

    她把果盘往沈流年跟前推了一下,可是沈流年没有动。

    齐子墨向来是不怕事情大的,而且在她看来,沈流年今天带了慕相思来,已经说明了慕相思地位的变化,“傻丫头,他都喝傻了,你直接给他插一块得了。”

    慕相思觉得这样不好,可齐子墨的催促声又来了,“快点啊。”

    见沈流年仍然没有要伸手的意思,慕相思又觉得拂了齐子墨的面子不好,她偏头问沈流年,“你要吃吗?”

    沈流年靠在沙发上点了点头,老神在在的,不想要亲自动手。

    慕相思并没有如齐子墨想的那样亲自喂食,而是把偌大的盘子端了起来,递给沈流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水果三千,任君选择。

    沈流年并没有为难她,随便选了块西瓜送入了嘴里,齐子墨揶揄他,“甜吗?”

    男人勾唇,“子墨姐,就因为我没带礼物,你就盯着我一个人?”

    齐子墨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哪能啊,你只是幸运而已。”

    是不幸才对吧,被灌了那么多的酒,从中午到现在什么都没吃的胃,还真有点儿受不了,不过看着身边的小女孩摒弃了所有的喧闹,沈流年很不想提前离场。

    “那继续吧,看看下一个谁这么幸运。”

    沈流年只是顺着齐子墨的话说说而已,可没想到这份幸运居然降临在了慕相思的头上。

    她那会儿还在神游,还是齐子墨推了她一把,“相思,轮到你了。”

    “啊?”慕相思低头看了眼正对着自己的瓶口,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子墨姐,手下留情。”

    慕相思眨了眨眼睛,弯起唇瓣露出白白的牙齿,可是再怎么讨好,也没办法改变犀利的齐子墨,“不为难你,这么着吧,在场的男人你看着哪个好下嘴,随便吻一个吧。”

    这还不叫为难,齐子墨的话一出口,不止慕相思惊讶,沈流年也跟着黑了脸,对面的齐修墨,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是要看你心疼,齐子墨奸计得逞,压根不去看沈流年难看的脸色,“要是实在选不出,就是我那傻弟弟吧,老大不小的了,也没个女朋友,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弯的。”

    齐修墨瞬间变脸,“姐,有你这么说你亲弟弟的吗?我是直的好不好?”

    齐子墨白了他一眼,“证明给我看啊!”

    “相思,你看你跟子墨你俩算是一起长大,而且他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医生还细心,考虑考虑?”齐子墨无异于虎口拔牙,还是那句话,在场的人没人敢开张这样的玩笑。

    齐修墨也快招架不住了,“姐,你喝多了吧?”

    这样的话是乱说的吗?当着沈流年的面,她居然给自己和慕相思牵线,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齐子墨满脸笑容的看向自家的傻弟弟,“你才喝多了呢。”

    为了避免亲姐弟反目成仇,慕相思觉得自己还是快点完成任务的好,“子墨姐,我还是喝酒吧。”

    “喝酒?那多没意思啊,是嫌弃我那傻弟弟吗?要不你自己选一个?”齐子墨就像是个捣乱的,不把现场弄得乱糟糟,她好像就觉得没意思。

    慕相思摇头委婉的笑了笑,意思是她宁愿喝酒。

    “哦,我知道了,要是那个大明星在这儿你就不用喝酒了!”齐子墨一副了然的样子,却偷偷的去瞟沈流年。

    大明星,说的是韩尔,虽然大家不知道慕相思怎么会跟沈流年一起出现,关于二人的纠葛,已经出现了太多的版本,但是慕相思跟大明星韩尔的事儿,可是人尽皆知,而且还有鼻子有眼的。

    慕相思喝了酒,这次沈流年倒是没有出来阻拦,刚刚算是接受了惩罚,齐子墨把转动瓶子的权力交给了慕相思。

    她虽然不爱玩,对于现场所有人的八卦,她都没有兴趣听了,只是就是这么凑巧,瓶子再度对准了沈流年。

    慕相思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快问啊,快问啊!”十几个人的视线都盯着慕相思,不知道是谁等不及了,催促着她。

    “我没什么问的。”以前或许还有,现在嘛,真的不想问了。

    齐子墨摇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浪费,“不如你让给我?”

    慕相思点点头,做了个顺水人情,“好啊。”

    齐子墨跃跃欲试的已经溢于言表,眼神诡异,“那我可就真的问了?”

    沈流年知道她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今天她倒是没往自己身边塞女人,不过那也是因为自己带了慕相思过来,不然她的那几个小姐妹估计就让自己来挑选了。

    反正不管她问什么,无非就是喝酒算了。

    可是齐子墨很快就堵死了这条路,“等等,这次不能喝酒了,要是你不回答,就必须要亲吻在场的一个姑娘。”

    沈流年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老奸巨猾。

    她要是不搞点儿事情,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这么难得的机会,齐子墨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的放弃,在场的人都惧怕沈流年,所以刁难他的重任也就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我可问了啊,不许翻脸!”齐子墨喝了一口酒,用八卦的眼神看着沈流年,“你上一次爱的鼓掌是什么时候?”

    慕相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在十几张脸上都看到了那种隐忍羞涩的笑容,随后齐子墨还在她耳边好好地解释了一番,慕相思的脸也随之红了。

    沈流年没有醉,却半眯着眼睛,如一头修身养性的猎豹。

    “这个你该不会也忘了吧?要是回答不出来,就选个姑娘吧!”齐子墨有些失望,想要挖点儿什么料出来的,可是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真的都忘了还是假的,反正什么也没得到。

    慕相思水果吃的多了,想要去洗手间,虽然包房内一应俱全,可是她还是想要去外面透透气,她已经脱离这样的生活太久了,现在竟然有些格格不入。

    “我先出去一下。”

    慕相思起身,跨过沈流年,径直的朝着门外走去。

    而沈流年的视线也一直追随者她,直到齐子墨的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男人勾唇,笑了笑,“三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