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章 谁教你翻脸不认人的
    慕相思从最初乞求他的给予变成了乞求着他的离去,没办法,中招了她的渴求远远不及男人冲破牢笼的需索,到了最后她渐渐变得不配合,可是仍然不妨碍男人的进食。

    从来都是这样,她说的开始,可说结束的却成了他。

    浮浮沉沉,终于承受不住,睡了过去。

    ……

    再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又要西沉下去了,室内一片安静,充斥着旖旎的气息,腰间搭着的手,告诉慕相思,这不是简单地一场春梦。

    “醒了?”男人半倚在床头,他早就醒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陷入灰黑色大床里的小女人,眼见着她的小脸从白变红,然后埋入被子,精致的锁骨上还留着他的印记,那是昨夜疯狂的时候他留下的。

    慕相思浑身上下都有些酸痛,比不怎么美好的第一次还让人难堪,而身后的声音清冽霸道,却也十分的熟悉。

    昨夜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包括她昨夜那些羞人的低吟和毫无自尊的乞求。

    慕相思从被子里探出头,想要找找自己的衣服,毕竟现在自己赤条条的,可是她只看到了被丢在床角的小可爱,而男人见她身子动来动去,故意的戏谑她,“又想要了吗?慕相思你不是说睡我一次的吗?可你睡了我那么多次,我是不是要考虑睡回来。”

    慕相思压根没脸去看他,她皱着眉头,她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

    但是装死并不能够解决人任何问题,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慕相思下定了决定,转过身去,不过还是尽量的把自己但是身体隐藏在被子之下,不是矫情,只是觉得这样不会被他灼热的视线烫伤。

    慕相思闪躲的眼神撞上沈流年的,他唇畔噙着温和的笑,但是如果因为一头凶猛的猎豹吃饱喝足了就温顺的跟绵羊一样,简直是大错特错。

    猎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猎豹。

    刚刚整理好的言语被他的眼神一扫就忘的差不多了,慕相思烦躁的扯着头发,“沈少,昨晚的事儿……”

    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给自己找借口,清冽的视线一点点的沉了下去,直觉告诉慕相思,他生气了。

    男人的气息逼近,让慕相思在心悸之余也勾出了昨晚那些暧昧的纠缠,她的身子在被子里更加的蜷缩着,企图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

    她真的没有勇气去看他的眼睛,“昨晚的事儿我不会跟人说的,昨天是我说错了,你睡了我一晚,我睡了你一晚,咱俩这次彻底的两清了。”

    男人伸手,将她拉入怀里,灼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坦然的就像看着自己的一样,而后,长臂一伸,把丢在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

    慕相思愣了一下,什么时候了他还玩手机?

    “沈流年,你要娶苏雨落,你不喜欢我,你妈妈不喜欢我,所以啊……咱们俩以后还是别见面了……免得给你惹麻烦。”

    慕相思想要晓之以理的劝说,然后逃之夭夭,不打算负责。

    没错,昨天的事儿,她的确要负责。

    沈流年继续玩着手机,在慕相思看来,他就是在玩的,然而很快,手机里传来了些声音,听得人脸红心跳。

    直到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男人一大串的铺垫之后,她的那声“我愿意”更显得隆重。

    沈流年低头吻着她变得苍白的脸颊,“就知道你会不认帐,慕相思,你给我照相,我自然也要给你录像了。”

    这一刻,气氛,羞恼,还有深藏的秘密被公之于众的难堪让慕相思彻底怒了,但是怒意是无根的,很快就没了滋养,没有翻出什么浪花就没了。

    “你想要干什么?”她想要骂他卑鄙,但是他也只不过是自己曾经做法的升级版而已。

    男人的气息带着侵略性,让慕相思的身体更加的紧绷着,深怕他再兽性大发来一次,如今的身体真的承受不住,而且她还要留些力气,去调查是哪个混蛋给她下药了呢。

    沈流年淡淡的笑着,晃了晃手机,“不干什么,只是要你遵守诺言。”

    慕相思不解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昨天只是个错误,你要娶的人是苏雨落。”

    “我要娶的人不是她!”沈流年把玩着她柔软的头发,“在我出车祸那天,我是要跟她分手的,咖啡厅里有录像。”

    他猜大概是自己想要跟慕相思在一起,所以才会跟苏雨落分手吧,而且她跟苏雨落在咖啡厅的对话,他也都知道了。

    慕相思惊诧的看着他,“那是你们的事儿,跟我无关!”

    “跟你无关?”沈流年淡漠的笑着,“慕相思,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改变心意,跟你无关?我是失忆了,可我不是傻了。”

    “你……记起了什么?”慕相思看着他笃定的神情,以为他记起了什么,而二人又有了现在的纠缠,只怕日后要更加的麻烦了。

    “我要是说我什么都没记起,你是不是打算继续糊弄我?”沈流年容颜淡漠,“慕相思,你明明还爱着我,却装作毫不在意,你可真虚伪。”

    不是责怪,而是庆幸,她还爱着自己。

    慕相思的脸色苍白,可是说过的话,又怎么能够抵赖的掉呢,她只是想要挣扎一下,“床上的话怎么算数呢。”

    男人在她的耳边落下一吻,“慕相思,不算数也得算数,你只能陪着我了,休想离开,除非你想要我把这段影片公之于众。”

    慕相思刚想说你堂堂沈氏总裁不会这么卑鄙的吧,可沈流年却看穿了她的心思,“我想对于一个下了床就不认帐的女人,我做点儿什么也不算过分吧?”

    “你……”慕相思试图躲避他下移的吻,微凉的唇瓣所过之处,掀起了滚滚热浪。

    就像是走失了很久的宠物有一天突然回来了,作为主人的沈流年爱不释手,只想要时时刻刻的看着,抱着,免得再次失去。

    他虽然很想做点儿什么,可是体谅她昨夜的劳累,不会真的做下去,但是一些福利还是要给的,“你不是爱我吗?那就留在我身边。”

    声音是魅惑的,可是慕相思却异常的清醒,即便她的心已经服软,可是她是要坚持,“不。”

    “你以为你还能够拒绝的了吗?”男人轻笑了一声,“昨天我说带你去医院,是你非要选择留在我身边,慕相思,做人不能出尔反尔。”

    慕相思脑袋一片乱的,“能不能给我些时间让我想想,这一切都太突然了。”

    “昨天的事儿是挺突然的,但是爱却不突然。”沈流年抚平了她蹙着的眉心,“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不过知道不能逼的太紧,沈流年还是好心的放开了她,只是衣服昨天已经被扯的不能穿了,而他的家里却是一件女人的衣服也没有的。

    他穿戴整齐,慕相思还我在床上抱着被子,昨夜被狠狠的欺负过,此刻看起来有些可怜,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

    “下药的事儿我会查清楚的,”沈流年连着被子把她一起抱进怀里,知道挣扎也没用,慕相似也就不挣扎了,难得的乖顺,让男人忍不住又亲了她一下,“我在车祸前跟苏雨落提了分手,就是想要娶你,所以,我们结婚吧。”

    “啊?”慕相思还没从二人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的震撼中缓过来,他再次给自己丢了个雷,完全不能接受。

    “我说我们结婚吧!”

    慕相思摇头,“不行,不可以,就算你要娶我,可你也没有问问我答不答应你,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婚姻自由,不能够强迫。”

    她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感受着他的霸道,好像从他初车祸起,她就是懵的,而且也有些不了解他了。

    漆黑的眸子如墨一般,“我是个守法的公民,怎么会强迫你呢。”

    他的视线看向了一旁的手机,慕相思意识到了什么,刚想去抢,却发现自己被裹在被子里,根本动弹不得,其实即便她抢到手了又怎样,这年头谁还不知道备份呢。

    她都能够想到的事儿,沈流年能够不知道?

    “你想逼婚吗?”慕相思瞪大了眼睛质问他,却没什么威慑力。

    “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吧。”男人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慕相思彻底无语了,谁能告诉她,怎么就一个晚上,事情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让她完全措手不及。

    “沈流年,你娶我,你的家人不会同意的。”

    “跟你结婚的人是我,我同意就够了,关别人什么事儿。”

    慕相思脸上一红,“没有爱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谁说没有爱了?”男人反问道。

    “可是你不爱我!”慕相思叹息了一声,“而且你还很讨厌我。”

    现在说这些话,根本是没有用的,沈流年的心清晰的告诉他,他是爱这个女人的,“谁说的?”

    慕相思愣愣的看着男人的侧脸,完美的五官,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也是她的挚爱,只是伤疤没好,疼痛依旧,她觉得现在的沈流年是不理智的。

    他大概除了失忆,脑子也不大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