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 有你的地狱也是天堂
    慕相思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作响,她是打算接来着,但是意识模糊不清拿出来就掉在地上了,沈流年把车子在路边停好,吃一堑长一智吧,或许是因为她先前的提醒,沈流年小心了许多。

    “相思,我们……我们好像中药了。”电话那头是女人虚弱无力的声音,伴着些轻吟,沈流年暮光深沉了几许,跟他猜测的差不多。

    不管如何不相信这样的事儿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地盘上,可还是发生了,“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女人脚步虚浮,眼中泛着不甘的光芒,一步步走向了冯国伦。

    “沈流年……”慕相思又轻轻的呢喃了一声,此时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好像叫他的名字就能够让她在滚热之中得到些许清凉慰藉一样。

    意志到底抵抗不过药效,媚眼如丝的慕相思抓着他的手,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沈流年……”

    男人的眼神一紧,“慕相思,你坐好。”

    然而,他的话,显然小女人听不进去了,顺从着本能,她主动地靠近她,而她眼中没有让人不爽的抵触后,成功的取悦了男人。

    原本墨色的眸子在她柔软的唇瓣靠近的时候,不断地变换着,最后浓重的可怕。

    女人柔软馨香的身体软弱无骨似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像一条美女蛇死死的巴着他,嘴里的呢喃已经夹杂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嗯……好热……沈流年,我难受。”

    当四唇相碰的那一刻,沈流年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

    他可以推开的,但是他却没有。

    沈流年抽空拨通了齐修墨的电话,不管对不对路,但好歹是个医生,但是齐修墨正被自己老姐拉着和没有能够成为沈流年后宫的那些姑娘们相亲,手机早已经被齐子墨扣下。

    等不到齐修墨的应答,慕相思这里已经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她的头极力的在他的身上蹭着,被推开了还是会回来,颇有些锲而不舍的意味,这么做无非是想要得到些慰藉,但是跟空虚的身体相比,还是远远不够的。

    狭小的空间内,随着二人灼热的呼吸,温度也攀上了几度,女人的柔软的身子如蛇般缠绕着沈流年,吞吐间的热气尽数洒在他的脸上,“帮帮我。”

    “我带你去医院!”沈流年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脑子里总会浮现那张让人脸红心跳想入非非的照片,即便双目赤红,可仍然冷静到 了极点。

    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可怕。

    “我不去医院,不要去。”慕相思对医院的恐惧仍然在,听到他说要送自己去医院,在药物的控制下,露出了小女孩的本性,在他的胸口磨蹭着撒娇。

    沈流年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这样清纯与妖娆在同一时间展现的时候,是自己陪在她身边,无法深究他对她的那股子占有欲从何而来,好像她本来就该是属于自己的。

    齐子墨说的那件事儿是哪件事儿,他又遗忘了什么重要的关乎他选择妻子的事儿。

    想要让她冷静下来,却是徒劳的,他冷声的呵斥并没有起到一点儿作用,反而让小女人更加紧密的缠了过来,双目寒川,泛着盈盈的水光,控诉着此刻她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煎熬。

    慕相思遵循着本能在男人的身上肆无忌惮的点火,可以看出,她很青涩,但对于同样青涩的沈流年,这样的诱惑足够让他的意志力土崩瓦解。

    他忘了很多事,但是却知道自己除了三年前跟她有过那样一个晚上后,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至于呆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苏雨落,为何没有碰过,他无法解释,大概真相就埋在那段遗忘的记忆里。

    对于慕相思,他发现自己是没有任何抵抗里的。

    女人的小舌讨好的舔着他的嘴角,邀请着他同自己缠绵热吻。眼睛里的水雾越来越多,堆积成了水珠,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她褪去全身坚硬的外壳,那声遥远的像是上辈子才听到过的称呼,从她的嘴里溢出。

    “流年哥哥,我难受,帮帮我。”

    沈流年看着意识不清的女人,控制不住的已经沉沦,“慕相思,今天如果不是我,你是不是也会这样求他?”

    慕相思大力的去拉扯自己的衣服,可是她穿的是件套头的t恤,把手指弄疼了也没有让碍事的衣物从自己的身上剥离,索性,她就改变了攻击对象,去拉扯沈流年的衣服。

    沈流年抓着她的手,“回答我,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

    惧怕他的威胁,慕相思不得不忍着翻滚的热浪委屈的回答:“没有别人,不会有别人,只有你,流年哥哥。”

    即便有些事不记得了,但是有些东西是没办法压抑的,比如爱。

    哪怕他忘了曾经的美好,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会触发他内心深藏的爱意,此刻,慕相思就像一把钥匙,将那个匣子打开。

    爱意蔓延入骨髓,沈流年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

    小女人不知道他的内心变化,以为自己的回答不够好,亲吻着他脸颊的空隙,低声的道:“从始至终,这里……只有你。”

    她的手抓着心脏的位置,积蓄了许久的眼泪,也在这个瞬间落了下来。

    不知道是她的那句话开启了他的心,沈流年突然发动车子,冷声的命令着不安分的女人,在她的胡乱抓扯下,他的衬衫已经解开了几个扣子,“坐好。”

    如置身火焰上炙烤的慕相思,哪里还能够坐好,继续在男人的身上肆无忌惮的点火,弄得男人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车子的方向,不是医院,而是他的家。

    慕相思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努力的讨好他了,可是他还是不帮自己的忙,于是幽怨的低吟,“你睡了我一次,这次也让我睡一次,这样才公平……”

    沈流年已经抱着她往楼上走了,听到女人的声音,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握着她的腰的手也用力,企图用疼痛换回她的清醒,哪怕是片刻,至少把话说清楚才行。

    “慕相思,你再说一遍?”男人按了密码锁,然后在进去后迅速的关上了门。

    慕相思被摔在床上,七晕八素,难耐的在床上扭动,“不公平,我要睡了你。”

    男人唇瓣露出邪肆的味道,看她的样子药性极强,而且她又不去医院,其实他也知道,就算去了医院也是没用的,不管是谁出的手,都是势在必得的。

    已经打算遵从自己的心,可是听到她那句要睡了自己,还是极为的不舒服。

    “慕相思,你想过后果吗?如果今天你睡了我,以后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你都必须要陪着我一起承受,这样,你也愿意吗?”不完整的记忆拼凑不出曾经的事,但是那颗因她而乱了节拍的心告诉沈流年。

    秦阳说的没错,他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

    驱车回来的路上,他想了很多,对于苏雨落,他好像没有任何的起伏,像是多年的老友般,并非男女之情,既然压制不住,那就彻底的爆发,遵从他的心。

    何况,她这个模样,要把她交给谁?

    韩尔吗?休想。

    男人盯着床上滚动的小女人,月光洒在她潮红的脸蛋上,简直是只妖精,魅惑人心,勾人犯罪。

    沈流年不疾不徐,动作优雅的解开自己的衬衫,可是这并没有耗费多久的动作对于慕相思来说,却是折磨。

    她等不及了,天堂也好,地狱也罢,她不能一直徘徊在边缘,她只想要一个解脱。

    “说,你愿意,小红豆!”

    沈流年盯着她,始终不肯如她所愿,悬在她的头上,声音也如主宰着命运的天神一般。

    慕相思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不给他离开的机会,抽抽噎噎的娇声道:“每次都是你不要我,每次都是你不要我的。”

    这句话带来的震撼不亚于他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沈流年看着她肆意流淌的泪水,脑子里面翻滚着,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因为她的泪,他的心也跟着疼了。

    “这次不会了,慕相思,你是世间至毒,即便我忘了所有,可还是忘不掉,我喜欢你。”

    男人勾唇,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这一刻,压在他身上的大山被清走了。

    青丝缭绕,慕相思的小脸摩擦着枕头,对于男人的话,并没有听进去半分。

    沈流年的唇掠过她敏感的肌肤,但是对于慕相思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她想要的更多,可男人偏偏不肯给她个痛快。

    “慕相思,有你的地狱也是我的天堂!”沈流年的吻终于在慕相思的眼泪湿了大片枕头的时候落在了她的唇上。

    所有的禁忌都在这一刻当然无从。

    “流年哥哥!”慕相思受不了他突然的侵袭,迷离而又无措。

    她的轻呼,像是对着男人吹起了重逢的号角,凶狠的闯入,迫不及待的占有。

    而三年前的场景也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脑海里,同样的深夜,同样无助哭泣的女孩,同样纠结复杂却没有一丝后悔的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